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女儿她爸是矿老板(十二)
    钰景天苑位于西都市的次中心,走的是高端路线的大面积大套型,又是豪华精装,虽然最后的定价还没出来,但几千万打底是肯定的了。

    罗子铮居然打算在姜宝手里买一套,这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霍言行不动声色地往前了一步,轻咳了一声,想要提醒姜宝此人的狼子野心。

    姜宝恍若未闻,沉浸在自己的兴奋中。

    罗子铮这一句话,除了为楼盘带来了更多的明星效应,也将为她的销售带来第一份订单。

    开门红,好兆头。

    她高兴地道:“谢谢罗先生,没问题,到时候我会把最新消息发给你的,也会为你争取到最优惠的折扣。”

    “那就多谢你了,冒昧地问一句,我们可以加个微信吗?联络沟通方便一点,以后有什么工作上的要求也可以单独和我说,我会尽量沟通配合。”罗子铮彬彬有礼地问。

    姜宝正中下怀,刚要拿出手机,猛然听见一连串的咳嗽声在身后响了起来,回头一看,霍言行正沉着脸看着她。

    什么地方又得罪他了?

    姜宝心里莫名其妙,却又不得不谨守下属的本分,立刻介绍:“霍总,这是罗子铮先生;罗先生,这是我们集团公司的老总霍言行。”

    罗子铮有点意外,他身在娱乐圈,当然对国内顶尖的资本行业非常熟悉,霍言行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他上前和霍言行寒暄了两句,又调侃着问:“姜小姐,原来你们楼盘是霍先生旗下的,那应该可以请更好的代言,怎么就选中了我?”

    霍言行正要说几句场面话,跟在姜宝后面的一个销售嘴快,立刻回了一句:“罗先生,我们姜经理是萝卜头呢,你的铁杆粉,是她坚持要选择你做代言的,说你和我们楼盘超级搭。”

    霍言行的脸顿时黑了。

    和罗子铮的会面非常愉快,两人大致敲定了代言的细节,经纪人也第一时间把通告安排了一下,为罗子铮在年前空出了一天半的时间,来进行时尚杂志关于他和楼盘的专访和拍摄。

    送走了罗子铮,姜宝刚回到办公室,就听见里面几个销售在兴奋地叽叽喳喳。

    “真的假的?要去团建吗?几天啊?”

    “刚听凌经理说的,豪德姆至尊温泉中心,六星级度假村呢。”

    “天哪,我太激动了。我一定要好好卖楼,当霍总最忠实的马仔。”

    “克制点,口水都流出来了。”

    ……

    真是土豪啊,这还没产生效益,就下了这么大手笔搞团建。

    姜宝在心里吐槽着,还没等她坐下来呢,凌远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姜宝,霍总让你去趟样板房。”

    姜宝吓了一跳,深怕是样板房出了问题,急匆匆地坐着电瓶车赶了过去。

    一走进样板房,里面空荡荡的,清洁阿姨也不见了踪影。她换好鞋套走了进去,试探着叫了一声:“霍总?”

    厨房里传来了“哐啷”一声,姜宝走过去一看,只见霍言行站在厨房里,把一个个橱柜拉开了,饶有兴致地在检查着什么。

    “霍总,我昨天都已经里里外外地检查过一遍了,质量、手感都非常好,没有问题。”姜宝赶紧道,“这个品牌的橱柜贵得物有所值,你看这蓝色玻璃面板,据说是最新科技研发的建筑材料,表面的光泽有珠光效果,是不是特别漂亮?”

    霍言行瞟了她一眼:“紧张什么?我不是在检查质量。这里有凌远和你,我很放心。”

    那这么神神叨叨的干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老总来吹毛求疵了。

    姜宝在心里腹诽着。

    “那个,这个厨房的确不错,”霍言行的神情有点古怪了起来,“让人觉得……很想成家过点柴米油盐的生活。”

    “真的啊?”姜宝很高兴,“我是这样考虑的,一般买房子的话女性的话语权会比较大,而最容易让女性一见钟情的就是厨房。我觉得……”

    霍言行的眉头皱了皱,打断了她的话:“这个时候,能不谈工作吗?”

    不谈工作谈什么?

    姜宝纳了闷了。

    “你喜欢下厨吗?”霍言行又换了个话题。

    “我?”姜宝摇了摇头,“我不会。”

    “你妈可是厨房高手,你居然不会?”霍言行诧异地问。

    姜宝汗颜,她都忘了,原身的妈妈是霍家的管家呢。

    “我……我曾经想学……可是有人说……我不用学……”

    以前结婚的时候,她也兴致勃勃地想替老公洗手作羹汤,可惜失败了两次后,那人坚持不让她下厨房了。现在想想,可能在一开始那人就对她没有感情吧,没有了柴米油盐的熏染,婚姻就好像镜中花水中月,缺少了人间的烟火气息,轻而易举地就被击碎了。

    她的目光定定地落在了某个不知名的光点,眼神怅然。

    霍言行的心里莫名不舒服了起来。

    这是在想什么?是那个徐泽农,还是刚才那个罗子铮?和他在一起聊天,走什么神!

    他的手掌在姜宝面前晃了晃,不悦地道:“那人肯定是在害你,老婆能不会下厨吗?谁娇惯的?佣人做出来的能和老婆的比?平常佣人做可以,但特殊的日子,总要露一手才对。”

    姜宝回过神来,苦笑了一声:“你说的有点道理。”

    “我还挺喜欢这厨房的,”霍言行强调,“看起来结婚也不错,省得家里的老头子老是唠叨,你觉得呢?”

