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9章 剑十七
    第1059章 剑十七

    麻衣男子这一次没有再回话,只是继续专注的施展着最为普通的基础剑招。!

    陆然朝着剑无道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

    “陆然冒失了。”

    说罢。便领着陆萧云去领罚了。

    所有少年听到“剑痴剑无道”的名号之后,瞬间幸喜若狂,他们万万没想到教授他们基础剑术之人竟然是剑痴!

    在听到陆然与剑无道的对话之后,陆萧云跟着陆然走到门口的那一刻,突然停住了脚步,他方才还一副委屈的模样,立刻荡然全无。随后少年身体微微战栗,轻声说道,

    “我陆萧云以后也要成为剑无道一样强的剑客。”

    ……

    归剑阁,一位络腮胡老者一边专心看着剑谱,一边心不在焉的说道,

    “你小子来啦?之前人界之事死伤了无数高手,于是我便罚你去带入门弟子,结果你却捅出这么大的篓子来。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麻衣青年没有回话,他知道宗主万啸天并非当真要处罚自己,只不过是演给其他门派的一场戏罢了。

    “宗主,是剑痴没有做好,让您为难了。”

    “罢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个性子,我知道提前知会你也没有用。得,我还得继续处罚你来堵住陆家人的嘴。你说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这么大个人了,做事总是这么毛毛躁躁。”

    谁会想到向来惜字如金的万啸天,会在剑痴面前展现出如此“婆婆妈妈”的一面。

    万啸天一脸愁容,显然对于如何惩罚剑痴又伤了他的脑筋。

    “罚你去后山面壁思过吧,这样刚好也能顺带堵住其他门派的嘴,见不到你这臭小子,我也能眼不见心不烦。”

    “是,剑痴领命。”

    “三个月别让我看见你哈,老老实实的去练剑去吧你。你这榆木疙瘩性格,我看啊,去后山哪里是惩罚你,简直是奖励你吧。”

    万啸天虽然板着脸,但是却隐藏不住眼角的笑意。他也不知为何,面对剑痴无论如何都生不起气来。

    随后万啸天像是慈父一般说道,

    “无道,剑离他性子野,不喜欢束缚,万剑宗的家业交在那小子手肯定是给老子我败光,所以日后万剑宗要靠你了。以后处事也要学着圆滑一点。你剑离沉稳,可惜是这性子不会转弯。记住,过刚易折。”

    “剑痴知道了。”

    “好了,下去吧,别再这碍眼了。”

    然后万啸天笑骂着将剑无道碾了出去。

    剑无道心如何不知道万啸天对自己的期望,只不过剑痴不喜欢当什么宗主,对于权力来说,他反而对练剑更感兴趣。可是剑痴知道,起万剑离,万剑宗更需要的是他。

    在剑无道刚转身要走之际,突然万啸天又说道,

    “无道,人界的那件事记得一定要绝对保密,否则他的身份一旦泄露,将会成为仙门最大的灾祸。”

    剑无道顿住身形,慎重的点点头便离开了屋子。

    万剑宗的人常说,剑痴永远没有烦心事,因为没有人看到过剑痴脸会有任何郁闷的情绪。

    而事实却是,剑痴也会有烦心事,只不过他专于剑术,只要他脑海一想起练剑,任何烦恼都会烟消云散。

    果不其然,剑痴踏向了通往后山的云梯之后,开始在脑海演练剑招,方才的那些俗事便被他抛在了脑后。

    剑痴不停的推演,脚下没有停留一直闷头朝前走。

    “我方才以‘平刺术’对敌只演化出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招来,仍旧差一招方能圆满。如何才能让自己的剑招达到大圆满呢……”

    剑痴脑海之不断的思索着有关剑术的事,当他回过神之后,赫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走到了一处洞穴之内,他回头一望,然后失声叫道。

    “遭了,我竟然误入了万剑宗的禁地!”

    在剑无道后悔之际,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剑之术,何谓圆满?剑画圆则满,剑画方则刚。”

    剑无道听到充满禅机的这句话之后,立即将自己误入禁地的事抛在了脑后,甚至连是何人在说话都没有在意,而是反复的咀嚼着老者的这句话。

    突然,剑痴顿悟,放声大笑道,

    “我懂了。剑之术,想要达到圆满,重点在与剑客,如若剑客能够以剑画圆,便能达到圆满。如若剑客以剑画方,则能使剑法刚猛。”

    本来苍老没有半点情感的声音,突然带着几分惊讶的说道,

    “小子,你叫什么?竟然能须臾之间领悟这番道理?”

    “在下剑痴剑无道。”

    “哈哈,好一个剑痴。好!好!好!”

    老者爽朗霸气的连说三个好字,剑痴则对于老者的表扬丝毫不在意,而是继续问道,

    “前辈,那么到底如何才能剑画方圆?”

    “小子,你可真是天生学剑的料,老夫本以为此生要带着毕生剑术入土了,没想到遇到你这么一个怪胎。”

    剑痴对于老者的表演与口所言的“怪胎”都没有半点情绪起伏,只是安静的聆听着对方的教诲。

    “以你的品性,剑画方易,剑画圆难。”

    “方为刚,圆为柔。你性子耿直,所以无需学如何画方,便能施展出最为刚直的剑术,但是若要学习如何画圆有点难度咯。不过也并非不可。”

    “前辈,望您能指点一二。”

    “老夫便教你‘剑十七’之术吧。”

    “‘剑十七’?”

    剑痴一脸茫然,显然从未听说过如此怪的招式。

    “不错,便是这剑十七之术。想学这剑法的话,你必须要完成一个任务。”

    “前辈请讲。”

    “你如若能画出‘正十七’圆方能学习此剑。”

    剑痴闻言,又陷入了沉思。

    “前辈何谓画出‘正十七’?”

    “给,拿着这个。”

    “树枝?”

    “对,用树枝,十七笔画出一个圆。”

    过了半晌后,剑无道才反应过来问道,

    “还不知道老前辈您高姓大名呢?”

    “小子,如若你悟出以剑画圆之法老夫再告知你姓名,如若你悟性不够,那么我们当未曾见过吧。”

    剑痴对于这个古怪老头的古怪说法丝毫不以为意,其他的所有事他都不在意,剑痴只在乎到底如何才能画出圆,让自己的剑术大圆满,于是剑痴便手执树枝,闷头研究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