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荒城、剑客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莫愁、莫言二人赶到之时,陆天明已然剩下了半口气,气若游丝的他手中死死的握着那个装着程新泽魂魄的瓶子。

    灭情师太看到陆天明的惨状登时便放声大哭了起来,莫愁师太还算镇定,她冷静的说道,

    “快想办法救天明,不然恐怕他真的要死了。”

    灭情师太这才反应过来。于是他们二人急忙运用真元注入到陆天明体内,过了片刻陆天明咳嗽了一声后,才总算舒醒了过来,不过他胸前被人一剑贯穿,伤口竟然受到了严重的腐蚀。显然幽魂的剑有剧毒,伤口上还泛着绿色的光

    芒。

    陆天明艰难的说道,

    “我……怀中有殷杏草炼制的丹药……可以解毒。”

    灭情师太慌乱的掏出丹药给陆天明服下,陆天明苍白的脸色总算好了一些。

    陆天明自己又从怀中取出了一种外敷的草药,示意用这个草药敷在伤口上。

    灭情师太照做之后,陆天明总算捡回了一条命,如若不是灭情师太他们及时赶到,外加陆天明自己医术高明,怕是今日真的要死在幽魂手上了。

    等陆天明的情况好转了一些后,灭情师太与莫愁二人将陆天明带回了客栈。回到客栈,众人见到陆天明伤势如此严重,都为他感到担忧,丁阳替陆天明查看了一下伤势之后发现已经没有了生命威胁。然后又简单的帮绝情谷谷主处理了一下手臂的伤势之后,灭情师太将那个陆天明

    用生命换来的魂魄交给了丁阳。

    “这是魂魄。丁公子可有还魂之法。”

    “放心好了,这件事交给做吧。你们负责照顾陆谷主即可。”

    莫愁还是不放心的说道,

    “这里有莫言一人就够了,我还是帮你吧。”

    丁阳知道莫愁师太爱女心切,便同意了。两人来到了程新泽的房间内,丁阳盘膝坐在程新泽背后,双臂贴在她的脊背之上,真元运转,开始凝聚程新泽的魂魄,当三魂其中的两魂聚顶之后,程新泽头顶处隐隐出现了两道亮光,随后那两团亮光分

    别落在她的双肩之上。

    丁阳将玉瓶打开,一团白色气体径直飞出,丁阳伸手凌空一抓,登时那团白色气体便掌控在了丁阳手心,然后丁阳猛然将手中的白气打入到了程新泽的体内。

    很快,奇异的一幕出现了,程新泽头顶处也出现了一团亮光,三团亮光如同三个火苗一般发着亮光,这三道光便是程新泽的三魂。

    替程新泽还魂后,丁阳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等她静养几日便会好起来。”

    莫愁感激的说道,

    “多谢你了,丁公子,您的恩情,莫愁没齿难忘。”

    丁阳摆摆手,便离开了屋子。

    ……

    枯藤、老树、昏鸦。

    一位孤独的剑客,在夕阳下坐在废弃的城头喝着酒。此情此景正应了他此时的心境。

    乌鸦刺耳的叫声响彻四野,荒凉的荒野之上夕阳映红了一片。

    剑客举起手中破旧的酒囊,将剩下的半壶烈酒洒在了城头之上。

    “义父,我定会救你出去的。”

    不知何时,一个黑色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城头之上。剑客眉头微邹说道,

    “怎么是你。”

    突然黑衣人传来一声桀桀怪笑说道,

    “为何不能是我。”

    “你是在跟踪我吗?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剑客萧索的眼中爆出一抹精芒,黑衣人却淡然的说道,

    “今日是他被囚禁的纪念日,所以我定然知道你会来此。当年他便是在此城头,仰天狂喊出的那番话。”

    “可惜当年我未出生。”

    “当初他被擒住,将一缕神魂剥离出体外,那神魂足足沉寂了两百多年才重新寻得宿主。我竟然对此事全然不知,如若我早些能找到他的神魂,也不至于让他困与囚笼之中三百年。”

    “你到底找我所谓何事?”

    “你为何总是对我如此冷淡,怎么说我也是你义父的朋友。”

    “你不配。”

    剑客说的干脆利落。

    而黑衣人却也不生气,他嘶哑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救出你义父。”

    “我自己一人足矣。”

    “哈哈,不愧为三麒麟之一的叶无尘。可是你知道如何救出他吗?”

    “此事我自会探寻,无需你指手画脚。”

    “当年他的那缕神魂寻到宿主后,便收养了你。并且传你不世剑术,可惜他的神魂还未修得大成便又被那些人寻到了。当年如若不是我救你,你早就死了。”

    “当你不是你出卖我义父,他也不会被那些人发现。”

    “哦?看来你对我所做之事有所误解。”

    “在没有激怒我之前,我劝你还是快点滚吧,我不想见到你。”

    “你还是这么冲动。当年我是听从了你义父的命令,才不得不用他神魂附体之人的性命换取了你的性命。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多说无益,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的。”

    幽魂桀桀笑道,

    “信与不信全取决于你,我今日来只是想提醒你,你接下来的对手丁九阳怕是不那么好对付。”

    “你是信不过我手中的剑?”

    剑客横眉冷对,星目一凝说道。

    “桀桀,你的剑以及你的剑道自然是世间罕有,与另外两个蠢材齐名真是委屈你了,怕是剑痴在你面前也会黯然失色。不过明日你的对手怕是不比剑痴弱。”

    “我亦不比剑痴·剑无道弱。”

    当剑客一说起剑,瞬间便的无比自信,这是一种唯有顶级剑客才有的气魄,与方才喝酒颓然的他判若两人。

    “既然如此,明日我只能祝你好运了。希望你能够战胜那小子,这样我便也少费些手脚。”

    “哼,天下间还有谁能敌的过我手中的剑。”

    “年轻人,自信是一件好事,可是过分自信怕未必是件好事。”

    剑客剑眉一挑说道,

    “你是要找我打架的吗?我说了,让,你,滚。”

    黑衣人的鬼面具之下到底是何表情,无人知晓,过了片刻后,幽魂终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荒城城头。不知是他畏惧了青年,还是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