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天墟神宫
    天墟神宫,仙门最为神秘之所,地位甚至还在五大宗之,传闻天墟神宫之主天墟道人五百年前便成为了仙门第一人,随后天墟道人便随着天墟神宫一同归隐,从此天墟神宫便成为了一个传说。!

    有传言称天墟道人早已修成金仙之躯,撕裂仙门穿越到了其他世界,也有传闻说天墟道人并未飞升,仍旧与其他两大隐世宗门一同镇守着仙门。一千年前,五大宗还未成气候,那时天墟神宫、琉璃城以及万剑宗的前身封剑宗为仙门的三大巨头,随着时间推移,岁月变迁,昔日三大巨头早已隐匿在历史的尘埃之,如今唯有当年的封剑宗后来还传

    承着衣钵便是今日的万剑宗。

    另外两大宗门却都消失不见了。至于为何消失仙门之传闻无数,却无一个确切答案。

    不过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三大隐世宗门之赫然有金仙一级的强者存在,无数传闻、典籍甚至口口相传都印证了这一点。金仙,在仙门乃至无数修仙世界,都可以称之为传说级别的高手,步入金仙便有了凝聚神格的基础。金仙对应着的是金丹期,体内一旦凝结金丹便能施展无神术,即便在寻常仙人眼都是“神”一般的存

    在。

    有关金仙大能的能力传闻多如牛毛,诸如可以横渡虚空,掌控空间,甚至能创造生命,如此能力已然达到了地球传说顶级神仙的境界了。

    可是在低位面修仙星球,金仙极为稀有连仙门之,五百年内再无金仙,最为接近金仙之人则是号称天下第二剑的黄天霸。

    不过黄天霸却始终未能在体内凝结金丹迈入金仙,如今也只是天仙巅峰之境。

    被黄天霸挑战的战云海也可谓仙门一大顶级高手,甚至被公推为百年内第一人,他的实力起黄天霸还要弱一筹,距离金仙更是遥遥无期。

    不过这两人在金仙不出世的情况下,还是代表了仙门最强战力,所以黄天霸的战书一下,整个仙门都轰动了。

    无数高手纷至沓来,盘龙山数日来云海大阵洞开,每日都有无数虹芒在盘龙山闪耀,短短几日,盘龙山高手云集,整个仙门九成高手都齐聚盘龙山。

    这等盛况数百年难得一遇。

    黄天霸再度复出,当年天下第二,剑指如今仙门第一人。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一睹当世最强的两位高手之间的较量。

    可是虽然盘龙山聚集了无数大能,一连几日却都未曾有人见过战云海的身影。

    ……

    云海之巅,仙门之极,一处缥缈的宫殿横亘在此。千百年来有关这座宏大宫殿的传说不知凡几,但是有资格能入得此处之人却寥寥无几。

    一位身穿铠甲的老者跪在仙宫之外,如若有人识得这位彪悍的老人不禁暗自咋舌,连仙门第一人战云海求见都要跪拜,此处仙宫莫不是当真住着真正的仙人?

    云雾缥缈之间,两扇镂空雕刻着精美的花纹的古朴大门悠然打开。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进来吧。”

    战云海闻言这才敢起身,他恭恭敬敬的走入大殿,目不斜视朝着座首之人拜了三拜后才敢开口。

    “拜见天墟真君!”

    只见大殿高处一位面如璞玉,一身道袍,浑身下都透露着缥缈出尘仙气的年人声音无喜无悲的说道,

    “起来吧,你此来所谓何事?”

    “天墟真君,黄天霸逃出来了。”

    骤然间,大殿之内空气一滞,气流随着座首之人情绪变化而波动,战云海登时拜服在地,大气都不敢出。

    天墟真君仍旧以没有任何情感的声音说道,

    “此事我知晓了。你下去吧。”

    战云海闻言,不敢耽搁,急忙退下。天墟真君身侧一名面容刚毅的弟子将战云海带了出去。

    二人对话极其简短,待战云海走后,那两扇精美的巨门再度“咣当”一声合住,似乎预示着这座宫殿以及宫殿主人生人勿进的威严一般。

    大殿之内,陡然间一个魔气森森的身影缓缓飘出。随后魔音阵阵说道,

    “天墟,你遇到了什么难题了吗?”

    “没什么,小事一桩罢了。那副躯体你炼化的如何了?”

    “用你的战神玺只能勉强压制住那丫头体内的血脉之力,可是要炼化怕是还需要一些时日。”

    “凌天魔主,你来我这里已然有数月了,我看你实力恢复的很快,假以时日回到巅峰也未尝不可。为何你要急着炼化那少女。”“吾虽然功力损伤大半,不过‘窥天之术’尚能使用,从地球离开之时,吾卜了一卦,卦象提示有二人对吾极为重要,一人便是我带来的那个地球人,另外一人则是这个少女,可惜吾终究还是无法施展全力,

    这卦象也只能拆解十之五六。”

    天墟似乎对于凌天魔主的卜算之术非常感兴趣,他竟然破天荒的笑着说道,

    “凌天道友,何时为本座卜算一挂啊?算是对借你战神玺的酬劳如何。”

    魔主爆发出了阵阵尖锐刺耳的笑声,一时间魔气荡漾,凌天魔主随后开口说道,

    “你这天墟老儿,还是一如既往的精明,吾的卜算之术可窥得一丝天机,岂是这么容易便使用的,弄不好吾有可能受到天道反噬,不过吾向来不喜欠人恩情,既然你提出来了,那便给你卜算一挂吧。”

    说罢魔主手臂一展顿时一团墨绿色的魔气如同屏风一般出现在了两人面前,魔主咬破手指,一滴精纯的魔血滴入到了那团魔气之,顿时魔气变的无狂暴。

    随后凌天魔主朝着虚空频频点去,赫然是按照星辰方位在点,很快大殿之便形成了一副异的星云之图。然后魔主随手采摘了天墟身的一缕命气投入幕布之。

    凌天魔主口念念有词,他半透明的虚影身体似乎有些无法承受某种强大的力量。

    甚至在他额头都渗出了汗水,看起来凌天魔主极为吃力,不知过了多久,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魔主口突然爆喝一声,“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