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5章 和亲
    洛城苏家,掌控了洛城千余年了。在洛城最为强大的两个势力,一个是象征着王权势力的苏家,另外一个便是修士最高殿堂龙祖堂。

    这一任洛城城主便是苏家的苏灿辉。

    苏灿辉在年轻时,风流倜傥,处处留情,直到中年,掌管了苏家成为了洛城的洛王后,方才收敛了起来。

    茹痕便是当年苏灿辉在胡部与一位美丽的胡人公主的一次美丽的意外的结晶。

    当年苏灿辉初登王位,苏氏一族的分支武勋王苏沐阳趁苏灿辉根基未稳,便以茹痕母亲作为要挟,声称一个作风不检点的男子,不配拥有王权!

    苏灿辉无奈之下,只好为了保住王权将茹痕的母亲赐死。而年幼的茹痕更是以体内有“不祥之力”为由,被苏家长老联手设下百道禁制,随后被茹痕母亲的贴身侍卫带到了胡部。

    可惜那时胡部早已今非昔比,连年征战使得胡部的好男儿基本都战士沙场,曾经号称十万雄兵的胡部也早已分崩离析。

    后来茹痕随着老侍卫便流落到了西格村。

    而小茹痕还沉浸在父女相认的喜悦之中,对于当年的辛密却全然不知。

    苏灿辉出于当年的自责,以及如今茹痕成为圣女的无上荣耀,力排众议,强行与茹痕相认。但是接回茹痕之后,小丫头便只见过苏灿辉一面而已。

    苏家与龙祖堂达成了共识,圣女修行之时便回到龙祖堂,平时的话就待在苏园。所以茹痕便再也没有了自由的时间。

    茹痕来到巨大的宫廷之后,整日都宛如被关在笼子的金丝雀般,已经许久都没有笑过了。

    “黄牛哥哥,我好想你啊。”

    ……

    王城。宫廷内。

    “啪!”

    一个身材颀长,容貌与茹痕有七八分相似无比俊朗的男子,重重的将一个杯子摔到了地上。

    顿时周遭的七八个侍女全部噤若寒蝉。

    “这对父子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只见一个脸上涂成雪白色,双颊还画着两个鸡蛋大的红点之人扭动着腰肢来到了男子面前。

    “城主息怒呀。”

    那人的声音无比阴柔,完全分辨不出是男是女。

    “苏丑儿,你来了?”

    城主看到此人后,声音缓和了几分。

    “城主,这次武勋王又有什么动作了吗?”

    “哼!”

    男子拂袖转身来到了坐榻之上,重新端起茶杯后才缓缓开口说道,

    “他们竟然这次以荒族来压我!”

    “哼,这对父子向来狼子野心。我方才看到苏沐阳之子苏洵离去,便急忙赶了过来。”

    “苏沐阳前些日子刚出使完荒族,他带回来消息说,北荒王愿意让我们依附,从此帮我们抵御蛮族。”

    苏丑儿闻言说道,

    “城主,这不是好事吗?”

    “哼,可是北荒王的要求是,必须要将一位公主嫁过去和亲方才答应我们这个条件!”

    “这……北荒之地岂是人待的地方?咱们华族自古也不是没有和亲的公主,可是都英年早逝。这要是嫁过去一个公主岂不是等同于羊入虎口?”

    苏灿辉重重的一拍坐榻边缘,怒斥道,“谁说不是呢!马上又要到了大荒季了,一旦到了荒季,青黄不接之时,蛮族便会攻打我们华族。而且从前线已经得到消息了。蛮族首领凶蛮王已经开始动身了。如若不快点处理此事,怕是又要招受战火了

    。”

    “城主,切勿过渡伤神,此事还是有处理的办法的。”

    苏灿辉凝眉说道,

    “如今华族连年征战,国库空虚,已经再也承受不起一场失利了。方才苏洵来便是给我施加压力的。他说,此番如若再出现差池,武勋王便会公然起义。”

    苏丑儿闻言,登时面色一僵,他怒斥道,

    “什么?这苏洵竟然当着您的面说出这等大逆不道的话语来?”

    苏灿辉颓然的说道,

    “哎,都怪我无能啊。武勋王文治武功皆在我之上,而且他还和荒族近年来关系密切,如若他想要登基,怕是只要振臂一呼,北荒王便会率八十万铁骑横扫洛城了。”

    “城主,王座之下,岂能容他人安睡?为何咱们不把武勋王给……”“苏丑儿。本王何曾不想铲除掉武勋王这个眼中钉,可是人家手头握着的兵权不弱于我。这些年武勋王之所以不愿意起义,便是不想背负叛逆弑君的骂名,所以才会屡屡给我出难题,只要我一着不慎满盘皆

    输。所以万万不能给武勋王任何把柄。否则他便有了反叛的理由了。”

    苏丑儿闻言,也唯有连连叹气,随后过了半晌才说道,

    “王,如今该如何是好,难不成真的要将公主嫁到北荒不成?”

    苏灿辉一脸无奈的说道,“如今已然不是嫁与不嫁的问题了。情势到了这种田地,唯有牺牲本王的一个女儿,问题是该由谁嫁过去和亲才好呢?本王的几个女儿你也知晓,性子都颇为任性,万一嫁过去出现了差池,恐怕届时惹得北

    荒王大怒,我华族要面临两大异族夹击了。”

    苏丑儿闻言心头一寒。

    苏灿辉沉声说道,“和亲一事,怕是也是北荒王的借口罢了。我们每年都会给北荒供奉,所以他也不好公然攻打我们,但是一旦和亲出现了问题,便又给了他出兵的借口。北荒王此人贪得无厌,区区供奉怕是早已满足不了他

    的胃口了。”

    突然苏丑儿似乎想起了什么,激动的说道,

    “王,您说您的那个茹痕公主前去和亲如何?”

    苏灿辉闻言登时一愣。

    “茹痕?”

    “这丫头看起来聪明伶俐,在下觉得她便是和亲的上佳人选啊。”

    “可是茹痕如今乃是龙祖堂的圣女,我们华族的希望。龙祖堂断然不会同意我将茹痕交出去和亲的。”

    苏丑儿神秘一笑说道,

    “正是因为她是我们的圣女,所以才有非要和亲不可的理由。”

    苏灿辉闻言,登时将身体坐了起来,饶有兴致的问道,

    “哦?说来听听。”

    “北荒自然不愿我们华族成长出一位绝世高手,圣女如今天赋如此了得,所以只要北荒王亲自指定了茹痕的话,龙祖堂还能有什么说辞吗?”

    苏丑儿看到苏灿辉还在犹豫不决,便斩钉截铁的说道,

    “王,为了您的功业,为了王城的子民,请不要在犹豫了。”

    苏灿辉仿佛也被说动了,眼瞳猛然一寒说道,“好!既然如此,速速派人前往荒族送去一封书信!”透视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