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章 云松仙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凡宇朗声介绍道,

    “这位便是青云山的云松仙人!”

    听到青云山,几位陈家长老无不面色陡变,就连陈思诚和智多星也着实吓了一跳。

    青云山的青云派虽然比不上那些宗门大派,在仙门中只是二流门派,不过在青州却名声显赫,普通平头百姓自然无法接触到顶级门派,像清云派这种等级的门派反倒要比仙门排名靠前的门派更有威慑力。

    陈思诚一听清云派的高人,顿时满脸堆笑的说道,

    “原来是清云派的高人,久仰久仰,来人快给云松仙人看座。”

    还未等众人说话,那云松仙人冷笑一声说道,

    “不必了,今日我与这小子势不两立,你们若要奉此子为上宾,恕本座不陪了。”

    智多星连忙打圆场说道,

    “两位都是仙人,何必闹成如此地步呢。”

    智多星得知了云松仙人的来头后,连说话语气都变了。

    云松仙人冷哼一声道,

    “就凭他也配称为仙人?不知这位打猎的‘仙人’是来自何门何派?”

    丁阳本来就不是仙门中人,被这么一问,自然回答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丁阳索性闭口不答,神色淡然的看着云松仙人。

    云松仙人见丁阳闭口不言,脸上的笑意更盛了。

    “怎么回答不上来?自报家门都不敢还妄称什么仙人?就算他真的是仙人,我们仙门中的修士实力也分为三六九等。区区九流修士也敢打着仙门的幌子出来招摇撞骗。”

    丁阳淡然的坐着,随手把玩着酒杯。

    智多星此时满头大汗,面对一位随手就能杀掉武状元的高手,这般言语侮辱万一真的将这位仙人激怒了,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陈思诚已然动摇了,自己让儿子寻找仙人,面前这位一看就仙风道骨之人,毫无疑问定然是仙门中人才有的气魄。反观丁阳居然连自家门派都回答不上来,看来八成是假的了。

    ‘难不成这个家伙真是个冒牌货?’心中虽然这般想,但是陈思诚这只老狐狸定然不敢胡乱讲话,俗话说真人不露相,智多星这么多年办事靠谱的很,想要骗过智多星怕是比登天还难。一时间陈思诚也不知该如何处理,就算他对丁阳心中有

    怀疑却也不敢乱言。

    陈凡宇的养气功夫却远远逊色于陈思诚,他冷笑着说道,

    “智多星,没想到你也有被骗的时候,你身旁这位招摇撞骗的家伙居然骗到了我们陈家来了。”

    智多星满头大汗的低声和丁阳说道,

    “仙人,您不要生气,这件事我来处理。”

    说罢,智多星便站起身来说道,

    “大少爷,你我二人都是奉家主之名寻找仙人,为何你要如此攻击在下。”

    “智多星,亏你还号称足智多谋,不会连仙门不可共食供奉也不知道吧。如若你身旁的那位假仙人把我请回来的真仙人顶撞走了,这个责任你智多星能负责的起吗?”

    “大少爷,您带回来的这位云松仙人的确气势非凡,一看便是高手,但是也不能空口无凭就诬赖我带回来的仙人是冒牌货不是吗?”

    云松仙人冷笑道,

    “哦?他也配称为仙门中人?既然如此,那就手上见真章吧。是真是假,一看便知。”

    陈思诚闻言不由自主的偷偷看了丁阳一眼,现在最好的办法也只有两位仙人比试一番了,冒牌货怕是一试便知。

    而丁阳却淡然的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动手吗?”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陈凡宇听罢,气的脸色陡变,而云松仙人眼神之中狠厉之色丝毫不加掩饰。

    这句话在旁人耳中听去,显然是丁阳露怯了。询问门派回答不上来,对方挑衅口口声声说对方不是对手。

    只见陈家诸位核心成员无比面面相觑,低声交头接耳的说道,

    “智多星这次不会真的带回来个冒牌货吧,面对人家挑衅好像不是很敢动手啊。”

    “嘿嘿,没想到智多星也有失算的时候,被一个假仙人给骗吃骗喝,还大张旗鼓的带回来供奉。”

    智多星听到几人的“小声”议论,神色颇为难看。

    云松仙人被丁阳的这番话气的凶相毕露。

    “你这厮,胆敢和本仙人这般说话,我定然要将你的神魂剥离,以业火焚烧七七四十天!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阿英满脸惶恐之色,清云派她自然听闻过,没想到今日自己的师父居然要和清云派的仙人对敌,她紧张的一双小手手心全是汗。

    丁阳淡然的抬眼看向云松仙人随意的说道,

    “蝼蚁一般,也敢在我面前叫嚣。”

    云松仙人勃然大怒,居然被一个冒牌货这般顶撞,瞬间一股劲气朝着丁阳扑面而来。

    此时云松仙人神色傲然,身上没有半点动作,单单朝着丁阳看了一眼,便能凝聚出一股劲气,这般实力让陈家众人看的都傻眼了。

    眼看丁阳就要被强大的劲气击中,不少人都幸灾乐祸的看着“冒牌货”冷笑。

    陈凡宇嘴角上扬,挑衅的看着智多星,而此时智多星汗水从肥硕的脸上滑落,一颗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了。

    劲风袭来,丁阳终于停止了手中把玩酒杯的动作,云松仙人三番五次寻衅,已然触碰到了丁阳的逆鳞。

    陡然间,一道精芒在丁阳眼中一闪而逝。

    “罢了,既然你要寻死,那就送你一程吧。”

    所有人惊恐的看着丁阳,在众人眼中丁阳已然是一个死人了,临死前还要说一些“场面话”给自己撑门面。

    说罢,丁阳倏然站起身来,那股劲风本来声势颇大,但是不知为何当丁阳起身之后,劲风瞬间消弭于无形。

    云松仙人微微皱眉,而丁阳缓缓的来到了大堂外面的空地之上。

    “小子,还敢出来应战,拿命来吧!”

    云松仙人早已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只见他双手青芒闪烁,赫然是清云派的独门青木真元。

    青木真元一出,登时周遭的树木竟然在初冬时节开始发出了嫩芽,一时间整个陈家府宅内春意盎然。

    众多陈家长老失声叫道,“天啊,这便是仙人的本领啊!云松仙人当真了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