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八章 一剑斩天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斩天断仇,这是段天仇的错号,更是对他的评价。而这个错号的由来还有一段传奇故事。

    提起这个霸气的错号,还要追溯到十数年前,当年年仅十四岁的段天仇只是魔天尊教一个刚入门的低阶门徒,魔天尊教有一个很奇怪的规矩,那就是入门派之时要从门派之中挑选一只宠物来养。

    而段天仇则挑选了一个和他曾经喂养过的狗很相似的一条小黄狗。

    入门后半年内为考核期,唯有通过考核的人才能成为魔天尊教的正式门徒。而这半年内,必须要和自己的宠物同吃同睡。

    半年的魔鬼训练让多少想要进入魔天尊教的少年都放弃了,可是有一人却一直咬牙坚持了过来,并且更是在淘汰率高达95%以上的入门考核之中,段天仇以优异的成绩成功的晋级。

    本来段天仇以为自己即将要成为魔天尊教正式门徒,可是没想到考核还有最后一项终极任务,那就是亲手杀掉自己养的宠物。

    段天仇看着那条叫做阿黄的狗,最终选择了放弃。

    考核官看到段天仇居然在最后一个考核之中做出这等选择,气急败坏的考核官怒骂道,

    “真是废物,连一只狗都不忍心杀,还要加入魔天尊教?我们门派绝不会收你这种废物,你滚吧!”

    段天仇无奈,正要打算离去,那个曾经和段天仇有过一点过节的考核官更加癫狂的说道,

    “蠢东西,你以为这些宠物我们魔天尊教会替你养吗?你就算不加入门派,我们也会屠宰了吃肉。”

    说罢,那名考核官便当着段天仇的面一剑杀死了阿黄。

    顿时,段天仇眼神变的凌厉了起来。只听段天仇冷然说道,

    “你居然杀我的阿黄?”

    “废物,杀你狗又如何?”

    顿时,血眼通红,魔气吞天!

    倏然见,一把长剑从剑鞘之中飞出,长剑剑光一闪,考核官人头落地!

    魔天尊教建教数百年来,还是头一回有人敢杀考核官,顿时,其他考核官便炸开了锅!

    无数教徒纷纷拔剑要将段天仇杀之而后快!

    可是,剑已出鞘,势不可挡!

    杀不尽仇敌,不归鞘!

    这便是他手中的拿把叫做“不归鞘”的宝剑名字的由来。

    手持长剑的段天仇长剑斩天,一连杀了魔天尊教中阶教徒一十三人,长剑方才归鞘。

    斩杀完众人之后,段天仇抱起了阿黄,低声说道,

    “你们杀我的阿黄,我要斩你们的头。”

    这件事居然惊动了魔天尊教的教主,这可是数百年来魔天尊教出过的最大的事件了。

    当教主亲自审问段天仇,问到他为何杀人之时,段天仇只是木讷的说道,

    “因为他们杀了我的阿黄。”

    “放肆,狗比人命更重要吗?”

    “阿黄不是狗,是朋友。”

    “朋友?”

    魔云教主微微诧异,突然,他开始对面前下跪的少年有了几分兴趣,魔云教主厉声喝道,

    “把一条狗当做朋友便能杀害同门吗?杀了同门就该罚,罚你入天牢承受七七四十九天火刑之罪。是生是死就看你造化了。段天仇,你可服?”

    “我不服!考官侮辱我。他说我是废物,不敢杀一条狗,不配加入魔天尊教。天仇不是不敢杀,只是没有杀阿黄的理由。”

    魔云叫做越发觉得这个少年有意思了,于是说道,

    “哦?你杀人必须要理由吗?”

    “杀或者不杀,都必须要理由。”

    “好!杀或者不杀都必须要理由。说的好,有赏!领完罚后,如若不死,你便是魔天尊教天狼舵副舵主。”

    魔云教主欣赏段天仇的勇气,也欣赏他的实力,更加欣赏段天仇是一个有原则的人,这个世上从不缺少天资聪颖实力高强之人,可是偏偏缺少有原则还有勇气坚持原则的人。

    七七四十九天后,满是烧伤的少年竟然真的活了下来,从此,象征着荣耀的黑色披风加身,至此,少年再未脱下过。

    黑色披风此时在风中猎猎作响。

    黑袍青年看着丁阳,眼神冷冽。他有一个要杀丁阳的理由,于是他便拔出了“不归鞘”。

    “我要杀你。”

    黑袍青年的话语平淡如水,丝毫不像是要杀丁阳,反而像是在询问丁阳吃饭了吗一样淡然。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世上的怪人很多,死在丁阳手中的怪人也不少。

    两人话不多说,段天仇战天一剑再度出手。

    何谓斩天?

    长剑一处,风云色变。

    即便是天,也挡不住段天仇手中这一剑。剑芒逆天而上,完全无法形容这一剑的剑芒到底有多么长,仿佛真的接近了天,不,仿佛真的一剑将天一剑两断。

    剑芒耀眼,如擎天巨柱一般的剑芒当空而下。

    丁阳不知何时手中也多出了一把长剑。

    太极双灵剑剑柄之上的太极图急速旋转,器灵与丁阳意识发生了共鸣,长剑心随意动,只见丁阳手中通体黝黑的长剑向上一撩,随手一剑一道丝毫不逊色于段天仇斩出的剑芒顿时激射而出。

    两道剑芒好似两条长龙一个斩天而下,一个逆势怒上。

    两相碰撞,顿时爆发出了宛如核爆一般的力量。

    段天仇最强杀招竟然被丁阳的剑芒一劈为二。那道好似将天空都要斩裂的剑芒居然直接分叉落下。

    全场寂静无声。安静的看着两位高手的巅峰对决。冷清秋彻底看傻眼了。王璐也惊出一身冷汗,昨日段天仇如若施展出这一招,王璐怕是早已见阎王了。

    被丁阳从中间劈开的剑芒落在了地上,顿时,大地被剑芒直接斩出了两道深深的痕迹。

    本来无人看好丁阳的主席台,无不被丁阳的力量震撼了。

    那些个大门派的长老甚至门主惊呼道,

    “此子到底是什么来头?连段天仇这样的变态都奈何不了他?”

    万剑离在远处看到两人对决后说道,

    “丁九阳当真没让我失望。归来兄,看来这次咱们的赌约你又输了。”

    “这匹黑马还真是让人意外啊。不过比赛还没有结束呢。这匹黑马到底是什么成色怕是现在还看不出来。”

    “哦?”万剑离闻言,继续朝着场中看去,只见黑袍下的青年退去黑帽惨露出惨白的脸森然说道,“看来,你要让我认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