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1章 邪天帝
    ..透视小神棍

    剑奴跟随了北凉王大半辈子,从未离开过北凉王半步。本来实力足以跻身秘境十大高手之列,可是剑奴却心甘情愿的为北凉王作一个奴仆。

    北凉王北风寒眼中满是绝望的神色说道,

    “剑奴,退下吧,大势已去了。”

    剑奴手中的长剑发出了一声哀鸣,剑奴却从未像今日这般站的笔挺过。

    他挺直腰杆拦在北凉王身前说道,

    “王,即便是死,也要死的有气节。你永远是我心中的王。”

    北风寒看着这位老部下,喉头哽咽,一时间老泪纵横。

    不知是剑奴的话激励了北风寒,还是他濒死前总算大彻大悟了。

    北凉王上前一步说道,

    “邪天帝,如若我放弃王位可否饶了我的臣民。”

    浑身绿色皮肤的邪天帝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容说道,

    “这是自然,杀了这些人类,谁做我的奴隶呢?”

    “什么?你要让我的臣民做你的奴隶?”

    “桀桀。你现在还有的选吗?今日的局面是你一手造成的。我就是要将人类踩在脚下,做我的奴隶,怎么有意见吗?”

    北风寒眼中尽是哀伤之色,悔恨,无边的悔恨涌上心头,可是这个已然迟暮的老人却无法改变任何状况。

    剑奴持剑上前,倏然将长剑高举过头,霸气的说道,

    “人类,永不为奴!”

    整个广场都受到了剑奴的感染,无数民众众志成城的齐声低吼道。

    “人类,用不为奴。”

    一时间吼声震天,这是发自人们心中的呐喊。

    邪天帝冷笑道,

    “怕是从今往后就由不得你们了。今日我攻占了北凉城,生杀予夺,全部由我一人说了算。胆敢反抗,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剑奴的怒意已然达到了顶点。

    只见他突然脚下发力,整个人就好似离弦的箭一般,激射而出。

    灰色长袍顿时化作一道灰色虹芒直奔邪天帝。

    “休得无礼!”

    邪天帝手下的两大圣使直接挡在了邪天帝面前。

    一个手持鬼头大刀的怪物与一名手中握着双戟的怪物齐齐拦在了剑奴面前。

    剑奴冷然说道,

    “滚开,凭你们也敢挡我?”

    两大圣使并不答话,手中的武器直接朝着邪天帝便攻去。

    鬼头大刀力劈山河一般当空劈下,而双戟则配合着鬼头大刀从侧翼进攻。

    一时间天空之上劲气鼓荡。

    整个广场上的民众们不由的发出了阵阵惊叹。两大圣使之威当真了得,恐怖的力量让所有人都动容。而剑奴以一敌二浑然不惧,手中的繁星剑飘逸灵动,长剑飘忽,鬼头大刀力量虽强,却始终被剑奴牵制,空有力量试不出来。而另外一位戟圣使,手中双戟明显不敌剑奴,几个照面下来,双戟都险些被震

    的脱手。

    剑奴突然剑锋一转,从飘逸灵动变成了大开大合。

    顿时,剑气鼓荡,一道道恐怖的剑芒逼的两位圣使连连后退。

    终于,在剑奴高明的剑术之下,两大圣使都负伤败下阵来。

    “退下吧。废物。”

    邪天帝怒斥了一声过后,两位圣使只好灰溜溜的退到了一旁。

    只见邪天帝双手之中光芒大盛,陡然间,一根长棍凭空召唤而出。邪天帝冷笑连连,随后喝到,

    “地煞夺魂棍!”

    这是邪天帝的成名武器,名曰地煞夺魂棍。

    而这根长棍还配有一套棍法,共有七式分别是:一魄两散、旋魄绞肉、夺魄抽筋、裂魄碎骨、摧魄破脑、阴魄绝代、七魄噬灵。

    邪天帝出手即是杀招。

    “旋魄绞肉!”

    说罢,邪天帝手中的棍子竟然飞速的旋转了起来,就好似直升机的螺旋桨一般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

    当棍子转动到了极致的时候,邪天帝突然将飞速旋转的棍子打出,瞬间宛如绞肉机一般的一个漩涡直奔剑奴而去。

    剑奴见状,急忙施展出了一招“天灵剑幻”,瞬间,无数剑气幻影凭空乍现。

    繁星点点的剑芒与漩涡撞击过后,竟然尽数被旋魄绞肉吞没了。剑奴眼中一寒,只见他手中长剑再舞,又是一招斩出。

    “天道剑渊!”

    此招乃是剑奴三大剑招之一,威力极其强悍。果不其然,暗合天道的一剑斩出,瞬间宛如深渊一般空间竟然发生了些许扭曲,巨大的漩涡竟然被剑奴一剑斩灭。

    邪天帝不给剑奴喘息的机会,一招“阴魄绝代”以更加强悍的威势爆发开来。

    一时间,场中阴风阵阵,转眼间,无数阴魂竟然从地底窜出,强大的阴煞之气将剑奴的剑招完全吞没。

    剑奴三大剑招接连使出,可是却都拿邪天帝的这一招没有半点办法,满是阴煞之气的鬼魂,竟然将剑奴刺出的剑势连同剑气全部吞噬的一干二净。

    “一魄两散、夺魄抽筋、裂魄碎骨!”

    邪天帝占据上风之后,乘胜追击接连又施展出三招,这三招阴毒无比。剑奴使出浑身解数抵挡,还是被邪天帝的“裂魄碎骨”击中。

    只见剑奴直接横着飞了出去,最后狠狠的撞在了观礼台的墙壁之上,墙上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大坑来,全场爆发出了一声惊呼。不少人都捂着嘴巴,不敢相信连剑奴都落败了。

    剑奴直接被邪天帝一棍子抽飞,顿时剑奴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的骨头好似全部碎裂了一般。剑奴就像一只虾米一般,全身蜷缩在一起,显然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了。

    邪天帝傲立天地间,仰天长啸道,

    “还有谁要挑战我?”

    整个场中安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的到。足足过了半分钟都没有任何人敢答话。

    随后邪天帝环顾北凉城,霸气的喝到,

    “北凉境内,谁敢不服?”

    就在此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位身着银甲,英姿飒爽之人站了出来。

    “我不服!”

    说话之人正是北逍遥!

    北风寒万万没想到,此时北逍遥还要站出来与邪天帝对抗。北凉之主戎马一生,从未像今天这般软弱过,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肉去送死,一时间他的心情复杂之极。

    “逍遥,是父亲对不住你。”

    北风寒后悔,自己的这句话没有早点与北逍遥说出口。

    邪天帝放声大笑道,“就凭你?难不成你想要以一己之力与我邪魔族对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