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七章 借刀杀人
    丁远桥连忙说道,

    “不不,他们都知道,这件事现在就你我二人知道。”

    丁政道这才语气缓和了一些,不过还是充满了对丁远桥的不满说道,

    “当年逐出去他,你没有斩草除根吗?”

    听着丁政道带着几分怨气的语气,丁远桥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什么。

    “废物!我要你何用?”

    说罢丁政道随手就朝着丁远桥丢过来一本厚厚的书,丁远桥站在原地不敢乱动。被厚厚的书砸在身上还有点疼,但是丁远桥只能咬牙忍着。

    过了一会看到丁政道似乎不那么生气后丁远桥才又小心翼翼的说道,

    “父……父亲,还有一件事要和您说。”

    “你就不会一口气说完?还有什么快说。”

    “父亲,丁阳现在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另外一个身份?”

    丁政道没好气的说道,

    “还有什么别的身份?一个傻子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还能有什么特殊的身份不成?”

    “丁阳就是华国第一丁九阳。”

    说完这句话后,丁远桥没有等来父亲的责骂,丁政道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许久丁政道才说道,

    “完蛋了,看来这下瞒不过去了。想要灭口怕是也不容易了。”

    丁政道没有管丁远桥而是自言自语道,

    “当年丁阳那傻子恰好撞见了‘那些人’的秘密,‘那些人’禁止任何人泄露他们的秘密,所以这才对那个傻子起了杀心,没想到几年未见,那个小子居然摇身一变成了丁九阳,这下麻烦大了。”

    “父亲,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万一那丁阳回来报复我们可怎么办?”

    丁政道森然说道,

    “现在只能先下手为强,将丁九阳铲除。”

    “可是父亲,那丁九阳实力通天,我们如果不借助‘那些人’的势力怕是对付不了丁九阳啊。”

    “哼,既然我们手中没有刀,那么我们就借刀杀人。”

    丁远桥听到丁政道这般说一脸茫然的说道,

    “借刀杀人?”

    ……王家大院门口停着一辆黑色轿车,那辆车这辆车比起动辄千万的豪车来说显得毫不起眼,尤其是停在王家大院门口更加显得不起眼,王家作为燕京第一大家族,平日里来求王家人办事的富豪络绎不绝。所

    以没人会把这辆“破”车放在眼中。

    可是任谁都没想到,就这么一辆普普通通的轿车会让王家老爷子亲自来迎接。那些求王家办事停在王家大院门口的人看到这一幕后无比震惊。

    但是如果有人认得这个车牌的话一定不会觉得惊讶,因为那辆轿车是丁政道的专用配车。

    果然有人认出了丁政道的专属配车惊讶的说道,

    “天啊,丁家家主居然亲自登门王家,这燕京城要出大事了。”

    王家大院客厅。

    两位老者并排坐在太师椅上,王若飞笑着说道,

    “政道,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多少年咱老哥两都没单独坐坐啦。”

    “是啊,一晃眼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丁政道和王若飞打这太极,没有急着说出今天来的目的,两人又喝茶叙旧了半天,突然丁政道说道,

    “王兄,对于那丁九阳惹了燕京上层社会的众怒这件事你怎么看?”

    王若飞知道丁政道终于要说重点了,这才是丁政道来的目的。

    “哈哈,什么怎么看,我这一把老骨头了还能怎么样呢。这种出风头的事自然要交给年轻人去做了。”

    “王兄老当益壮,年轻人谁能比的上你啊。”

    “政道,咱老哥两明人不说暗话,今儿找我所谓何事?”

    “哈哈,也没什么大事,人呀这一老了记性就不太好,这不是突然想起了我丁家还和王家有一桩婚约么。”说到这里,王若飞的脸色一变,他突然想起来二十年前自己与丁家走的很近,当初便订下了一桩指腹为婚的婚约,后来因为丁家生出来的是个傻子,这婚约也就没人再提起了,丁家与王家的关系也渐渐的

    冷了下来,三年前那傻子被逐出了丁家生死不明,这婚约更是自动作废。

    当年丁家因为指腹为婚的对象是傻子丁阳,后来王家便渐渐的疏远了丁家,而王若飞便让王梓霖与刘家刘子轩接触,两人也成了燕京城公认的金童玉女。

    王若飞不知丁政道今日为了突然来王家将旧事重提。

    看到王若飞神情有些严肃,丁政道笑着说道,

    “老友不会忘记了这回事了吧。”

    王若飞面无表情的说道,

    “傻子丁阳不是已经死了吗?”

    “如果我告诉你丁阳还没死呢?”

    “丁老弟,你这是何意?今天专程找我来开涮的吗?”

    “哈哈,若飞兄不要生气。丁阳的确没有死。”

    王若飞冷哼道,

    “就算没死,你打算让我孙女嫁给一个傻子?”

    丁政道反倒没有生气,他喝着茶悠然的说道,

    “如果那丁阳不傻了呢?”

    “怎么可能,燕京城最大的笑话会突然好了?就算不傻又如何?我家梓霖和刘家小子马上就订婚了。再说了,那傻子难道还能比得上刘子轩不成?”

    刘子轩是青年一代的领军人物,能与刘子轩比肩还能落一个傻子的名声?所以王若飞言语之中充满了不屑。

    “如果我说丁阳比那刘家的小子强十倍呢?”

    王若飞突然大笑了起来。

    “哈哈,今天丁老弟是专门来讲笑话的吗?”

    王若飞也被丁政道搞晕了,他知道丁政道近年来有些不正常,行为变得十分诡异,就在王若飞打算下逐客令的时候,突然丁政道口中说道,

    “因为丁九阳就是丁阳。”

    “什么?”

    连向来处变不惊的王若飞都被这个消息震撼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你是认真的?”

    丁政道似笑非笑的点点头,然后说道,

    “王老哥,现在这桩婚姻要不要再考虑考虑呢?”

    王若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消息是在是太劲爆了。他沉吟了许久后才说道,

    “政道,你究竟是何意?你要恢复当年的婚约吗?”“不,我要杀掉丁九阳,废掉这纸婚约。”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