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章 诡谲相会
    ,精彩无弹窗免费!

    燕子坞,机关城。

    远远望去,燕家机关城就好似一座钢铁打造的城堡一般。

    机关城号称仙门第一城堡,这座由上万个机关组成的城堡,怕是五大宗全力联手攻打没有个三五年也打不下来。

    此时在这座全世界最为坚固的机关城之内,一个八字胡中年人正在与一名精神矍铄的老者对弈。

    “又是一甲子了啊。”

    八字胡中年人手执白棋从容落子。反观老者举棋不定,眉头紧邹,半晌口中才说道,

    “当年我们两人关押起那厮,从鬼希婆口中得知让那个家伙开口的办法,这已经是第五个甲子了,怕是那人仍旧不会说出剑谱了的下落。不知这一届大典会不会出现鬼希婆所言的真命之人。”

    老者自认为走出了一步妙招,顿时紧锁的眉头松开,黑子落下,白子瞬间被蚕食了大片。老者棋艺水平建树颇高,可是却总是败给面前的这个八字胡的家伙。

    “战兄。你难不成真把宝全部压在了那个鬼婆子身上吗?”

    燕金鹏想都没想白子便落了下去,顿时黑子一条大龙被吃,老者见状登时一脸颓然,自己又被对方算计了,他已然记不得自己是多少次败在了燕金鹏手中了。

    输掉棋后,堂堂仙门第一人战云海就像是孩子一般气鼓鼓的直接将手中的棋子丢入框中说道,

    “不玩了,不玩了,你总是赢我有意思吗?”

    燕金鹏哈哈大笑说道,

    “承让承让。”

    老者输了棋后便站起身来像是赌气一般直接离去,老者身旁的一个小道童模样的少年也紧跟老者的步伐跑了出去。八字胡显然也习惯了老者素来的作风,并未挽留,而是在认真的收拾棋盘。

    待老者离开后,一个身穿紧身铠甲带着一副铁面具之人从屏风后走出拱手说道,

    “城主,这次真武大典您有何打算。”

    八字胡收回笑脸,森然一笑说道,

    “那老头笃定的相信鬼希婆的鬼话,整整三百年了也没从那人口中套出什么,这一次我要用自己的法子了。”

    “可是……这样不会激怒战云海吗?”

    “哼,那只老狐狸还不知道心中打着什么算盘呢,不过和我比算计怕是还差的远呢。”

    说罢,燕金鹏把玩着手中剩下的一枚白子,神色之中带着几分得意之色。

    走出那个偌大的机关城之后,少年不解的问道,

    “师父,你的棋艺明明比燕城主高,可是为何你每次都输啊。”

    老人方才还一脸赌气的模样,瞬间变得高深莫测的说道,

    “倘若我总赢,他还会与我玩吗?”

    说罢,老者负手径直大踏步的朝前走去,留下少年一脸茫然,口中喃喃的重复着老者的话。想了一会后,少年一脸茫然的大声说道,

    “可是师父,您为何每次输还要和他玩啊。”

    此时老者早已走远,只留下少年追逐老者的身影在夕阳下越拉越长。

    ……

    陆天明手中亮着一盏烛火,鬼哭狼嚎的风声让烛火在风中摇曳,仿佛随时都会灭了一般,可是陆天明却并不担心烛火灭掉,这是陆天明施展的一种秘术,这烛火叫做“魂兮烛火”可用来寻找失去的魂魄。

    他跟随着烛火的指示一路来到了这座荒废已久的鬼泣山下。

    陆天明一直赶路,此时天色已暗,陆天明手持烛火继续朝着山上攀爬。

    半个时辰后,他终于爬到了山巅,风声更加可怕,似万鬼齐声哭嚎一般。陆天明心中暗道,‘难怪这里的居民都搬走了,这般鬼哭狼嚎常人如何受的了。’

    就在陆天明心念甫动之际,顿时一个黑影闪过,陆天明瞳孔一缩。

    “什么人?”

    可是那黑衣来无影,去无踪,一转眼就消失了。

    陆天明手中的烛火赫然摇曳着指向了黑衣人逃窜的方向。

    “莫非是此人夺走了魂魄?”

    陆天明急忙上前追赶,一黑、一绿两道虹芒在山涧闪烁,对方身形极快,陆天明咬着牙死死的追赶才没有被拉开距离。

    两人很快便来到了深山之中,突然,那道黑影停住了脚步,随后发出了阵阵桀桀怪笑。一个全身黑衣,衣服上还有烫金花纹的男子出现在了陆天明面前,那诡异的男子脸上带着一个恐怖的鬼脸面具,怪笑之声还未落,顿时,那怪人便悍然出手,鬼爪一般的手臂猛然探出,直奔陆天明的面门

    而去。

    目光一扫,此人手臂之上也带着黑色乌金手套,双爪宛如闪电一般攻来。陆天明急忙出手招架,可是与那怪人触碰过后,一股阴寒之气顺着对方的手臂传到了陆天明周身,陆天明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好诡异的招式。”

    微微愣神之后,陆天明奋起反击,而那怪人手上却光芒大盛,幽幽的绿色光芒仿若鬼火一般从幽魂双臂之上频频迸发而出。

    陆天明瞳孔一缩,擂台之上程新泽使用的招式赫然这一招如出一辙,只不过面前的黑衣怪人施展出来实力更强。陆天明厉声喝道,

    “难道当年是你掳走了我的孩儿?”

    幽魂并不答话,反而怪笑之声更盛,山谷之中不停的回响着桀桀怪笑之声。

    陆天明祭出长剑,他决定要快速解决战斗,抓了此人细细问来。陆天明手握宝剑“银月”,猛然当空一斩,寒芒在月光的照映之下,光华耀眼,寒芒森然。

    倏然,幽魂也从背后抽出一把长剑,碧油油的长剑散发着诡异的绿光,长剑一剑刺来,这一剑赫然是陆天明家传剑法“一剑落黄花”!

    对方竟然可以施展出自己家传剑法之精髓,两人同时施展出一模一样的招式,更让陆天明惊疑万分的是,对方的剑术甚至还在陆天明之上!

    陆天明可是剑圣陆青峰之子,家传剑法向来不外传,陆天明强压住自己心中宛如惊涛骇浪一般的惊讶,沉声问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

    嘶哑的声音响起,

    “哥哥,你难道忘记了我吗?”

    陡然间,陆天明瞳孔一缩,失声说道,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桀桀,想我死,怕是没有那么容易。我的好哥哥,我就没有你那么心狠手辣,我绝不会让你死。”

    幽魂淡然的说出这句话后,突然声音变得凶厉无比的说道,“陆天明,我要让你痛不欲生的一直活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