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章 伏龙锁
    ,精彩无弹窗免费!

    段天仇在这一掌刚猛的力道之下,被震的真元逆转,呼吸一滞,“噔噔瞪”连退数步。

    反观丁阳,潇洒的负手而立,身上纤尘不染,哪里有半点受伤的模样。

    全场愕然!

    段天仇一轮猛攻,怕是仙门之内能够与之抗衡之人,除了各大门派的顶级高手,年轻一辈之中只有寥寥数人而已。

    而丁阳则在这种攻势之下居然全然没有半点伤势了。

    当众人看到丁阳那副模样之后,才知道多半段天仇刚才果真没有一拳打中了丁阳。如若真是这样的话,人们实在无法想象,丁阳到底有多么强悍。

    打算终止比赛的那位中年人也楞在了原地,失声道,

    “什么?怎么会这样!那个小子居然没事?”

    他自己在段天仇的攻势之下,怕是也无法全身而退,随即那人喃喃自语道,

    “妖孽啊,仙门何时出了这么一个妖孽!”

    与此同时,擂台之上丁阳淡然道,

    “本来想看看魔皇之血觉醒后到底会达到什么程度。看来还差的远呢。”

    丁阳竟然像是一位长辈在点评小辈的实力一般,全场都傻眼了。

    如若不是段天仇此时失去意识,怕是能把肺气炸了。

    狂暴的段天仇完全没有理会丁阳,只凭借着本能意识继续要动手。

    魅影一般的身形再度闪现,段天仇又开始朝着丁阳发起了猛攻,一时间擂台之上,魔气大盛,全场在段天仇的威势之下发出了一阵惊呼。

    可是丁阳却淡然说道,

    “够了。也该结束了。”

    众人完全不知丁阳是何意,就在那团魔气森森的黑影突然出在丁阳面前之时,丁阳闪电般的踹出了一脚。

    瞬间,一身黑袍的段天仇就像是一道黑色流星疾驰而出。

    空中甚至还划出了一道黑色的轨迹。

    “轰!”

    段天仇被丁阳击飞出上百米远,直接来到了擂台边缘,狠狠的撞在了擂台的防护结界之上。

    全场顿时安静了。

    狂暴之后的段天仇威势之强,攻势之盛,完全一副碾压丁阳的态势,可是只是眨眼之间,局势就发生了逆转。短短片刻后,段天仇便惨然落败。

    段天仇丝毫不会觉得任何疼痛,怪物一般的他又爬了起来,可是这一次丁阳却不再给他半分机会。

    只见丁阳在眉心处一点,随后凌空虚指。一道金芒倏然飞出!

    沾染了丁阳眉心处凝练的精神力,那道金芒打在了段天仇身上之后,瞬间幻化出一个网。然后橙色的网上面丝丝发亮的纹路顿时将段天仇完全紧缚在了其中。

    任凭段天仇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而且段天仇越是挣扎的厉害,那橙色的网收缩的越紧!

    这一招便是九阳神功之中的一招叫做“伏龙锁”!

    前世丁阳施展出这一招可以囚住真龙。何况区区段天仇?

    一条橙色丝状长线链接着丁阳与段天仇,当段天仇完全无法再动之后,橙色光芒反而越盛,片刻后,双目猩红状若癫狂的段天仇终于恢复了清明。

    伏龙锁完全有精神力凝练成实质而催动,丁阳再度晋升境界后方能施展出这一招,所以精神力入侵段天仇识海,将魔皇之血驱散,段天仇这才恢复了正常。

    他发现自己居然被丁阳牢牢束缚住,这才知道这一战他败了。

    丁阳手段频出,段天仇还是败在了丁阳手中。

    落败后的段天仇一脸颓然,当丁阳解开伏龙锁之后,他来到丁阳面前,恭敬的行了一个大礼后说道,

    “天仇不敌阁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丁阳则平静的说道,

    “你伤我徒弟之事,我已然报仇,你我再无恩怨,如若你对我的言语不服,随时可向我挑战。”

    段天仇又行了一个礼说道,

    “天仇不敢。阁下实力高绝,您那番话并非妄言,祝愿丁公子可以在真武大典之中横扫天下,称霸夺冠。”

    丁阳看出段天仇这番话是出于真心,便微微颔首。

    见到这一幕的诸多长老无不面面相觑,他们本来还未如何制服段天仇而发愁,谁曾想,人家丁阳一招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最终,这一战,丁阳毫无悬念的获胜。

    ……

    远处山巅,一身红色锦衣青年手中折扇轻摇笑着说道,

    “归来兄,哈哈,这次赌约我赢了。”

    白色长衫青年淡然一笑,似乎并不在意输赢,很是大度抱拳说道,

    “恭喜剑离兄,此番当真还是你目光更准,看出了那位叫做丁九阳的公子实力更盛一筹,归来佩服的紧。”

    “非也,并非剑离我目光更准,你也知道,世间只有女人和酒才对我有吸引力,我可没有闲情逸致研究一个男人的实力。”

    “哦?那你如何笃定的认为这位丁公子会获胜?”

    “前几日在紫园花海出现了异象你可听闻?”

    燕归来终于收回了随意的神色,肃然的说道,

    “当日那等异象当真是百年难遇,燕某当真佩服的紧,剑离兄知道其中隐秘?快说来听听!”

    只见万剑离并未搭话,反而伸出了手臂似乎讨要什么东西一般。

    燕归来登时放声大笑道,

    “你啊你!燕某向来言出必行,打赌输与你,自然不会赖账。”

    说罢,燕归来便将自己随身携带了二十多年的贴身玉佩交给了万剑离。

    万剑离把玩着古玉说道。

    “堂堂燕归来怎么会赖账,我只是好奇这以机关之术闻名天下的燕家家传古玉到底有何特殊之处。”

    燕归来笑着说道,

    “那就要你自己研究了,燕某只能告诉你,此玉可抵千万文。”

    万剑离闻言并未表露出任何惊奇,把玩一阵没有看出任何端倪后,便随手收好,仿佛那价值连城之物只是寻常玩意而已。

    突然燕归来冷不丁的说道,

    “倘若真如你所言,我甚至开始期待下一轮你与这位丁公子的对决了呢。希望胜出的那人是你,这样我们便能在决赛中再度一决雌雄了。”

    万剑离则懒散的说道,

    “哈哈,能否进入决赛可不是我万剑离所关心的事,不过,明日之战胜出的必将是我。”万剑离异常坚决的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