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五章 剑痴剑无道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今丁阳道体小成,强悍的力量硬生生把四位僧人轰杀殆尽。

    八位仙人,转眼间便只剩下一人。

    唯一剩下那人一袭白衣胜雪,身后背负着一柄长剑。如同刀削的面容冷若冰霜。

    身旁的同伴接二连三被丁阳灭杀之后,那冷峻的男子神色之中没有半点哀伤,反倒带着些许兴奋。

    高傲的声音从男子口中发出。

    “喂,人类,你值得我出剑。”

    丁阳冷眸回望淡然的说道,

    “你未必值得我出剑。”

    两位绝世高手还未出手便已然剑拔弩张!

    一位是天下第一丁九阳,曾经连斩十三地仙,今日又灭杀七位仙人,其中有四位是天仙之境。

    另外一位则是号称“万千世界水中月,心中只有一把剑”的剑痴。

    剑痴五岁习剑,从此剑不离身,这么多年过去了,名、利、女人在他眼中如同过眼云烟,唯独他手中的长剑与他寸步不离。

    每日睡前,剑痴都会以露水反复擦拭他那把绝世神剑“逆水寒”,仿佛对待自己的情人一般对这把逆水寒百般呵护。

    可是在仙门之中,却极少有人亲眼见过逆水寒,大多数看到逆水寒出鞘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剑不轻出鞘,出鞘则见血。

    剑无道双手环抱,当空而立,居高临下的看着丁阳。

    “你以为杀几个蝼蚁就觉得自己很厉害了吗?”

    “哦?你在我眼中何尝不也是一只蝼蚁!”

    针尖对麦芒!

    火药味在空气之中蔓延,整个武当派千名弟子全部屏息凝神,等待着这场终极对决!

    剑无道的剑未出,但是强悍的剑势却迸发了出来。

    一些修为不错的武当弟子察觉到了某种强大我威压之后惊呼道,

    “这是什么情况?好强的剑势!”

    无形的威压让寻常人完全无法靠近其周遭千米!

    众多弟子纷纷后撤,整个太和殿门口的广场彻底空了。

    面对这样强大的威压,丁阳浑然不觉,丝毫没有受到半点影响,他淡然说道,

    “虚张声势。”

    剑无道目光一凝,在他面前还无人敢这般说。

    “铛!”

    一声清脆的剑鸣,一把如水般的长剑赫然飞出!

    骤然,寒芒乍现,长剑似雪!

    好一把逆水寒!

    长剑出鞘的瞬间,周围千米内居然凝结出了无数寒霜,顿时广场便成了银装素裹的冰雪世界。

    远处大部分的武当弟子须眉之上也凝结出了寒霜。修为低微的弟子甚至直接被冻成了冰雕!

    逆水寒一出,寒气逼人。

    可是这等寒气如何能对火灵根的丁阳造成任何威胁?

    丁阳在核爆之中能够抵挡上亿度的高温,区区寒气在丁阳眼中不值一提。

    只见丁阳缓缓的朝着地面踏出了一步。

    这一步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每个人都清清楚楚的看着丁阳缓缓的踏出了这一步。

    就在丁阳脚触碰到地面的瞬间,顿时凝结成霜的地面竟然轰然碎裂,紧接着便燃起了火焰!

    火光满天,寒气登时土崩瓦解。

    一脚破虚空,离火燃大地。

    方才的对决绝非简简单单的真元对拼,而是对势的领悟,如若以蛮力想要破掉对方寒霜结界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曾经有一位高手试图以火属性天赋强行破除掉千米寒霜,结果真元耗尽也没能破掉分毫。

    而此时这离火似乎不会熄灭一般,熊熊燃烧,剑无道居然被丁阳的气势逼的不由的后退了一步。

    剑痴陡然心惊,在“势”的对决之中剑痴剑无道从未落败过!

    对势的领悟便是剑术所能达到的高度,剑痴一生学剑,除了万剑宗门主以外,他还从未遇到过比他对势领悟更强之人。

    可是这一次,他却被人击败。丁阳冷笑不止,世间居然有人敢和他比拼势!

    丁阳自从通过了女娲三关领悟了“势”的诀窍后,丁阳自信即便遇到合道真仙这种顶级的仙尊仙帝都未必会输。

    在势的比拼之中落败后,剑痴的气势居然直接弱了一大截,不过剑无道毕竟是万剑宗不世奇才,很快他便恢复了镇定。

    剑痴一生使剑,未曾落败,剑已出鞘岂会轻言放弃,在剑无道的字典里就没有认输这个词!

    开弓没有回头箭,长剑出鞘必见血。

    从剑无道背后飞出的长剑高高飞入空中之后,终于落了下来。

    本来在势的比拼之中落败有些颓然的剑无道,当长剑落在他手中的瞬间,剑无道整个人都脱胎换骨,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

    本来沉默寡言,低调无比的剑无道手持长剑的瞬间,顿时须发飞舞,宛如狂魔!

    不疯魔,不成活。剑不痴,剑无锋。

    当剑无道握住长剑的瞬间,他便彻底化身成为了剑痴,变成了那个疯狂的、唯独对剑痴情的、一往情深的剑痴。

    寒冰中苦练二十栽,一出手则惊天下,这便是剑痴!

    剑指丁阳,锋芒毕露!

    寒气再临,在剑无道周身十米范围内,离火全部熄灭。

    “我的剑便是我的道。痴人说梦万载眠,今朝觉醒戮千年。我,剑痴,今日就来会会你的武道。”

    说罢,剑无道剑尖寒气倾吐而出。

    刹那间,寒芒剑气喷涌而出,一条白色寒芒让周遭青石地板轰然炸裂,宽约数米的冰墙陡然升起。

    冰墙直奔丁阳而去。

    只见丁阳并指成剑,纵手挥斩而下,一道金色指尖似将冰雪世界一剑两半一般落下。

    冰墙与指剑在片刻后撞击在了一起。

    “剑乃百器之首,一剑化百器!”

    冰墙与指剑触碰瞬间,无数凸起的冰刃如枪、如戟、如剑、如刀爆发而出。

    世间无数兵刃的形状皆由那兵刃凝聚而成。世间百器尽数打出。

    “百器又如何,以量多岂能取胜?”

    说罢,丁阳指尖猛然爆发出更加强悍的力量。丁阳仍旧是以力破万法,剑芒大盛,面对百器只有普普通通的一剑斩下。

    剑芒旋转如狂龙,倏然,冰刃百器轰然炸裂。

    冰墙顷刻间便被一指轰杀成渣。

    剑痴见状,狂喝一声,

    “来的好!”

    剑痴手腕一抖,无数朵剑花从逆水寒上幻化而出。顿时满天剑影把丁阳完全覆盖在了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