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与胜负师打赌
    ,精彩小说免费!

    茶馆老板,顿时就傻眼了。

    他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颤声说道,

    “你……你就是胜负师?”

    胜负师轻笑道,

    “你看你这小冤家,怎么吓成这个样子了,我又吃不了你。”

    “我……我不赌了。”

    胜负师陡然面色一寒说道,

    “你可曾有人在胜负师面前说不赌的吗?”

    就在此时,胜负师旁边桌子上的那个小姑娘站出来说道,

    “喂,穿的像个小丑的家伙,人家店家说不赌了,你没听到吗?胜负师又怎么了。”

    少女显然并没有听闻过胜负师的凶名。竟然大大咧咧的站出来“替天行道”。

    店家一脸感激的模样,连声说道,

    “小英雄,救救我,我不想死。”

    “哼,在我胜负师面前,谁也救不了你。区区一个小丫头也敢挡我不成?”

    随后胜负师转头顿时一脸怒容的说道,

    “丫头,说话当心一些,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当真是活腻歪了!”

    “你知道你再和谁说话吗?”少女不甘示弱的回击着。

    瞬间,胜负师眼神之中一抹寒芒闪现。

    “你要替这个家伙赌不成?”

    少女眼波流转嬉笑着说道,

    “我师父不让我赌博。”

    胜负师森然说道,

    “丫头,诚心要捣乱是吗?怕是一切都由不得你了。”

    胜负师睥睨的看着那少女,发出了阵阵妖笑,不过很快他便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在了少女身后的那名麻衣青年身上。

    那青年浑身上下的气势好似一把锋利的宝剑一般,整个人与剑意浑然一体,仿佛随时都会出鞘。登时胜负师眼眸一亮,仿佛认出了那个青年,随后胜负师娇笑了一声说道,

    “罢了,好男不和女斗,更何况是你这小女娃子,今儿个我心情好,不赌便不赌了。”

    胜负师显然认出了少女背后坐着的是剑痴剑无道!

    他虽然未必惧怕对手,但是胜负师身上还有任务,密宗五大高手才通知了一人。乾风子死后,五大高手便只剩下四人。

    想到两位主人的手段,胜负师还是决定先去完成任务再说。

    于是胜负师起身便要离开,结果就在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

    声音淡漠之极,胜负师闻言不由一愣,只见说话之人是一位黑发黑瞳的青年,身上半点真元都没有,端着茶杯淡淡的在品茶,甚至眼皮都没抬。

    胜负师冷笑一声说道,

    “怎么?你也想拦我不成?”

    青年放下茶杯,悠悠的说道,

    “自断一臂,滚。”

    “什么?”

    胜负师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这个看似平淡无奇的青年居然敢和他胜负师这般说话?

    “你当真知道你们在与谁说话吗?”胜负师也有些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声调提高了几分冷然说道。

    顿时周遭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这场面吓的卖茶小哥直接茶馆都不要了,拔腿便跑。

    胜负师冷声说道。

    “我只不过不想惹麻烦,但是并非我惧怕了你们,不要以为依仗着剑无道就可以在我胜负师面前嚣张。”

    “聒噪。”

    丁阳随手一扇,登时一股强悍无匹的劲风陡然袭来,胜负师心头一惊。

    狂风如怒涛一般,似真龙一样席卷而来,仅仅是随手一巴掌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威势,就连胜负师都心中直发寒。

    ‘哪里来的这么强的小子,这实力也忒逆天了吧。’

    胜负师慌乱之中,从怀中丢出一把骰子,抛向了这劲风,但是区区几枚骰子又如何能挡住丁阳霸道一击,无数骰子飞蛾扑火一般,被掌风湮灭。

    此时,胜负师的一颗心瞬间跌入了谷底。他本来以为这三人之中剑无道最强,谁曾料到,这个不起眼的青年居然这般恐怖,而且行事作风简直霸道,自己方才都收手了,却还是被那青年无端的攻击。

    胜负师无奈之下,只能丢出一个保命法宝,一个下品宝器护身境从他怀中掏出。才算勉强的挡住了丁阳的一击。胜负师喘着粗气说道,

    “你到底想怎样?”

    “自断一臂,再离开。”

    “什么?不要欺人太甚了!”

    还不等胜负师说话,丁阳又是一掌拍出,这一次直接使出了全力,登时一个巨大的金色巨掌从天而降。

    胜负师急忙说道,

    “且慢动手!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般对我?”

    阿英叉着腰说道,

    “那茶馆老板又与你有和冤仇?许你随意杀人,不许我们随意杀你吗?”

    胜负师吞了一口口水,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半晌,胜负师说道,

    “那些人都只是蝼蚁罢了,我们都是修士,何必相互残杀呢?”

    就在这时,那个平静的,没有半分情感的声音又响起了。

    “你可知,你在我眼中亦如同蝼蚁。”

    胜负师终于感受到了无尽的恐惧。这淡漠生命的声音绝非装出来的。

    丁阳又开口说道,

    “当然,杀你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你来自密宗。”

    胜负师闻言,登时身上打了一个哆嗦,失声叫道,

    “你是如何知晓我来自密宗的?”

    “你方才在山顶的话岂能逃过我的耳朵。”

    胜负师下意识的朝着山巅望去,此处距离山巅足足有数千米高,对方竟然连这都听的到?一时间,胜负师眼神中满是惊恐,不过很快胜负师便平复下了情绪。

    “你既然知晓我来自密宗,还敢与我作对不成?你就不怕我的主人杀了你?”

    “你知不知道,我丁九阳生平最讨厌的事便是被人威胁?”

    “你就是传说中的丁九阳?”

    丁阳嘴角挂着冷笑,看着胜负师,只见胜负师俊俏的脸因为惊吓而变的无比扭曲。

    胜负师终于知道这个青年为何如此强悍了,近日来丁九阳可谓声名鹊起,如日中天。密宗五大高手之一的乾风子便是死在了丁九阳手中。

    胜负师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丁阳的对手,向来都以杀人取乐的胜负师冷汗涔涔。

    只听丁阳淡然的说道,

    “不如我们也打个赌如何?猜对了,我便饶你一条性命。”

    胜负师一脸惊惧,而丁阳冰冷的话语再度响起,“你倒是猜猜看,我会要你哪条胳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