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女儿她爸是矿老板(二)
    系统里的男主角霍言行,是真正的土豪,家里有矿的那种。

    一开始霍家是开煤矿的,暴富之后一连吞并了好几个小煤矿,做大做强,几乎垄断了整个西北地区的煤炭资源;随后国家开始整顿煤矿业,霍家主动和政府合作开启混改,渐渐混入了上流正统社会,眼界愈发开阔,开始投资其他矿业,在n国、s国等地拥有了各种稀有金属矿业,财富遍布全球,并通过各种矿业进入了下游产业,进一步涉足新能源。

    霍言行就是霍家转型的主导者,眼光犀利、手段狠准,很快就在霍家树立了威信,被默认为下一任的霍家掌门人;不过,可能是钱来得太容易,霍言行也难免染上了矿老板们惯有的通病,喜欢一掷千金买个高兴,这次开发的钰景天苑就是他心血来潮时的作品。

    一起在茶水间里共患难的两个同事向姜宝科普了一下这位霍大少的丰功伟绩。

    姜宝听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个原身太傻了,为什么只要了一百万?要是后面再加一两个零,她的果果就能变成真正的公主了!

    “完蛋了,他会不会真的不继续投我们公司的销售了?”小陈苦着脸道,“小姜,我们是不是要被炒鱿鱼了?”

    “都是我嘴快,不关你们的事,要炒肯定就炒我一个,”姜宝安慰,“炒就炒,我还不想干了呢,不怕。”

    嘴上说得英勇,姜宝心里还是有点惴惴。刚才她一认出霍言行就立刻低头不吭声了,跟着同事混出了茶水间,也不知道那人有没有认出这个原身来,她还是赶紧避一避。

    找主管请了假,姜宝提前下班了,正好,自打她上班后就每天早出晚归,到托管中心都七点多了,每次小院子里就剩下了果果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桌子边上看书,很让人心疼,今天正好可以接果果去小区外面的小公园里玩。

    托管中心就在一楼的一个院子里,里面一阵欢声笑语传来。

    姜宝站在门口一看,原本想象中孤零零一个人眼巴巴等着妈妈的果果,居然身边围着好几个小孩子。

    “果果,我们来玩扮家家吧,我当爸爸,你当妈妈好不好?”

    “你太瘦了,一点儿也不像爸爸,我才是爸爸,你当小宝宝。”

    “我们让果果选,果果选谁就是谁。”

    ……

    托管中心的秦阿姨过来了,笑着道:“你家果果真招人喜欢,这几个孩子都被接走了,还非得回来和果果玩。”

    被围在中间的果果听到动静转头一看,立刻欢呼着跑了过来:“妈咪,今天这么早!果果太开心了!”

    小屁孩们都乐不颠颠地跟了过来,一个个地叫着“果果妈妈好”。

    姜宝一边应着一边抱起了果果,在她脸蛋上狠狠地亲了一下,心里有那么一点自得。

    她的果果果然是最可爱的,这么小就有这么多小朋友喜欢。

    可得小心着点,不能让别人骗走了。

    “走,妈咪带你去外面玩。”

    这个小区虽然老,但是地段还是很不错的,出门没多远就是菜场,旁边就有一个街心公园,中间有儿童玩乐区。果果在托管中心关了一天了,见了滑滑梯撒了欢了,来来回回地跑上滑下,这个时候秋老虎还在肆虐,果果没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额头上的头发都一绺一绺黏住了。

    旁边也有玩的孩子,带着的妈妈非常有经验,不仅拿着水杯喂水,还拿着手帕替孩子擦汗,更仔细的早就提前在孩子后背垫了汗巾,一出汗就换上一条。

    有个妈妈热心地递给了她一块手帕:“是不是才刚刚自己带孩子?以后就有经验了。”

    姜宝有点尴尬地道了谢,把果果叫过来擦汗,果果看着她的脸色,刚才还灿烂的笑容消失了,一脸的惴惴不安:“妈咪,果果太疯了,果果不玩了。”

    姜宝愣了一下:“没有太疯了,继续玩。”

    果果摇了摇头,恋恋不舍地看着滑滑梯上喊她名字的小伙伴:“果果出汗了,妈咪要给果果洗澡,还要洗衣服,半夜里还会尿床,不能太疯。”

    旁边的两个妈妈都神色古怪地看着她们母女俩。

    姜宝恍然大悟。

    一定是原来的那个她嫌照顾果果麻烦,所以就要求果果克制自己,不给她添麻烦。

    “去玩吧,妈妈喜欢给果果洗澡,到时候我们一起玩吹泡泡。”姜宝耐心地道。

    果果将信将疑地看着她,还是磨蹭着不敢去。

    “果果不去玩,那下次妈咪下班晚一点来接你了。”姜宝佯做生气的样子。

    “不要不要,”果果跺脚,拉着姜宝的衣袖撒起娇来,“妈咪早点来接果果。”

