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章 拳灭天墟
    面对如此攻势,天墟真君神纹就像是藤蔓一般开始在他的周身蜿蜒盘旋,瞬间天墟真君整个人宛如上古神祇一般,眼瞳之中都尽是一片苍茫。纯白色的光芒从他的双眼之中激射而出,显然天墟真君已然动

    用了自己可以动用的全部力量。

    而他周身的神纹也在这恐怖的力量下催动到了极致。

    骤然间,天墟眼瞳之中激射而出的白芒竟然将虚空焚烧。火焰在天墟不断发射的白光之下燃烧的更加剧烈。

    丁阳见状,不屑的说道,

    “你居然在燃烧寿元?真是低等的手段。”

    惊雷一般的声音充满了威严的说道,

    “休要管老夫动用何种手段,能将你击败便是好的手段。寿元对于老夫来说又有何意义。而你,终将是我的手下败将!”

    神纹近乎将天墟真君周身全部覆盖在了其中。

    与此同时,狂暴的力量凝聚在丁阳的拳头之上,五彩之色汇聚于丁阳手中形成了白色的漩涡。

    霸道的一拳直接打在了天墟真君身上的神纹之上,而神纹却没有受到半点威胁。

    天墟真君冰冷的声音响起,

    “小子,我说了,金仙绝非你能抗衡的。”

    可是下一秒,天墟真君面色陡变。

    简简单单的一拳终于落在了天墟身上,当拳头与对方躯体触碰的之后,一招演化出了万般变化,随后气劲就像是丝线一般炸裂、分散、包裹。

    眨眼之间,自信的天墟真君便被丁阳的拳劲完全包裹在了其中。

    天墟终究无不是金仙巅峰,无法将神纹将周身每一个角落都覆盖,面对丁阳无形而又无孔不入的力量,天墟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无数力量渗透到了神纹无法覆盖的地方,片刻过后,一位金仙便在一声巨响之中化作了灰飞。

    ……

    话说剑无道在密室之内,竟然意外的发现这里还有人藏匿,远处阵阵魔气汹涌的朝着剑无道涌来。

    “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魔气。”

    当剑无道想要过去查看之际,突然,一只宛如僵尸一般僵硬的手臂横在了剑无道面前。

    以剑无道的灵觉甚至完全没有发觉对手的存在。

    剑无道看着那个须发全白的老者,厉声喝道,

    “你是何人?”

    老者赫然便是丁家家主丁政道!只见他机械的没有半分情感的说道,

    “我是魔主的仆人。”

    话音刚落,枯枝一般的手臂便闪电般的朝着剑无道打去。

    将自己全部灵魂出卖给了魔主之后,丁政道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只会玩弄权柄的老者,他举手投足之间居然能够爆发出丝毫不弱于天仙的强悍实力。

    虽然丁政道的动作有些僵硬,但是力量速度却绝对属于顶尖行列。

    剑无道急忙侧身躲闪,结果自己身上的麻布衣服竟然被对方的宛如武器一般锋利的手臂划破。

    向来都没有什么情绪的剑无道有些不悦的说道,

    “你居然划破了我的衣服。”

    倏然,长剑祭出,逆水寒的寒光让整个密室温度骤然降低,可是身为僵尸的丁政道却没有半点感觉。

    他口中发出低沉的嘶吼,如同野兽一般野蛮的继续朝着剑无道发动攻击。

    可是没有武器单单依靠拳脚又如何是剑无道的对手,与逆水寒硬碰硬了几次后,丁政道的躯体已然遍体鳞伤。

    突然,丁政道以一个诡异的口吻说道,

    “主人,请赐予我力量吧。”

    随后,一道黑色的魔气竟然不知从何处飘来,直奔丁政道的躯体而去。

    丁政道张开嘴巴,那浓郁的魔气直接灌入到了丁政道的口鼻之中,他仿佛十分享受这个过程,像是在品尝美味佳肴一般不住的发出低沉的愉悦的嘶吼。

    再完成了这个充满仪式感的过程之后,本来行动僵硬的丁政道居然灵活了许多。

    剑无道感受到对方体内魔气汹涌,与方才判若两人!

    而且丁政道身上的伤势也奇迹般的全部愈合,就在这时,丁政道突然伸出魔气森森手臂,手指弯曲抓向了剑无道,当手臂飞舞到空中之后,本来苍老干枯的手臂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毛茸茸的鬼爪。

    如此近距离的攻击,让剑无道无法挥动长剑斩出剑芒,于是剑无道只能仓促之间挥手以本能抵挡。

    在丁政道发生异变之前,似乎十分忌惮剑无道的长剑,完全不敢与逆水寒正面对抗,可是这一次,他居然以手掌直接抓向了剑无道手中的长剑。

    金属碰撞之声响起,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音刺激着剑无道的耳膜。就在二人僵持不下之时,突然丁政道另外一只手臂也森然挥出。

    剑无道对于危险的本能反应让他陡然心惊,对方的这一招来势极其凶猛,千钧一发之际,剑无道长剑一转,对方的利爪与剑身咬合松动,剑无道趁机抽出长剑。

    随后,真元灌注与长剑之上,逆水寒陡然间光芒大盛,寒如冰霜的一剑斩出。

    瞬间整个密室全部都结出了寒霜。

    霸道一剑与丁政道的鬼爪撞击在了一起。一道寒芒闪过,巨大的鬼爪直接便被剑无道一剑斩落。

    丁政道发出了一声野兽一般的怒吼,当他要继续发狂之际,长剑出手如电,下一秒,长剑准确的贯穿了他的眉心。

    躁动狂暴的丁政道就这样被剑无道一剑钉在了墙上,嘴巴大张,面目狰狞的钉在了原地,一动不动,随后他身上的魔气也渐渐散去,再度回到了密室之内的某一处。

    当魔气散尽之后,丁政道恢复了正常人的模样,他的面容瞬间苍老了许多,然后皮肤开始不断的老化,几乎一眨眼,丁政道的皮肤就老化的不成人形,随后便化作了一具干尸。丁家家主就这样被剑无道一剑了解了性命,自从灵魂出卖给了魔主之后,丁政道其实就已经死了,维持他运动的之不过是在魔气催动之下的一具傀儡。不知从何处吹过一阵阴风,丁政道便随着风彻底消失

    在了世间。就在剑无道了解了丁政道之后,他刚要继续朝着魔气涌现出的方向前行,一股绝世剑气骤然呼啸而至。这强悍的剑气让剑无道悚然动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