    姜宝砸吧了两下,心里明白过来了。

    霍言行这几句话听起来好像是春心萌动了啊!这林栀没戏了,还有这么多其他女人呢!

    “对对对,你是该结婚了,都老大不小的了。”她赶紧附和,在脑子里搜刮了片刻,拼命想着哪个性格温柔脾气好的姑娘可以和霍言行匹配,“你妈不是有个世交的女儿叫……王珺!对,她好像脾气特别好,还特别喜欢小孩子!”

    霍言行的脸黑了两分。

    “不喜欢?”姜宝挠头,“那以前追求过你的那个学妹呢?听说她留学回来进了你们集团工作,说话软糯糯的,脾气应该还不错吧?”

    霍言行的脸又黑了两分。

    “都不满意?”姜宝耸了耸肩,“那不如你去相亲吧,应该会有姑娘排着队过来的。”

    霍言行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然哼了一声:“你是罗子铮的粉丝?”

    姜宝不明白话题怎么跳跃得那么快,想了一下谨慎地回答:“算是吧,怎么了?”

    “把偶像塞进公司代言,假公济私,这季度的奖金都扣了!”霍言行恶狠狠地甩下了一句话,走了。

    姜宝气死了。上次扣了她月奖,这次索性连一季度的都给扣了,剩余的基本工资日常开销都不够,她只能又开始动用果果那一百万的抚养费了。

    养孩子的开销可真大,除了幼儿园的费用,还有果果的各种培训费,接下来果果一放寒假,就要请钟点工阿姨整天照顾,不知不觉间,钱就像流水一样“哗哗”地就没了。

    元旦休息的时候,姜宝带着果果去了她心心念念的游乐场,童话一样的城堡、随处可见的动物玩偶、新鲜奇妙的游乐设施……果果兴奋不已,大冬天的居然玩得鼻尖都冒了汗。

    公司的团建定在了元旦过后的双休日,一共需要两天两夜,果果没人带,姜宝原本要请假的,可凌远却没同意,正好钟点工王阿姨说有空,王阿姨是本地人,人很好,和果果处得也不错,姜宝就让她在家里住两天,把孩子托给了她。

    豪德姆至尊温泉中心位于两市的交接处,车程一个半小时。下班后员工们上了一辆大巴车,一路说说笑笑着,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不愧是六星级的度假村,一进大堂就有人送上了欢迎果汁和毛巾,服务生的笑容亲切,让人如沐春风。

    分配房间时,姜宝被凌远叫走讲了些注意事项,等她回来,房间都一对对分好了,就剩下她一个人没人凑,被单独安排在了另外一个区域。

    大家一起在餐厅吃了一顿晚饭后各自回了房间自由活动了,姜宝的房间距离比较远,在服务生的带领下乘上了度假村的电瓶车。

    青石砖铺就的小路两旁是挺拔的修竹,山间的清风吹过,竹叶簌簌作响,藏蓝色的夜空中,浅灰色的云朵微微浮动,月朗星稀。

    快到林荫的尽头了,电瓶车上了一座小桥,停在了一排小别墅前。

    别墅位于溪水的一侧,由原木和茅草搭建而成,随处浸透着一股原始古朴的风情,高低错落的绿化将一套套的别墅不着痕迹地隔了开来。这深冬的季节,院子里依然是一片绿意盎然、草木葱茏,私密却又不失意趣,最妙的是,原石搭建的泳池中间冒着咕咕的热气,柔和的灯光下水雾蒸腾,仿佛踏入了天宫仙境一样。

    姜宝以前也住过不少豪华的度假村,可还是被这独特的建筑吸引了目光,惊喜不已。

    管家将她带进了房间,简单介绍了一下设施就告退了,空气中浮动着若有似无的茉莉精油的香味,姜宝把自己抛进了正中间那张两米多的大床上,闭上了眼睛。

    自从成为果果的妈妈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惬意的私人时光了,此刻她一动都不想动,只想让自己放空在这静谧中。

    “哗啦啦”的水声打破了夜的寂静,姜宝懒得动,翻了个身模模糊糊地想:难道是什么狐狸精、兰花精之类的精怪跑了进来?那可得来一段红袖添香的佳话。

    听了片刻,那水声非但没有消失,反倒越加频繁了起来。

    姜宝终于醒过神来,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屏息拉开了门。

    若有似无缭绕的水汽中,一个男人半站在泳池中,宽厚健硕的背肌线条流畅,水珠从肩膀滑下,顺着肩胛一路滑下,在坚韧的腰肌中停留了片刻,最终流入了池水中。

    真的有男狐狸精。

    姜宝脱口而出:“你……你是谁?”

    那个身影僵了僵,转过身来。

    没有了白日的傲慢,褪去了金光闪闪的伪装,俊美的五官被水雾一晕,在这一刻显得从未有过的柔和;再往下一看,倒三角的尾部,六块腹肌分明,人鱼线划出了一条优美的弧度隐没在泳裤中……

    姜宝的心脏砰砰乱跳了两下,浑身的血液都往上冲去,鼻尖一阵热意袭来。

    男狐狸精朝她笑了笑,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姜宝。”

    姜宝呆滞了两秒。

    居然是霍言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