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八章 振聋发聩
    ,精彩无弹窗免费!

    灭情师太本来就中了剧毒,此时心中急躁,一时间被压制的剧毒攻心,让灭情师太情况又有些危急了。

    阿英焦急的说道,

    “都怪我不好,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和师太你说出真相的。”

    一向板着脸不苟言笑的灭情师太此时居然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说道,

    “阿英,谢谢你,不仅不该怪你,反而我还感谢你为我解开了藏在心中多年的心结。”

    阿英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

    “只是刚巧不知道什么情况看到了百年前发生的情况罢了。”

    “无论如何,我灭情欠你一个人情。”

    “师太,咱们还是先想办法出去吧。”

    “好!”

    灭情师太话音刚落,顿时周遭景物开始变得模糊起来,阿英知道又要时空转换了,所以阿英并未惊慌,只是颇为无奈的说道,

    “怎么又来?”倏然,四周的景物急速拉升,果然时空开始变幻,阿英急忙一把拉住灭情师太,两人直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身体也似乎不断的被拉升。这种感觉维持没多久便恢复了正常,当两人稳住心神后,发现他们已

    然再度回到了谷主所在的小院门口。

    而身旁丁阳和张曦月也好端端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阿英再度看到丁阳,激动的叫到,

    “师父!”

    说罢,便扑到了丁阳怀中。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有师父在,不要担心。”

    丁阳沉稳的声音让阿英心中觉得无比安定。

    张曦月也热切的说道,

    “师父,你还好吧。”

    灭情师太点点头,张曦月急忙上前搀扶灭情师太。

    “丁公子,先为我师父解毒吧。”

    丁阳掏出了清心草,放入手掌中,然后手掌出现了一团绿色的光芒,当丁阳再度展开手掌后,清心草已经被丁阳化作了一团草绿色的药丸。

    灭情师太服下清心草制成的药丸之后,伤口终于开始愈合了。她的眼中带着几分感激,可是由于性子清冷“谢谢”这样的话始终没有说出口,丁阳也没有在意。

    当众人皆大欢喜之时,骤然间,阴风再次大作。

    阴森骇人的声音不知在何处又陡然响起,

    “没想到你们居然能破掉老夫的阵法!不过今日,你们仍旧难逃一死!”

    就在绝情谷主要发动攻势之时,突然灭情师太大叫道,

    “天明!”

    灭情师太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深情的喊出了那个尘封在心中已久的名字!

    本来气势大盛的绝情谷谷主在听到故人喊出那个名字后愣了半晌,呼啸的狂风也停了下来。

    就当众人以为绝情谷谷主要放过众人的时候,更加猛烈的黑风袭来,一时间众人都无法睁开眼睛。

    当狂风撤去后,一个须发杂乱的老者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这位老者衣衫倒是颇为整洁,但是须发似乎有数年未曾搭理,乱蓬蓬的一团,而且那双眼神混沌一片没有半点神采,好似心早已死去一般。

    他只有看向灭情师太之时,那对眼睛才会不经意的冒光,但是也仅仅是一闪即逝。

    灭情师太颤声说道,

    “天明,当年都是我误会了你,你心中有怨气就冲我来吧!是我对不起你!”

    绝情谷谷主闻言却突然狂笑一声说道,

    “莫言,没想到你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还会给人道歉?哈哈!”

    绝情谷谷主又狂笑了一声,然后突然话锋一转说道,

    “道歉有什么用?你可知这百年来我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对你的恨犹如波澜江之怒涛一般,岂是一句对不起就能原谅你?”

    灭情师太低垂着头,颓然的说道,

    “我知道,是我太冲动,当年误了你。我愿意为自己当初犯下的过错承担一切责任。”

    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阿英叉着腰怒斥道,

    “你这老头真是不明事理!”

    绝情谷谷主陡然神色一凌,厉声说道,

    “我陆天明英雄一生,岂是你这黄毛丫头能随口评论的吗?”

    突然绝情谷谷主打出一掌,这一掌拍出,天地变色!

    几人被这刚猛的掌风震的浑身都无法动弹,倏然,丁阳也打出一掌,气势丝毫不比绝情谷谷主逊色,只听丁阳冷然而又霸气的说道,

    “我的徒弟是你能动的了的?”

    两股劲气对撞在了一起后,顿时爆发出一声巨响。

    阿英见状急忙见缝插针的说道,

    “老头,当年之事你也有一半的责任!”

    “一派胡言,你这个丫头懂的什么?”“你口口声声怪怨灭情师太,当年的确是灭情师太误会你才导致事情朝着极坏的方向发展,可是你怎能把如今的遭遇都归咎于师太!你今日如此境地怪不得他人,都是你自暴自弃的选择!你这种行为可谓不

    励!”

    绝情谷谷主还要发怒,可是丁阳宛如战神一般挡在阿英身前,只听阿英继续说道,

    “你明明可以选择重新振作,但是你却放任自己,而且心性变得喜怒无常,随意杀人。作为一个男人,跌倒了不知振作,反倒是放任自己的心魔此为不明!”

    “你连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都没搞清楚就把责任全部都推在了灭情师太身上可谓不智!依我之见,灭情师太离开你是在是太对了,你这样的不励、不明、不智之人也敢自称为英雄豪杰?”

    阿英振聋发聩的话语,让陆天明身上再度升腾起来的气势瞬间消弭,一个人怔在原地若有所思。阿英看到陆天明的表现后继续趁热打铁的说道,

    “灭情师太当年做的固然不对,可是她知错就改,而你一个大男人居然心胸如此狭窄,原谅别人就是原谅自己,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陆天明口中喃喃重复着阿英的话语,“原谅别人就是原谅自己。”半晌后,陆天明突然狂枭一声,

    “我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啊!”

    他的表情极为痛苦,灭情师太见状,直接向前踏出一步,将陆天明抱在怀中,口中呢喃道,

    “天明,不要再生我气了。”

    然后师太便将当年之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陆天明,绝情谷谷主听罢之后,长叹道,

    “原来如此,当真是我错怪你了。”

    就在此时,空中竟然传来一声尖锐的鹤鸣,众人齐齐抬头望向了天空,只见灭情师太和陆天明二人齐齐变色叫道,

    “莫愁!”“师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