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不屈的男人
    一道道强悍的气劲直飞天际,一朵朵看似柔软的云霞此时化作十方杀器,从天而降。!

    黄天霸则立于大地狂喝一声,顿时他身破烂不堪的衣衫轰然炸裂,露出了一身古铜色充满爆炸性肌肉的肌肤。

    “老子今天便要亲手屠了你!”

    大战一触即发。

    方圆十里尽是杀气,满天云霞化作百器攻向地面。

    这等威势惊人的手段众人何曾见过。

    而黄天霸怒目而视,好似战神金刚一般不屈的昂首望天,只见他双掌通红,像着了火一般。

    随即,黄天霸双手合十,然后缓缓拉开,一把赤红色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

    饮血剑!

    赫然是当年黄天霸丢弃不用的饮血剑,虽然后来落在叶无尘手,但是此剑注入了黄天霸的精血,只要黄天霸以精血召唤,便能从虚空之唤来此剑。

    黄天霸像是与多年未见的爱人相见一般,他婆娑着这把通体赤红的长剑。

    饮血剑,弑仙屠神。

    黄天霸熟练的将自己的手指划破,指尖的鲜血滴在了长剑的剑刃之,登时长剑好似活了过来一般,发出一声嗡鸣。

    单手持剑,傲然而立,此时的黄天霸好似天地之间的一只不屈的长矛,笔直的钉在了地。

    须发被从天而降的无数云霞兵刃劲气吹拂的乱舞。

    黄天霸剑指苍天,狂喝道,

    “鲜血,沸腾吧!老子是要屠灭你们这些狗杂碎。”

    狂猛的怒气瞬间如同火莲一般绽放,饮血剑携带的血气让黄天霸周身都好似浴血一般。

    血红一剑爆发出了无边的剑芒,只见一道异常强劲的剑芒怒斩苍天,剑芒飞入天际之后竟然化作无形,黄天霸已然将无形剑意运用到了炉火纯青之境。登时与天际落下的云霞撞击在了一起。

    红色剑芒让天空之的云霞不断炸裂,云层之的乾风子微微邹眉,他没想到世间竟然还有可以击破他‘云霞化兵’之术。

    乾风子冷笑一声,漠然说道,

    “萤火也敢与皓月争锋?罢了,让你见识一下本座的力量吧。”

    乾风子单手凝聚真元,登时方圆百里之内的天地之气都汇聚到了乾风子的一掌之内。

    这一掌蕴含的恐怖力量让全场为之色变。

    “天极地玄!”

    九天十地好似全部都掌控在了乾风子手掌之一般,一掌击出,白昼与黑夜竟然开始交迭。

    明灭闪现之间,无匹的掌劲轰然落下。

    强悍的威势让地面之所有人的脸部肌肉都被带动的开始扭曲。

    下一秒,天地之间唯有一道金芒从天降下,好似天之天罚一般。

    黄天霸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他知道这一招怕是要分生死了。

    他猛跺一脚大地,顿时,地面出现了五道宽达十多米的恐怖裂纹,像是五个深渊一般由远及近的靠近了黄天霸所站的心处。

    地脉之力竟然幻化做无剑意凝聚于饮血剑之。

    长剑指天,不屈一剑刺出。

    两股无匹的劲气终于在万众瞩目之下装在了一起。

    毁天灭地的一撞,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量。

    时间停止,炸裂声轰然响起。

    顿时,盘龙山彻底被这猛烈的劲气所覆盖。

    当尘埃落定之后,黄天霸周身都好似烧焦了一般,只见他手握长剑,长剑深深的插入了土,他这才没有倒下。

    反观天际,乾风子身灰色的道袍也碎裂了,但是情况却黄天霸好了很多,冷漠的声音响起。

    “区区蝼蚁,竟然敢与本座对抗,简直是不自量力。”

    黄天霸口含着一口血水吐了出去,声音也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

    “杂碎!”

    登时乾风子目光一凝,仙人之威一览无余。

    “废物也敢口出狂言?”

    在乾风子要一掌灭了黄天霸之时,战云海跑出来恭顺的说道,

    “乾仙君且慢动手,交于在下来处理他吧。”

    乾风子冷笑道,

    “哦?你有更好的手段?”

    战云海也跟着笑了一声,那阴毒的笑声令人难以忘怀,好似一只毒蛇一般说道,

    “我要让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转眼,战云海阴毒的看向了黄天霸,黄天霸此时还留有一点意识,听到二人对话之后,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发出了一声不屈的怒吼,

    “老子终有一天会以手万丈之刃屠尽你们这群垃圾。”

    战云海冷笑道,

    “可惜怕是你等不到那一天了。跪下!”

    说罢,战云海反手一巴掌,黄天霸被打的浑身一颤,不过他仍旧死死抓着长剑,勉强的支撑着已经似烛火一般在风摇曳的身子。

    “老子从不像鼠辈下跪。”

    “啪!”

    又是清脆的一巴掌,战云海狠狠的说道,

    “让你嘴硬!看来你是想尝试一下十八断魂掌的威力。”周围人听到这个恐怖的功法不禁打了一个冷战,这手段是战云海成名之前使用的招式,阴毒无,据说了他十八断魂掌之人,十八日内不会死亡,而全身经脉、骨骼尽断,每一秒都像是在地狱之煎熬

    一般,直到身躯化为血水,意识彻底磨灭才会死去。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跪下,交出秘籍。”

    这么些年来,战云海无时无刻不想要获得黄天霸的秘籍,可惜自己使尽了各种办法都奈何不了黄天霸,今日终于将黄天霸死死的踩在脚下,战云海疯狂的蹂躏着黄天霸。

    倔强的男子虽然奄奄一息了,不过目光仍旧是那么倔强而明亮,在宛如屠夫一般的战云海面前,黄天霸竟然仰天长啸。

    “杂碎,老子永不会向懦夫低头,即便是你借他人之手胜了我,在老子面前,你终究还是杂碎而已。呸!”

    又是一口血水吐到了地。虽然方才一战,黄天霸展示出了让所有人都震撼以及令众人敬仰的实力,不过此时,他仍旧逃不掉死亡的审判。

    这一次黄天霸的话语让战云海的脸因为愤怒而彻底扭曲变形。

    “我要玩死你!有种继续嘴硬!”说罢,战云海掌心出现了一团恐怖的黑色雾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