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女儿她爸是矿老板(十)
    这一整天,姜宝都好像心里悬了空,没着没落。虽然才相处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真的有种感觉,果果是从她身体里掉下来的一块肉。

    果果会不会被小朋友欺负、担心饭菜会不会不合胃口、担心果果会不会想妈妈和小伙伴们……各种各样的念头纷沓而至,下午的时候她终于坐不住了,第一次扔下手里的事情请假早退,和一群大爷大妈们一起迫不及待地涌入了幼儿园的大门。

    一到教室门口张望了两眼,姜宝的心放下了一半:果果正拿着箩筐,和另一个小朋友一起帮老师收积木。

    和童老师交流了几句,童老师对果果赞不绝口:“很少看到这么乖的小孩了,有礼貌又聪明,上课爱动脑筋,就是胆子小了一点,慢慢培养就好了。”

    再一看,果果已经跑出来了,指着自己的额头,小脸蛋上是满满的骄傲:“妈咪妈咪,童老师让我当小老师了,我把积木都收好了,看,还有一朵小红花。”

    额头上,一朵镶着金边的小红花非常醒目。

    姜宝高兴地抱起果果亲了一口:“果果太了不起了,第一天上幼儿园就这么棒。”

    这一朵小红花就一直留在了果果的脑门上,在大型玩具上滑滑梯的时候也不忘隔两分钟拍一下,深怕小红花掉下来;晚上洗澡时小红花的花瓣都卷起来了,实在贴不住,果果就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了床头,说是要和小红花一起睡觉。

    临睡前,照例姜宝给果果讲故事,果果抱着被子,眨巴着眼睛忽然问:“妈咪,可不可以给爸爸打个电话啊?”

    姜宝愣了一下。

    “果果有小红花了,爸爸会不会把果果和妈咪一起接到大房子里去呢?”果果期待地问。

    “为什么要去住大房子呢?果果和妈咪住在这里不好吗?”姜宝假意装着伤心的样子。

    果果的眼睛闪闪发亮:“可是妈咪想住大房子呀,妈咪还想和爸爸住在一起。果果一定要拿好多好多小红花,爸爸就会喜欢果果,把我们一起接去大房子里住。”

    姜宝呆滞了两秒,猝然抱住了果果。

    这些日子,她已经尽可能地让果果遗忘从前原身自私自利的灌输,没想到,这么久了果果却还没有完全忘记原身的期盼,只想着拼命努力为心爱的妈咪争取一个机会。只可惜,这个世界却不像孩子眼中的那么简单,就算拥有了数不尽的小红花,也无法换来父母的相爱、换来一个正常的家庭。

    “妈咪你怎么了?”果果有点惶恐了起来,小手用劲,去掰姜宝的脑袋。

    姜宝深吸了一口气,和果果脸对着脸,露出了微笑:“果果,妈咪早就不想住大房子啦,只要和果果在一起,妈咪就很开心。爸爸喜不喜欢果果和小红花,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果果拿到小红花开心就好了。”

    果果似懂非懂,不过,她听出来了,妈咪很爱她,特别特别喜欢她。

    小脑袋立刻盘算了起来,把爸爸抛到了九霄云外:“妈咪……嗯……嗯啊……妈咪要是和果果一起睡……果果就更加开心了……”

    软软的身躯扭动着,像一条小虫子。

    姜宝噗嗤乐了。

    她成了果果的妈妈之后,很多事情都依着果果,唯有睡觉,她没法适应和果果一起睡。她的睡相差,以前经常睡着睡着就踢掉了被子,腿十有**是架在霍言行肚子上的,更有甚者整个人都趴在了霍言行身上。

    每次醒过来看到自己八爪鱼一样的睡相,她总是会在霍言行面前无地自容。

    和果果睡在一起,她怕把这个软绵绵的身体给压坏了。

    “果果不是总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吗?怎么还要妈妈陪着一起睡觉?”她故意问。

    果果扁扁嘴,伸出了一个手指头:“一次,就一次,果果想和妈咪抱着睡,甜甜她们都是和妈咪一起睡的。”

    姜宝心软了。

    算了,就宠宝贝一次吧。

    事实证明,对小孩子真的不能随便心软。姜宝一整个晚上都没睡好,总惦记着果果会不会被她压坏了、被子有没有被她踢掉。半夜里果果也睡得不□□稳,无意识地摸着姜宝的耳垂使劲捻,以至于白天上班时,姜宝还有种耳垂被人拉扯的错觉。

    果果很快适应了幼儿园的生活,从一开始的磨蹭变成了积极地催促姜宝送她上幼儿园。放学回来后还和原来的小伙伴们炫耀:“幼儿园可好了,老师最喜欢我了。”

    接下来的工作也非常顺利,样板房已经开始动工,现场售楼中心也同步开始装修。邀请的明星几近权衡之后,最后在罗子铮和陈兆东之间决定不下。罗子铮是一位实力派影帝,曾经以一部仙侠剧的反派角色夺得了一众少男少女的拥趸,沉淀多年后又出演了一部职场轻喜剧奠定了基础,最后在一部大ip改编而成的电影中大放异彩,最后夺得影帝称号。

    姜宝原本对这个世界的娱乐圈一无所知,这两个月来一直研究娱乐圈的现状,平常没事干的时候也看了一些电视剧,这个人选是她力推的。

    罗子铮虽然没有当红小生的流量,但实力超群、外形阳刚俊朗,在时尚界也有一席之地,最难得的是,这些年来他接戏接代言都非常谨慎,非常符合钰景天苑奢华低调的楼盘特性,一定能为楼盘加分不少。

