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9章 造反!
    ..透视小神棍

    “咚咚咚!”

    巨大的鼓声响彻整个广场。

    四十八面巨鼓同时擂响,声势甚是浩大。只见四十八位赤着上身肌肉虬结的汉子敲打着足足有两人高的巨型大鼓。

    随后,低沉的号角吹响,以秘境内特有的灵角犀牛角制成了巨大号角声响起后,全场都陷入了安静。

    这低沉的号角让人有一种错觉仿佛来到了战场之上一般,所有人的情绪被号角与鼓声激发到了最顶点。

    在号角声落下之后,北凉之主,当今北凉第一帝王,北凉世家传奇人物,北风寒登场!

    所有人在看到北凉王后,全部都躬身站好,丁阳感觉到身旁的北逍遥身子也更加笔挺了一些。

    丁阳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北凉王。只见北凉王身子佝偻,虽然一身金色铠甲加身,却已然没了昔日征战沙场的雄风。

    此时的北凉王与普通的迟暮老人并无半点差别,完全一副风烛残年的模样。甚至他连自己颤抖的手都控制不住。

    苍老的声音响起,作为北凉城当今唯一的王者,即便他已然老的不成样子了,可是仍旧有着帝王般的威仪,缓慢而气息不足的话语迎来了全场雷鸣般的掌声。

    就在此时,广场尽头两扇高达二十多米的巨型铜门缓缓打开。

    一队身披金甲的骑士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为首之人赫然是大王子北冥烈!

    千人骑兵整齐划一的跟随在北冥烈身后。

    马蹄声似雷鸣,似鼓点一般响起。

    全场在沉寂过后,爆发出了更加热烈的欢呼与掌声。

    在万众瞩目之下,仪仗队缓缓的来到了广场中央。

    北逍遥突然邹起了眉头,她沉声说道,

    “怎么会有如此浓郁的血腥味。”

    丁阳的神色淡然,因为他的神念扩散,知道此时广场之外的外城早已是尸山血海了。

    无数金吾卫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广场上却仍旧沉浸在一片快乐甚至喧嚣的喜庆之中。

    这究竟是整个北凉的狂欢?还是一场权利争斗的杀戮盛宴!恐怕无人能述说清楚。

    终于,北冥烈带着一队气势高昂的士兵来到了观礼台正下方。

    突然,北冥烈抽出了腰间镶嵌着无数宝石的昂贵长剑,剑指观礼台的北风寒!

    顿时全场死寂。

    北冥烈目光灼灼,盯着北凉之主北风寒高声说道,

    “父亲,您看孩儿今日雄风如何?”

    一股风吹来,让北冥烈身后的披风随风飞扬。

    北逍遥的手指指节仅仅的按在剑上,有些泛白。心中似乎隐约的担心着什么事发生。

    北风寒颤颤巍巍的看着北冥烈,原本浑浊的目光瞬间便的清澈起来,一道精芒从他的眼中激射而出,可是沉默了许久,北风寒终于还是没有答话。

    北冥烈旋身又将长剑一挥,动作潇洒之极,随后他有朗声说道,

    “父亲,您看孩儿的战士是否雄壮?”

    顿时,上千铁骑动作完全一致的拔出了手中的佩剑。包裹在铁骑外面的银色铠甲掉落,露出了一幅幅真正的铠甲来,顿时杀伐之气弥漫全场!

    千把利刃出鞘之声,让整个广场更加充满了肃杀之气。

    先前狂欢的氛围顿时便的无比的凝重。

    垂暮老者下意识的点点头。

    随后,北冥烈爆喝一声,

    “父亲,孩儿今日可有资格接管北凉,成为新的北凉王?”

    全场震惊!

    北风寒手臂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而他的神色也从肃然便的无比的凝重,此时北凉王的脸阴郁的仿佛就要下雨了一般。

    丁阳身旁的北逍遥惊呼道,

    “糟了。居然真的造反了。”

    大王子北冥烈竟然在北凉王北风寒寿辰之上公然造反!

    北萧然见状率先发难,他从座椅上直接弹起,神情激动的大喊道,

    “逆子,竟然敢公然造反。金吾卫何在?”

    北冥烈冷笑了一声说道,

    “你的金吾卫怕是早已死在我卫龙营的铁骑之下了。”

    北萧然大惊失色的叫道,

    “怎么可能?”

    北冥烈冷哼一声没有继续理会北萧然,而是凝视着北凉之主说道,

    “今日不交出王位,那只能怪孩儿不孝了。”

    北逍遥这才方知那淡淡的血腥味并非错觉,而是金吾卫与卫龙营经过了一番厮杀之后散发出来的,恐怕此时外城早已血流成河了。

    北逍遥无奈的看了一眼手中的虎符轻声说道,

    “没想到我一手调教出来的战士却要将矛头对准我的亲哥哥。”

    随后,北逍遥的眼中露出了无比坚定的神色喝到,

    “传我命令,北凉大军即刻起调回北凉堡,限全军在半个时辰内攻下北凉堡!”

    军令如山,无论是什么样的命令,军人只有服从,因为这是他们的天职。

    虽然北逍遥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出现了,可是现如今,她已然再无其他选择。

    北冥烈如何不知北凉王还有后手,那便是整个北凉大军,所以此时北冥烈必须要在城堡被北凉大军攻破之前获得王位,否则便会被北凉铁蹄碾碎。

    不过北冥烈料到此时北风寒再度交出虎符给北逍遥怕是已经来不及了。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冷眼看着高高在上的王座,眼中满是对于权力的贪婪之色。

    而一旦他登基为王,造反的叛徒便会名正言顺的成为了剿灭叛徒北萧然的功臣。

    只见北冥烈狂叫道,

    “父亲,我们从小便被你教育,识时务者为俊杰,你难道真的要逼我血洗北凉吗?”

    北风寒终于开口了。

    “冥烈,你难道在意这座城池内人民的性命吗?”

    “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权利的斗争必定会有牺牲。有舍才有得也是您教我的。”

    北风寒又猛烈的咳嗽了起来,他怒极反笑道,

    “真是我的好儿子啊,我教你的东西居然记得这么清楚。可惜却全都用在了权利斗争,阴谋诡计之上。如若不是如此,王位早已传与你了。”

    “一派胡言!你这个贪图权柄的老狐狸,真当我们都是傻子,是你权利游戏的玩物吗?你为了将权利握在手中,故意让我与北萧然相互争斗。这一切都是你教我的。所以你谁都不要怨,怨你自己吧。”

    北冥烈再度剑指王座,厉声说道,“交出王位,否则别怪我无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