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3章 来自南宫公子哥的挑衅
    暗影族的边境有一处传送法阵,可以跨过炎族直抵南宫世家。

    丁阳与北逍遥顺利的以此小型传送法阵传送后,穿越了大地浴火的炎族境内直接来到了气候宜人的南部境内。

    这里与北凉的景象截然相反,北凉随处可见的都是满眼风沙,而南部境内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意,树木林立,花草繁茂,鸟兽众多。

    抵达这里后,北逍遥便出言提醒道,

    “丁公子,南宫世家虽然一直和北凉是结盟关系,不过以我对南宫家的了解,南宫世家之人心机、臣服颇深,此番邀请我前来怕是会有什么阴谋。”

    丁阳却灿然一笑说道,

    “无妨。无论有什么计谋,都挡不下我手中的长剑。”

    看到丁阳这般自信的模样,北逍遥悬着的一颗心也安稳了许多,只要有这个男人在,北逍遥便会觉得无比的踏实。

    丁阳现在最为关心的还是天神兵的消息,掳走姜思敏的那些人既然觊觎天神兵,在秘境内多半还会遇到他们,这才是丁阳最为在意的。只要能从那些人口中获得姜思敏的消息对于丁阳而言才是最关键的。

    ‘小敏,无论如何我都要救出你!’

    随后二人一路再无话,直奔南宫世家核心要塞,南宫堡。

    前往南宫堡的路上,道路两旁经常会看到穿着灰布麻衣的男女老少在低头挖掘着什么。那些瘦骨嶙峋的劳作者看到丁阳与北逍遥二人之后,无不眼神空洞、神情呆滞,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们二人。丁阳还好,北逍遥却被那些奇异的目光盯着心头发寒,北逍遥虽然也是驰骋过沙场之人,但是在那些冰冷的眼神之下浑身都不自在。北逍遥久经沙场越发得那些人看起来好像不像“人”,具体哪里有问题,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北逍遥幼年时便被送到了这里,可是她惊讶的发现自从踏入南部境内后,这里便与三年前自己离开之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三年前,北逍遥离开这里之时并没有这些眼神空洞的劳作者,短短三年南宫堡到

    底发生了何种变化,连北逍遥也不清楚。

    终于二人穿过了好几公里的平原,来到了南宫堡城池之下。护城卫兵在检查过北逍遥携带的文牒后给他们二人放行。这里与北凉相比明显更加繁荣,道路修葺的干净平整,房舍也远比北凉那些茅草屋华丽了许多,而且还有极为热闹的集市。北逍遥回到了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后,方才的紧张情绪也缓和了许多,她兴高采

    烈的给丁阳介绍着城内的各种情况。

    可是很快北逍遥便发现似乎总是哪里怪怪的。城池之内的民众,竟然与在城外见到的那些人如出一辙,全部都以冰冷漠然的目光注视着二人。

    丁阳也察觉到了这些人身上的一些异样情况便压低声音说道,

    “南宫堡内的人身上的命气竟然全部都被遮掩了。”

    北逍遥不明所以的问道,

    “丁公子,命气被遮掩是什么意思。”

    “这些人恐怕已经……”

    丁阳的后半句还未说完,只见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男子兴奋的叫到,

    “逍遥!”

    北逍遥听到有人喊自己,抬头望去,赫然看到一位风度翩翩的青年,北逍遥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欣喜的回应到,

    “秀树!你怎么来啦?”

    那青年熟练的翻身下马,熟络的来到北逍遥身旁带着和煦的微笑说道,

    “刚才有卫兵通报说是你已经来了,这不是专程来迎接你吗?真是想不到,几年不见,你居然改穿女装啦。哈哈,当年打赌你输了,让你换女装,简直比杀了你都难。”

    北逍遥见到旧时好友心情大好,对于南宫秀树的调侃虽然没有放在心上。可是她却有意无意的偷偷的撇向身旁的丁阳,听到故人说起自己当年的糗事,面颊也不知何时变的有些微微泛红。

    南宫秀树似乎也察觉到了北逍遥表情细微的变化,尤其是看到北逍遥看向丁阳的眼神后,他的眼中竟然泛起了一股寒芒。

    随后南宫秀树便目光灼灼的看向丁阳问道,

    “这位是?”

    “我都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位是丁公子。丁阳,他是我曾经在南宫世家最好的朋友,南宫秀树。”

    南宫秀树听到北逍遥称自己只是最好的朋友,面色一黯,然后极为不友善的说道,

    “丁公子?我怎么没听说过北凉什么出了这么一位公子?北凉我也去过几次,不知阁下来自北凉世家哪个家族?”

    面对锦绣华服公子哥的挑衅丁阳只是淡漠的说道,

    “哪个世家都不是。天下之大,你没听说过的人多着呢。”

    南宫秀树打量了一番丁阳的穿着后,冷哼一声说道,

    “穿成这幅模样,并非大家族公子也在情理之中。我真搞不懂,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配叫公子了吗?”

    丁阳仍旧淡然无比的回应道,

    “禽兽穿上衣服尚且可以假装人,猴子穿戴着人的衣帽也能以假乱真,所以穿着锦绣华服拥有一副上好皮囊又能怎样?”

    丁阳犀利的暗指南宫秀树“衣冠禽兽”以及“沐猴而冠”,南宫秀树闻言顿时面色一沉。

    “你这话什么意思?”

    北逍遥看到二人一见面就说僵了,连忙打圆场道,

    “行了,你们都少说两句。”

    看在北逍遥的面子上,南宫秀树暂且作罢,但是却用宛如毒蛇一般阴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丁阳说道,

    “这位丁公子,来日方长,希望阁下在南境这几日能够‘玩’的开心。”

    面对这般**裸的威胁,丁阳面不改色,甚至都懒得回应对方。只要这姓南宫的小子敢乱来,丁阳不介意将整个南宫世家从世间铲除。

    而丁阳的表现在南宫秀树眼中明显就是“怂了”,南宫秀树阴沉的面容这才缓和了几分,随后立即换了一副模样,笑眯眯的与北逍遥说道。

    “逍遥,三年了,你终于又‘回家了’。父亲要是知道你回来指不定多高兴呢,我先给你安排住所,晚上为你接风洗尘,顺便与父亲说一下咱们的婚事。”北逍遥闻言,登时面色陡变。透视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