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4章 北凉三兄弟
    身披闪亮铠甲,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青年,正是北昂天口中所言的三公子北逍遥。

    北逍遥潇洒的翻身下马,双手扶住正要下跪的北昂天说道,

    “昂天叔叔,快请起。您辛苦了。”

    汉子也没有和北逍遥客气,顺势起身后,咧开大嘴笑着说道,

    “辛苦啥呀,这是咱应该做的。”

    “外面没有什么异动吧,邪魔族之人可有再度入侵的迹象。”

    “回禀小公子,目前没有啥大的异动,不过我们在巡逻的时候刚好遇到了这位公子受到了邪魔族的一个战士的攻击,然后咱就顺带给救回来了。”

    北逍遥随后看向丁阳,露出了一个和煦的笑容说道,

    “北逍遥代表北凉城欢迎你。”

    丁阳淡淡点头没有说话。

    随后在北逍遥的带领下,几人便进入了北凉城。

    北凉城内极为巨大,放眼望去全是赤着上身肌肉虬结的汉子。无数壮汉都像是勤劳的工蜂一样各司其职的在干活。北凉城内的情况让丁阳恍若经历了时间旅行一般,这里比起仙门都落后许多,更别说地球上的现代社会了。丁阳记忆搜索,这里的场景与书中描述的农耕时代如出一辙,让丁阳仿佛来到了历史书中描绘的

    秦朝时的场景。

    这里屋舍全部是茅草屋,大部分家庭用的器具都是青铜器。经过一条条阡陌纵横的小巷子后,一座异常宏大的宫殿出现在了丁阳眼前,与之前的简陋的民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北逍遥说道,

    “这便是北凉第一宫殿,北天宫,我先带你面见一下我父亲吧,北凉城的生人都需要拜见我的父亲,这是他百年前订下的规矩。公子请吧。”

    丁阳对此不置可否,跟在了北逍遥以及北昂天身后朝着宫殿内走去。就在几人刚要进入宫殿之时,只见数人气势汹汹的迎面走来。走在最前方的男子身材异常高大,面容也极为刚毅。那人上身**,露出了高高隆起的肌肉,腰间别着一把无比华丽的长剑,上面镶嵌着好几

    颗鹅蛋大的宝石,这把宝剑一看便价值不菲。

    男子身后还披着一个巨大的披风,看起来威势十足,眉宇间傲然之气一览无余,一副帝王一般的架势。

    北逍遥见到男子后,急忙抱拳躬身行礼说道,

    “逍遥见过大哥。”

    而那高大威猛的男子却并不答话,只是从鼻子中发出一声冷哼,便大大咧咧的从北逍遥身旁掠过。

    他身后跟随的众人也各个趾高气扬,全然没有理会北逍遥三人。

    北昂天待那威猛的男子走后,朝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不屑的说道,

    “什么玩意。你看他那把中看不中的剑,上了战场顶个逑用。”

    丁阳已然猜出方才那男子就是北逍遥的大哥北冥烈。此人果然如同北昂天所言目中无人。

    北逍遥听到北昂天这般吐槽后压低声音说道,

    “昂天叔叔,无需动怒,在宫殿内要谨言慎行,这里尽数是大哥的眼线,被旁人听去了就不好了。”

    北昂天虽然心中不忿,可是还是听从了北逍遥的规劝,便不再多言。

    几人穿过大殿,来到了北风寒城主的寝宫之前,结果几人却被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拦了下来。老者身材矮小,而且全身还佝偻在一起,眼神却异常的明亮。老者以尖锐的声音说道,

    “几位留步,主人正在休息,请在此等候。”

    北逍遥闻言一脸尴尬的回头朝丁阳说道,

    “丁公子,抱歉,看来咱们要在此等候了,我父亲向来都有这么一个规矩,那就是休息的时候不允许任何人叨扰。”

    丁阳随意的点点头,表示无所谓。

    几人没等多久,从远处便又走来数人。北逍遥低声与丁阳说道,

    “那个就是我二哥。”

    丁阳闻言抬眼望去,为首之人身材与北逍遥相仿,不过长相却和北逍遥以及北冥烈都不相同。

    北冥烈长相粗矿,北逍遥面容清秀,而北萧然却一脸阴鸠之色,虽然远远走来就满脸堆笑,可是笑容之下却无法隐藏住那种笑里藏刀的阴森气息。

    “逍遥,你也在此啊。”

    “逍遥见过二哥。”

    北萧然来到北逍遥身侧,熟络的拍打着北逍遥的臂膀说道,

    “逍遥,又壮实了不少啊,看来军队历练还是颇有好处的,这些年你在军队上辛苦了。”

    北逍遥抱拳低首说道,

    “这是逍遥分内之事,逍遥文治武功都不如二位哥哥,也只能用蛮力为父亲分忧。”

    北萧然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没有说什么。随后转身朝着老者微微行礼说道,

    “金老,我现在可以面见父亲吗?”

    那老者也回以微笑说道,

    “二公子请。主人等候您多时了。”

    然后北萧然便带着几人进入了北风寒的寝宫。金老也紧随其后进入了寝宫之内。

    待几人走后,北昂天面露不悦之色,小声嘀咕道,

    “城主明明就没有休息。”

    北逍遥却权当没有听到,目不斜视躬身而立。

    随后北昂天又有些不爽的说道,

    “这北萧然就会说好听的话,口口声声体谅前线战士,军费大部分都被他中饱私囊了,前线战士们只有战死沙场的抚恤金他才不敢克扣。”

    北逍遥终于开口了,他仍旧压低声音提醒道,

    “天叔,少说几句吧。隔墙有耳。”

    北昂天神色仍旧满是怨愤,这一次还是乖乖的听北逍遥的话,没有再多言。

    丁阳心中暗暗赞叹道北逍遥的个人魅力出众,连北昂天这样性子如此直爽之人都心甘情愿听从他的号令,由此可见北逍遥在军士之中的威望定然极高。

    几人在门外等候了一阵后,北萧然也从屋内走了出来。

    只见北萧然出来后,脸色更加阴郁了,虽然仍旧面带笑意,却和进去之前判若两人。就连北逍遥与他告别,都没有心思搭理。直接从北逍遥几人身侧大踏步的离去。

    就在这时,寝宫内传出了一声苍老的声音说道,

    “逍遥,你进来,我有话单独与你说。”

    北逍遥急忙站直身体回应道,

    “是,父亲。”随后北逍遥与北昂天对视了一眼后,便走进了寝宫内。透视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