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二章 诡异的情况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有眼白的眼球就像是一个无底深渊,刘力看着这只眼睛极其不舒服。

    突然张大成就像是中邪了一样朝着刘力扑了过来。他那只瞪的老大的眼珠子也格外吓人。

    “张领队,你疯了吗?”刘力和张大成扭打在了一起,口中爆喝道。

    可是张大成就像是完全没有了意识一般,手上的力气还极大,寻常成年男子三人联手都未必是刘力的对手,可是面对宛如僵尸一般的张大成让刘力十分吃力。

    在扭打的过程中,刘力身上的一块玉掉了出来,这是丁阳曾经在临别时送给刘力的,她依稀记得丁阳管这块玉叫做“法器”。

    丁阳当初制作了两块玉法器,一枚给了姜思敏,后来这块为了感谢刘力就随手送给了她。

    刘力心念一动。

    ‘既然是法器,说不定会对这个发疯了的张大成会起作用。’

    刘力艰难的和张大成搏斗着,好不容易抽出手拿着“法器”直接就怼在了张大成的额头。

    然后一声宛如烙铁印在皮肤上一般,张大成被那块玉烫的口中哇哇乱叫。

    没过多久,张大成就软了下来,手上的力道也消失了。随后张大成就像是浑身脱力了一般倒在了地上。

    刘力大口的喘着粗气,她上前去查看张大成是否还活着,当刘力刚把手搭在张大成的鼻息上,突然张大成伸出手抓住了刘力的胳膊,刘力下意识的要击打张大成,结果这时张大成开口说道,

    “我这是怎么了?”

    刘力看到张大成的眼中又恢复了清明,连忙说道,

    “张领队,你醒过来了?”

    张大成一脸茫然,刘力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后,张大成带着几分歉意的说道,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了。”

    刘力判断出张大成没有撒谎,于是就询问道。

    “张领队,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您刚才说这和你的眼睛有关,您这眼睛又是怎么回事?”

    张大成再次陷入了回忆,然后把当年的情况和刘力说了一番。原来当年他们发现了那具尸骸后,就被暴风雪困在了山洞里,暴风雪一直不停,他们带的食物和水都消耗没了,一直在山洞里困了三天,第三天的时候众人饿的实在不行了。就打起了被冰封的那个家伙的

    注意。

    被冰封的人浑身上下都身披欧洲中世纪的铠甲,而且那人胯下还骑着一头高头大马,几人合计把冰破开,吃那匹马的肉。

    几人拿着登山镐开始刨冰,结果刨了一气那冰上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

    就在几人绝望的时候,突然那匹马睁开了眼,猩红猩红的。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刨了半天的冰居然自己破开了。然后那匹战马就疯狂的朝着几人攻击,一行六人瞬间就死了两个,张大成在和战马搏斗的时候,把战马的后腿弄伤了,鲜血溅射出来,刚好落在他的右眼中,后来他们几人被那匹凶悍的战马踹死了四个,

    张大成无奈之下拉着他的女友,一起冲出了山洞跳崖了。

    再后来张大成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张大成的女友落下山崖后就死了,至于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就是个迷了。

    张大成那只被溅入鲜血的眼睛也瞎了。自从他瞎了一只眼后,就出现了奇怪的情况,他那只只有眼白的眼珠子在夜间居然能看到一些鬼物。

    而且张大成经常会在梦里梦到身穿铠甲的骑士。而且在梦中看到的一切都是猩红猩红的。

    张大成回忆到这里继续说道,

    “我这次来这座山就是因为前几天又梦到那个骑士了。”

    “什么?你又梦到那个骑士了?”

    虽然张大成说的话十分怪诞,但是刘力却十分相信,毕竟她曾经是探险者,什么怪异的情况都见过,尤其是见识过丁阳神乎其神的力量后,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无法用常理揣测的东西。

    得到了刘力的信任,张大成明显情绪好了许多,因为这么些年来,他经历的这些话无处诉说,有几次喝醉酒后和朋友说,也被别人嘲笑了,毕竟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

    张大成点点头说道,

    “不错,就在前几天,我又梦到了那个骑士还有那片战马,梦里,他们一人一马来到的正是乞力马扎罗山脉,然后我在梦中看到那个古怪的骑士把一把剑丢入了火山口内。”

    “对了,张领队,你在梦中是不是从未看到过那匹战马?”

    张大成惊奇的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力摸着下巴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这梦其实是以那匹战马的视角看到的真实情况。”这个推测让张大成吓了一大跳。然后很快张大成就认同了这个说法,因为梦中他感觉到自己变高了,他还以为是梦中的异象,其实是因为以战马的视角看的结果,这样一来为何梦中出现的一切都是血红色

    的也能解释通了。

    张大成印象中,战马的双瞳就是猩红色的,所以看到的世界也是血红一片。

    刘力眉头紧锁道,

    “现在可以确定,你的梦其实是真实发生的情况,那么问题来了,这梦境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

    张大成对于这些情况没有任何兴趣,他现在只想安全的回去。张大成望着洞外的暴风雪,又陷入了回忆之中,眼神带着几分哀伤的说道,

    “估计吉姆、约翰他们已经遇难了。哎,如果我当时再坚决一点或许他们就不会死了。”

    “生死有命,张领队,你也别自责了。你已经劝说过他们了,这结果是他们自己选择的。”

    张大成沉默的点点头,没有回答。

    刘力也与张大成并肩而立,望着这满天风雪,她的眼神似乎越过了暴风雪,看向了远方。

    “或许这些谜团只有他能解释的了。我应该去找一趟他了。”

    张大成闻言扭头看向刘力好奇的问道,

    “你说的是谁?”“就是送给我法器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