    “那快去玩吧,他们都在叫你呢。”姜宝揉了揉她的脑袋。

    果果终于放心了,重新爬上了大型玩具,站在上面欢快地和小伙伴们又蹦又跳。

    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小朋友们各自散去,都回家吃饭去了。

    一天之中最让姜宝发愁的时间又到了。

    自从姜宝来到这里后,别的都适应得很快,唯独吃饭问题成了老大难,不是外卖就是速冻饺子。从小就被娇养着长大,她除了心血来潮的时候烘焙过几次蛋糕,其他的都是佣人做的。

    小区门口有一排店铺,沙县小吃、兰州拉面都有,姜宝很慷慨地请果果拿主意:“果果说吧,想吃什么?”

    果果从左边看到右边,又从右边看到左边,哼哼唧唧地不说话。

    “都不想吃?”姜宝猜测。

    “妈咪烧的菠萝炒饭,好好吃啊。”果果咽了咽口水。

    打算把果果送走那天,原身为了笼络女儿,破天荒烧了一顿菠萝炒饭给果果吃,甜而多汁的菠萝、颗粒饱满的米饭配以玉米、胡萝卜等各种辅料,色香味俱全,果果一口气吃了大半碗。

    可惜,现在的姜宝不会烧啊。

    不过,难得果果提了一次特殊的要求,姜宝打定主意要宠女儿一次:“想吃菠萝炒饭还不简单,走,妈咪带你去外面吃。”

    带着果果坐着公交车,母女俩一路到了外面的一个商业中心。商业中心里霓虹闪烁,大门口还有大型人偶玩具在逗小朋友们玩,果果高兴极了,和他们一起拍了照,还分到了一个粉红色的气球,紧紧地抓着不肯松手。

    有菠萝炒饭的泰国餐厅生意很好,门口排着长队,姜宝拿了个号,前面还有五六桌,其中一桌是一家三口,小女孩抱了一个小猪佩奇的玩偶很得意地在果果面前炫耀。

    “妈咪,果果一点儿都不想要,果果有芭比公主呢。”果果眼巴巴地看着那个玩偶,嘴上喃喃自语着。

    姜宝有点发愁。

    这个小猪佩奇应该要好几百,商场里就有卖,可现在家里的钱像流水一样地出去,她的工资还没见影子。

    怎么办?是要继续宠着女儿还是要节约用钱?

    一阵嘲讽的冷哼传来,姜宝抬头一看,脸色顿时变了。

    霍言行正靠在饭店门前的柱子上,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们俩:“姜宝,这就是你用来骗钱的宝贝疙瘩?真丢人,连个小猪都要眼红别人。”

    姜宝吓了一跳,顿时明白过来了。

    下午在公司霍言行一早就认出她来了,故意没揭穿她,就是为了顺藤摸瓜找到她的住处和果果的下落。

    太阴险了。

    她心里有点慌。

    这个霍言行和以前的那个不太一样,一身暴发户的土味,言谈举止也简单粗暴,她有点担心霍言行会直接抢走果果,这样的话,她根本就拦不住。

    唯一可以倚仗的是,霍言行可能对这个孩子并不在意,也因为果果一直吵闹要拉拢姜宝和他影响了他和女友林栀的感情,特别嫌弃这个女儿,最后让果果没人照看,高烧不退烧成了傻子。

    她定了定神,想着以前看到的画面,硬着头皮叫了一声:“那个……言行……哥……”

    手臂上鸡皮疙瘩冒了出来,她和霍言行在一起了五年,也没叫过这么肉麻的称呼。

    其实,就她那天看到的画面来看,霍言行对原身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原身的妈妈在霍家干了二十多年,深受信任,又把霍言行从小带大,感情深厚,霍言行一直很照顾这个小妹妹,各种礼物出手豪阔,有时候还带她去参加朋友的聚会,要是原身没有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来,她会比很多普通人过得都好。

    “别叫我言行哥,你不配,”霍言行嘲笑道,“你这是把我们当猴子耍呢?赶紧吧孩子交给我,别耍花样,别让我动手。”

    姜宝舒了一口气,要不是怕被看出破绽,她也不想叫什么“言行哥”。

    “那好吧,霍言行,”她赔笑着道,“果果她很害怕,不想离开我,所以我就把她带走了,我们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你也别心疼被我骗的一百万,这钱对于你来说简直就是毛毛雨,就算是你给果果的抚养费,行不行?”

