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七章 杀人夺宝?
    :

    待众人都休息后,血蝠公子在半夜偷偷爬起来,他之前听到丁阳的一番理论反复咀嚼觉得甚是高深,他猜测这些内容绝不会是区区一个青年可以得知的。

    极有可能是丁阳从哪里听来的,又或者丁阳身上藏着什么秘籍,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血蝠公子决定要趁着夜色找到丁阳,然后用强硬的手段逼丁阳把他知道的一切或者他身上的秘籍交出来。

    血蝠公子小心翼翼的朝着在那里盘膝打坐的丁阳靠近着。

    突然有人伸出手拍打了一下血蝠公子的肩膀,这一下给血蝠公子吓的够呛,他下意识的张嘴要叫喊,那人急忙伸手把血蝠公子的嘴捂住了。

    “嘘!”

    血蝠公子扭头一看赫然是仙鹤真人。两人相顾一笑,他们对彼此的想法心知肚明,显然仙鹤真人也被丁阳高深的理论震撼了,他的猜测和血蝠公子不谋而合,他们绝不相信这是丁阳自己悟出来的。所以也打算半夜来抓住丁阳再说,结果就遇

    到了血蝠公子。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便打算联手掳走丁阳,可是当他们二人再朝丁阳的方向看去时,刚才那里坐着的那个青年居然消失不见了!

    血蝠公子与仙鹤真人对望了一眼,顿时两人感觉到脊背发凉,怎么可能有人在他们二人眼前悄无声息的消失呢?

    突然一个如同幽冥的声音在二人周遭响起,

    “你们是在找我吗?”

    突然一道人影在两人面前闪过!

    仙鹤真人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炸了,血蝠公子则强装镇定的说道,

    “是什么人在这里装神弄鬼!有本事就现身啊?”

    然后血蝠公子就听到自己身后仿佛是在耳畔发出的声音说道,

    “你自己实力不济,连我的本体都找不到还敢暗算我吗?”

    血蝠公子猛然回头,可是身后却空空如也!

    饶是血蝠公子胆子比较大,此时也被吓的够呛。这情况着实诡异。

    仙鹤真人冷汗直流,他颤声说道,

    “难不成,咱遇到鬼……鬼了?”

    血蝠公子闻言,心头也咯噔一下,不过他自己就是修行旁门左道之法,所以他知道哪里有什么鬼,都是人为的,血蝠公子曾经装鬼不知道吓唬过多少人。

    可是血蝠公子在确定了对方不是鬼后,一颗心更是仿佛沉入了海底。因为如果对方是人而非鬼的话,只能证明一点,那就是对方的实力远远超过了他!

    丁阳消失后,两人直感觉这森林内树影重重,而且风吹树叶发出的飒飒的响声格外诡异。

    “血蝠公子,现在可怎么办?要不咱们撤吧。”

    仙鹤真人已经被这种诡异的场面吓的心生了退意。

    血蝠公子也早有了撤退的心思,于是他也点头认同了仙鹤真人的说法。

    就在两人刚转头要逃的时候,突然一张人脸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张人脸吓的大叫一声。

    他们定睛一看,赫然是丁阳。

    见到对方是人并非鬼后,仙鹤真人狞笑一声,

    “小子,敢在老夫面前装神弄鬼,今天老夫绝绕不了你。”

    丁阳淡然的说道,

    “你们两个大半夜鬼鬼祟祟的来寻我,还怪我装神弄鬼?呵呵,有点意思。”

    血蝠公子看到丁阳如同鬼魅的身影后,更加觉得丁阳学到的功法一定厉害异常,所以他面露贪婪之色说道,

    “小子,把你身上的功法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丁阳闻言登时就知道了这两人来的目的了。

    “哦?原来是想要杀人夺宝。”

    仙鹤真人嘴角上扬道,

    “你小子还算上道,交出功法,老夫或许会考虑给你一个痛快。”

    血蝠公子也将自己独门特质的血蝠镖偷偷拿在手中说道,

    “你小子这身法确实不错,不过我们两人联手,就算是神境也要畏惧三分,所以你就不要做无畏的抵抗了。”

    丁阳不屑的说道,

    “我说了,神境又如何,在我眼中一样属于不入流的水平。”

    血蝠公子再次狞笑着说道,

    “下了地狱再猖狂吧。”

    说罢血蝠公子就冷不丁的扔出了一枚血蝠镖,一股强大的血气从血蝠镖上喷涌而出,这种暗器霸道异常,上面淬了毒蝙蝠的毒血,哪怕不中镖,被这血气入体也会让身体僵硬。

    仙鹤真人看到血蝠公子悍然出手,他站在一旁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说道,

    “好镖!既然血蝠公子出手,那就省得老夫再动手了。”

    丁阳淡然的站在原地,当血蝠镖飞到丁阳身前一尺的距离之时,竟然仿佛打在了某种结界之上,然后发出了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血蝠镖就这样掉落在了地上。顿时两人大惊失色!这真气气罩赫然是神境高手才能制造出来的。单单宗师高手真气外放最多可以抵御雨水不落在身上,但是像丁阳这般可以形成如此强大的如同铠甲一般的防护气罩,没有神级以上的实

    力断然是施展不出来的。

    仙鹤真人失声道,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血蝠公子也痴痴的说道,

    “你难不成是神境高手?”

    丁阳仍旧淡然的说道,

    “你的记性真不好,我不是说了吗?神级又如何。”

    两人瞬间感觉到大脑有些缺氧,面前的这个青年强大的简直可怕。

    尤其是那种淡然的气度,绝不是装出来的。

    更加可怕的是,当他们二人想要逃走的时候,他们赫然发现对方爆发出来的强大威压,竟然让两人双腿仿佛灌铅了一般,完全动弹不得。

    血蝠公子冷汗直流,而一旁的仙鹤真人早已双腿发软,浑身战栗。

    面前的这位青年果然如他自己所言,恐怕白天交手的两位高手联手都敌不过面前的这个青年。

    血蝠公子的声音也开始抖动了起来问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

    “以后暗算别人的时候要先做好功课。连目标的身份都没搞清楚就来送死。”

    丁阳背负双手,就像是教训晚辈一样的说着,此时他们二人再也不觉得丁阳的装出来的了。以丁阳的实力说出这番话再正常不过了。

    终于丁阳感到有些无趣的说道。

    “我是什么身份你们两只蝼蚁怕是还没有资格知道。好了,你们上路吧。”

    说罢丁阳随意的一抬手,就将两人都灭杀了。他们临死前都没想到丁阳杀他们真如碾压蝼蚁一般容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