    和罗子铮的工作室联系后,罗子铮提出要来楼盘实地了解察看以后再做决定,这样认真踏实的作风,让姜宝对他的欣赏更加了几分。

    而另一位陈兆东的人气比罗子铮高,现在刚好有大热的电视剧在卫视和视频网站同步播出,热搜上三不五时都能看到他的名字,如果请他的话,可能时效性会强一些。

    当天的公司例会上,姜宝对罗子铮赞不绝口,表示不能急功近利,要看明星和楼盘的融合度,这样才能发挥最大的效应。

    凌远笑着打趣:“姜宝,看来你是萝卜头啊,这么喜欢罗子铮。”

    姜宝毫不避讳:“对啊,我觉得男人就该是这个样子的,低调而有个性,内敛而有力量。最讨厌那种浮华张扬的男人了,深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一样。”

    凌远心里打了一个突。

    这话说的怎么这么像霍总啊?

    姜宝刚想再加把劲说几句罗子铮的好话,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幼儿园童老师的手机号。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她一边说一边退到了门外,这才接了电话:“喂,童老师你好。”

    “果果妈妈,果果和小朋友打架了,现在对方家长马上过来了,问题有点麻烦,你也快过来一下。”童老师急急地道。

    姜宝魂飞魄散,赶紧向凌远告了假,打车往幼儿园飞奔了过去。

    幼儿园园长办公室里,哭声震天,夹杂着一个尖利的女声:“你们看看!看看我们家豪豪这伤!这小姑娘的心是有多歹毒啊!这是故意照着最嫩最疼的地方招呼啊!这肯定得留疤了,有这么欺负人的吗!豪豪可是我们一家人的宝贝,平常一根手指都不舍得动!”

    姜宝三步并作两步,气喘吁吁地撞开了门。

    园长、童老师、保健医生都在,一个小男孩被她妈搂着在嚎哭,另一个年纪大的可能是奶奶外婆之类的,指着果果骂,眼看着就要冲过去了,童老师慌乱地拦着她,嘴里忙不迭地劝说着:“豪豪奶奶,咱们有话好好说,真的,小孩子都不懂事……”

    果果缩在医生老师的身后,吓得脸上都没了血色,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还忍着没哭出声来。

    一见姜宝,果果一下子扑了过来,嘴一扁,顿时大哭了起来,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瞬间就打湿了姜宝的衣领:“妈咪,果果害怕!果果也很疼!豪豪也打果果了!”

    姜宝掰过果果的脑袋一看,果然,果果的额头上起了很大一个包,已经成了青紫色,应该是撞在课桌这样的硬物上了,看起来很是吓人。

    气往上冲,她猛地一拍桌子冲着那个奶奶喊了起来:“说什么呢?你孙子是宝贝,我家女儿就不是宝贝了?好好说话行不行?到底出什么事了?”

    那奶奶被震慑了一下,声音顿了顿。

    园长老师和保健医生也过来了,把老人家拉到一边,陪着笑脸劝了几句,童老师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她也快哭了:“上完课我正帮着小朋友们喝水上厕所呢,回头就看见果果抓了豪豪一把,然后豪豪推了过去,果果就一头磕在桌子上了,果果平常都很乖的,从来不让我操心,我真的是没想到……我这着急坏了,抱着孩子就出来找医生处理了,也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别吵了,都是我不好,没照看好孩子。”

    姜宝一看,豪豪左侧脸颊上红红的两道,中间渗出了血迹,破皮了。

    “听听,听听!”豪豪奶奶非常气愤,“她先动的手!有这么凶的小姑娘吗?也不知道大人怎么在教的!”

    “果果,”姜宝蹲了下来,一边替果果擦眼泪,一边认真地问,“你为什么要抓豪豪?跟妈妈说好吗?妈妈在呢,不用怕。”

    果果一边哭一边摇头,上气不接下气。

    “还能是为什么?没家教呗。”豪豪奶奶尖酸刻薄地追了一句,捂着心口叫了起来,“哎呦呦,气死我了。”

    “妈……”豪豪妈妈在一旁无奈地道,“先听听孩子怎么说的,豪豪他……也挺皮的。”

    “果果,”姜宝耐心地道,“妈咪知道你很乖的,不会无缘无故打人,可是打人是不对的,我们把事情说清楚,好不好?”

    “妈咪……豪豪他不听话……插队接水……我批评他了……可他不听……”果果断断续续地边哭边说,“他还说我没爸爸……他骗人……我有爸爸的……可他还一直一直说……我想捂住他的嘴……不小心抓到他了……”

    豪豪奶奶愣住了。

    果果越说越伤心,哭声越来越响,喉咙都嘶哑了:“我有爸爸的,我真的有,豪豪骗人!我爸爸特别特别厉害,他有很多很多钱的,还有好大好大的房子,他会把我和妈咪都接去的!”

    除了孩子们的哭声,办公室里神奇地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齐齐地向姜宝看了过去,眼神都不自觉地带着一点探究。

    “呦,”豪豪奶奶阴阳怪气地开了口,“还真让我们猜中了,这不就是个小三啊,怪不得从来没见过她爸爸。”

    姜宝心里一凉。

    果果这话,的确让人误解,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要是让这些人有了这样的误会,原本就敏感的果果以后还怎么在幼儿园里生活学习?

    “有些人,年纪大了德行却让狗吞了,专门爱探究别人的**,”一个声音慢悠悠地响了起来,“果果,打得好,以后这种没有家教的小孩子,见一个打一个,打坏了也不用怕,该赔多少就赔多少,咱们赔得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