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九章 树妖王之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剑芒似万千利刃,从太极图之中爆发出来,虽然太极图将力量转化只有百分之十而已,但是由于方才黎九幽的一轮猛攻,导致这股力量仍旧无比强大。

    猩红的剑芒激射而出,百道剑芒将黎九幽所站的位置完全覆盖在了其中。

    黎九幽居然疯狂的逆势而上。

    断了一只角的黎九幽就像是困兽一般将体内的潜能彻底激发了出来。

    他的双目猩红无比,嘶吼着与上百道剑芒撞击在了一起。

    剑芒打在九幽王强悍的肉身上留下了一道道恐怖的伤疤。

    这些剑芒都蕴含着强大的杀气,所以即便是黎九幽变态的恢复能力都无法迅速愈合。

    只是一瞬之间,黎九幽便已然遍体鳞伤。

    可是黎九幽的战斗意志让他经历了这一轮洗礼过后居然仍旧没有倒下。

    “蚩尤之血,不死不灭!”

    九幽王喉头嘶哑不清的喊出了这句话。

    失声裂肺。

    响彻天际。

    远处的山谷之中不停的回响着这句话,终于强悍的九幽王脱力倒了下去。

    苗疆十万大山最强大的战士终究还在败在了丁阳手中。

    丁阳心中尊敬这位斗士,这才是真正的战士。丁阳上前查看了一下黎九幽的鼻息,他发现黎九幽居然还未气绝。

    虽然丁阳与黎九幽站在对立面上不得不以死相搏,但是黎九幽展示出来的气度、实力都让丁阳觉得他是一位可敬的对手。

    换做是丁阳或许也会和黎九幽一样为了保护他爱的人而不惜一切代价去战斗,直到战斗到最后一秒。

    丁阳给黎九幽服下了一枚大还丹,黎九幽微弱的气息总算又恢复了正常。

    毕竟黎九幽拥有蚩尤血脉,生命力极其顽强。

    丁阳再解决了黎九幽的问题后,站起身来,环视着周围。

    两个兽王还在,而树妖王已然不知踪影。

    就在丁阳施展出最后一击之前,树妖王看出了局面,直接果断逃跑。

    可是他又如何能逃出丁阳的手心。

    丁阳神念几乎覆盖了周遭大半个森林。很快丁阳就锁定了树妖王的位置。

    让丁阳诧异的是树妖王居然又回到了九黎寨。

    突然丁阳暗道,

    “不好,他要去寻找昆仑镜?”

    “你们两个出来。”

    风狼王与青蝠王乖乖的走了出来,就像是两个小学生一般,在丁阳面前俯首帖耳,刚才丁阳展示出了无比强大的实力,就连九幽王都败在了丁阳手中,他们二人自然对丁阳充满了敬畏之心。

    “把黎九幽送回九黎寨。”

    丁阳的语气不容置疑,虽然两位兽王面露难色,异兽与九黎可是死对头,但是他们却不敢说半个不字,在丁阳锋利的目光下,乖乖的把黎九幽扛起来朝着九黎走去。

    而丁阳直接化作一道虹芒先他们一步直奔九黎寨而去。

    当丁阳到达九黎寨时,树妖王刚好来到了九黎寨侧门的位置。

    树妖王惊惧的看着丁阳,他没想到丁阳这么快就解决掉了黎九幽。树妖王眼神闪烁。

    “还敢在我面前耍花招吗?”

    丁阳冰冷的声音让树妖王全身都感觉有些僵硬,他强忍着丁阳无比强大的威压说道。

    “丁九阳,都怪你坏了我的好事!”

    “休要多言,你做出的事足够你死一万次了。”

    就在此时绿衫少年突然发生了异变,瘦弱的体型猛然变大,转眼间就变作了他本来的面目,一个巨大的树妖出现在了丁阳面前。

    “森罗万象!”

    树妖王以魅惑术闻名,他曾经使出这一招屠灭了整个城池。

    顿时,丁阳周围鬼气森森,整片森林之中的树木居然都变成了灰褐色的树妖,一个个庞然大物气势汹汹的朝着丁阳走来。

    整片森林的树木数以万计,所以无边无际的树妖们简直就是一支恐怖的军队!

    树妖的魅惑术比起修仙界大能制造出的幻境来说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前世魅惑魔女的一个幻境可让人在幻境之中轮回百世。

    丁阳冷哼一声道,

    “区区魅惑术也敢在我面前显眼?”

    只见丁阳手捏法决,手中不停的舞动后,突然爆喝一声,

    “玄真真法!散!”

    这是玄真宗内门弟子必学的基本招式,专门对付魅惑之术等幻想之法。瞬间树妖王施展的巨型术法就被丁阳轻易的破掉了。

    树妖王顿时心头一寒,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最强的术法在对手面前没有撑过三秒。

    微微愣神后,树妖王居然没有选择逃跑,而是朝着丁阳扑了过来。

    丁阳察觉到树妖王朝着角落看了一眼,丁阳随手一挥,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

    树妖王并不以肉身见长,所以如何能抵挡的住丁阳这一巴掌。

    顿时,树妖王就被丁阳狠狠的拍入了地底下,一个巨大的深坑被树妖王砸了出来。

    丁阳冰冷的声音说道,

    “我丁九阳生平最痛恨别人欺骗我。你可以去死了。”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

    “不要杀阿哥。”

    小九竟然从刚才树妖王看向的那个角落里跑了出来。

    树妖王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绝望,他嘶吼道,

    “让你跑你怎么还待在九黎寨中!蠢货!”

    “阿哥……我担心你……所以我想等你一起走!”

    小九想哭,可是树妖没有眼泪,他只感觉到了满腔的悲伤。

    “蠢货!”

    树妖王使出全身最后的力气爬向了小九。然后伸出树枝一样巨大的手臂搂在了小九的身上说道,

    “阿哥……怎么会有事呢?你难道不记得了吗?阿哥……可是……最强的。”

    小九猛的点点头。

    树妖王的气息已然紊乱不堪了。他哀求的看向丁阳说道,

    “丁九阳,我能不能……求你最后一件事,只要你答应我……我就告诉你昆仑镜的……昆仑镜的位置。”

    “你说吧。”

    “求……求你放……了小九。”

    丁阳点点头,没有说话。

    树妖王想挤出一个笑容,可是树妖状态下,却笑不出来。

    “昆仑……昆仑镜就在……就在黎九幽的屋内。”

    丁阳这才知道原来树妖王回来并非是为了昆仑镜,而是为了那只小树妖。

    “希望……你能够……履行你的诺言。”“放心吧,我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