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九章 恩怨情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见天际一头巨大的仙鹤突然降临,那仙鹤神骏无比,一双巨大的羽翼之上的羽毛洁白似雪片。

    而仙鹤之上坐着一位手持拂尘的美少妇,那少妇面容精致,一身淡粉色的鹅毛大氅,看上去出尘惊艳,宛如谪仙人降临。

    当灭情师太看到自己师姐之后,心中多年积怨如洪水一般爆发出来,尖声叫道,

    “师姐,当年之事可是你幕后所为?”

    莫愁轻盈的从仙鹤上掠下动作说不出的飘逸动人,只见美少妇淡然一笑说道,

    “师妹,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灭情师太终究不善言辞,她嘴唇发抖,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而一旁的绝情谷谷主踏出一步,来到灭情师太面前厉声说道,“莫愁,休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当年那位来我这里看病的少女可是听了你的指引,你明明知道那少女身中寒毒,医治之法颇为尴尬,但是你却故意而为,并且还暗中让莫言恰巧在我治病之时前来撞见这一切

    ,莫愁你好狠毒的心肠!”

    美少妇娇笑道,

    “陆天明,你有何证据?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凭空猜想,休要含血喷人!你自己做了见不得光的事反倒怪在了我头上吗?”

    “哼,那玉佩如何解释?当初如若不是看到那枚玉佩我岂会答应?”

    莫愁丝毫没有半点惊慌的说道,

    “玉佩吗?早已丢了,不知是被哪个贼人捡去有意害我。”

    “你……”

    陆天明一时气急,竟然说不出话来。

    阿英见状眨眨眼突然说道,

    “我有证据!”

    顿时全体目光都集中在了阿英身上,只见阿英胸有成竹的说道,

    “这位师太说被污蔑了,我有法子可以还你清白。”

    莫愁看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笑道,

    “哦?你这娃娃有办法?说来听听。”

    “当年知晓此事的当事人还有一人,就是那位死去女孩的父亲!”

    莫愁大笑道,

    “那已然是百年前之事了,恐怕那位老丈早已作古了。”

    阿英眨眨眼说道,

    “这位师太,你既然不知当年之事,百年前是怎么推断出来的呢?为何你又知晓那位死去的女孩的父亲不是修道之人?早已作古的说法又是如何而来呢?”

    “这……我只是随口一说!”

    莫愁掩饰的极好,丝毫没有半点慌乱。

    阿英抬起头颅盯着莫愁自信的说道,

    “你可知天下间有一种秘术叫做‘还魂之法’?这等术法能让死去的人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凝聚魂魄,师太如果有兴趣咱们可以当场验证一下,找来老丈或者死去的女孩魂魄与你当面对质可敢?”

    这一次,莫愁终于忍不住了,她冷然说道,

    “到底是哪里来的丫头,没有半点教养,竟然在此胡言乱语!”

    莫愁竟然突然大怒,然后闪电般出手,一双宛如钢铁般的手臂直接朝着阿英猛的抓来。

    丁阳冷声喝道,

    “敢动阿英?当真不把我丁九阳放在眼中。”

    只见丁阳身上怒涛一般的气势陡然升腾,旋即,丁阳也拍出了一掌,顿时金芒大盛,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从天而降!

    金色巨掌上面古朴的符文发着亮光,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横压而下,顿时莫愁的鹅毛大氅被威压弄的随风乱舞,莫愁一掌硬生生的收了回去,她何曾见过这般威势的一掌。

    如神佛降临打出的一掌让莫愁心中惊骇万分,世间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超级高手?

    莫愁自知不敌,身形急速暴退,虽然莫愁实力平平,但是不得不说逃跑的身法绝对是一流,世间鲜有人能从丁阳的巨掌之下逃走,而莫愁便是其中之一。

    一掌过后,莫愁心有余悸的看着阿英身旁的丁阳说道,

    “这小子好生了得。险些就着了他的道。”

    与此同时,阿英大笑道,

    “这位师太,什么‘还魂之术’都是我骗你的,你又何必激动呢?我哪里会什么秘术哈哈。你也太高看我了吧。”

    莫愁自知被这小丫头给骗了,顿时恼羞成怒的大叫道,

    “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阿英义正言辞的说道,

    “只想为当年的事找回一个公道!”

    莫愁仰天长啸道,

    “公道,你这小娃娃知道什么是公道?”

    陆天明此时开口道,

    “莫愁,当年是我始乱终弃,负你在先,你对我惩罚我无话可说,但是莫言怎么说也是你的同门师妹,当初之事连莫言也被牵扯在了其中啊。”

    只见美少妇冷然一笑说道,

    “始乱终弃?说的到轻巧。你可知我肚子里早已有了你的骨肉!可是你却在见到我师妹之后移情别恋!陆天明,你真是混账!我恨不得食你肉!日日夜夜都盼你死!”

    绝情谷谷主颓然说道,“什么?你居然怀我的……对不起,都怪我当年年轻不懂事,当初你我二人初识,的确相谈甚欢,可是我从未把你我二人的感情当做男女之情啊,我一直都把你当成妹妹,那一晚我们对酒当歌,谁曾想居然

    都喝的不省人事,酒醒后方知与你……我向来酒力尚可,谁知道那晚就……”

    绝情谷谷主眼神之中满是痛苦之色,他继续说道,

    “我自然不知你还怀了我的骨肉……如若我知晓,定然不会轻易负你。”

    “陆天明,说什么都无用了,你这负心人还装什么可怜!”

    “我们的孩子如今何在?”

    “还有脸问孩子?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被你这狼心狗肺之徒掳走了,你还在我面前装?”

    “我没有啊!我都不知我们有孩子!”

    说罢绝情谷谷主将手指插入了乱蓬蓬的头发之中。“陆天明,此时还敢在我面前伪装,普天之下除了你陆天明还有谁会用离月镖?掳走我孩儿那日用的暗器正是离月镖!我还记得那天月黑风高,突然一个黑衣人闯入了我的屋内,抢走了我的孩儿,然后当我

    追出去时,险些中了你的离月镖!陆天明,还我孩儿!”

    说罢,莫愁欲再度欺身上前想要杀掉陆天明,只见陆天明神色颓然,站在原地似乎要以死谢罪。

    就在此时,阿英突然大叫道,“此事有蹊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