    霍言行的眼睛眯了起来。

    果然被人说中了,这个姜宝鬼主意很多,一百万根本没让她放在眼里,她这是打算放长线钓大鱼,准备这辈子都赖上他们霍家了。

    “姜宝,贪得无厌只会竹篮打水一场空,”他警告道,“你不用想拿孩子要挟我,我有的是钱,但我不会再给你一分一毛,也不会让你再有一点可趁之机。我霍言行的老婆,永远都不可能是你。”

    姜宝连连点头:“好的,没问题,这也是我的想法,省得你心爱的林栀林小姐一进你家门就成了后妈,太埋汰人了,你就当果果不是你的种吧。你去忙你的,我吃我的饭,再见,哦不,不用再见了。”

    霍言行上下打量着姜宝,心头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这个自小就熟识的女人,长大以后再也不复小时候的乖巧可爱,变得自私虚荣、愚蠢妄为。四年前费尽心机和他春风一度然后消失、四年后又突然带着一个女儿回来了,口口声声说是他霍言行的种。

    他压根儿不信,可偏偏他爸妈被忽悠着去做了dna鉴定,检查结果居然是真的,亲权系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

    既然是亲生的,他爸妈准备让孙女认祖归宗,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结果倒好,这女人居然骗了钱失了踪,带着女儿跑了。

    而今天在那个营销公司碰到,他就明白了姜宝的伎俩。显然,姜宝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他新开发的楼盘广告在这家公司做营销,挖空心思去做了电话销售,然后想借机和他偶遇纠缠。

    这叫什么?三十六计里面的欲擒故纵。想用这种伎俩在他霍言行面前耍弄,这不是太可笑了吗?

    但是现在姜宝这幅看他如同洪水猛兽似的模样,却让他对自己的判断有了那么一点的怀疑。

    难道姜宝这是转了性了?

    不可能。

    自从这个女人带着一个女儿凭空出现后,对他的企图昭然若揭,看过来的眼神含情脉脉的,就差扑到他身上说“爱他一万年”了。

    霍言行也懒得再猜了,直截了当地道:“行了,别装了,孩子给我,我爸妈惦记得很。”

    “不行,”姜宝一把把果果抱进怀里,警惕地道,“果果不能离开我,她会哭的,哭起来你们谁都哄不好。”

    会哭的果果眨巴着眼睛,心里非常纳闷。

    眼前这个凶巴巴的好看叔叔她认得,以前的姜宝每天拿着这个叔叔的照片给他认,说他就是“爸爸”,让她一见爸爸就要缠住,帮妈妈和爸爸在一起,后来妈妈还每天用几个洋娃娃玩过家家,有爸爸有妈妈有她,还有一个很讨厌的阿姨,要是玩得不好不对,妈妈就会大发脾气一整天都不开心。

    今天这样的场景她玩过,她应该要做的就是扑上去抱住爸爸的腿,哭着让爸爸陪她们一起吃饭。

    为什么妈妈做得不一样呢?

    不过,她才不要离开妈咪呢,爸爸也不行。

    果果抱住了姜宝的脖子,看着霍言行,乌溜溜的眼珠一转:“果果要和妈咪在一起。”

    “你看到了吧?”姜宝很得意,“她不会和你走的。你要是敢抢,我就报警,明天你和公司就会上头条,到时候这种事情爆出来,你和林栀就没可能在一起了。”

    霍言行没理她,皱着眉头看着果果,他没有对付小孩子的经验,索性阔气地许诺:“我给你买一屋子小猪佩奇,全部堆满,还堆满巧克力和糖果,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果果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摇了一会儿又想起了什么,赶紧补充了一句,“爸爸,果果很乖的,不会哭,爸爸和妈咪果果一起吃饭,好不好?”

    霍言行恍然大悟。

    还真是欲擒故纵,这是打算利用这孩子创造和他接近的机会啊。

    他冷哼了一声,耐心全无:“姜宝,你不要再心存幻想了,她是霍家的种,我爸妈不会让她跟你这种女人过的,你既然拿了钱,就赶紧把孩子给我,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

    姜宝火了:“谁说她是你们霍家的种?她姓姜呢,叫姜蓁柠!”

    “会改成霍的,一句话的事情。”霍言行傲慢地抓住了果果的手,“走,跟爸爸回家。”

    姜宝急眼了:“你不是他爸爸,以前那些话都是我骗你的。”

    霍言行的手一顿,满脸的嘲弄:“姜宝,你什么时候变得满嘴谎言了?我不是她爸爸,那你倒是说说,谁能是她爸爸?”

    姜宝被他的口吻气到了。

    怎么,难道她是个没人要的女人吗?追她的人也一大把好不好!就算随便找一个也比霍言行这样傲慢自大的男人强!

    一定不能让他得意。

    她随手往饭店门口胡乱指了两下:“他、他、他!反正不是你!”

    手指定格处,刚好点到了一个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被这动静一打扰便朝他们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姜宝愣住了,这人看起来有点眼熟。

    几乎就在同时,年轻人的眼神从惊愕到惊喜,朝她大步走来:“姜宝?你是姜宝?你回来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