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三章 丁阳的报复
    说罢丁阳随意的一挥手,一个金色的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

    这一招远远比刚才随手弹出的指芒更加震撼。在场的众人全部都吓傻了,这种手段不是神仙,什么才是神仙?此时众人才知道为何都称呼丁九阳为丁仙人!

    刘飞面色一变,金色的巨掌已然铺天盖地的横拍下来。刘飞抽出长剑奋力抵抗,终究还是被一掌拍在了地上,顿时地上尘土飞扬。

    全场死寂。

    刘子轩急忙叫道,

    “飞叔!飞叔你没事吧?”

    丁阳淡然的说道,

    “他死不了,我只用了三成功力。”

    听到丁阳这么说刘子轩才算松了一口气。但是此时丁阳的目标则对准了刘婉怡。

    刘婉怡早已被吓的魂飞魄散,之前对丁阳心中的不满,现在早已化为了对丁阳的畏惧。

    丁阳还未说话,这个小丫头就已经哭了出来,刘婉怡生在世家,她的父母向来宠溺她,所以刘婉怡从小到大还未受过如此委屈。

    “不许哭。”

    这一次丁阳的声音不大,但是效果却意外的好,刘婉怡果然不哭了,而是低声的啜泣。

    丁阳弹了弹手指说道,

    “小丫头,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刚才是不是你让那人出手的?”

    被丁阳这么一问,刘婉怡又放声哭了出来,她抽泣的说道,

    “我知道错了,呜呜呜,我知道错了。”

    丁阳杀伐果断、赏罚分明但并不代表他冷血,做的好有赏,做错了挨罚是丁阳的行事准则,有恩必还有仇必报同样也是丁阳信奉的原则。

    丁阳的原则很简单,所以他必须要替雪梨讨回这个公道。

    “既然错了,就要挨罚。”丁阳的声音无比的平淡,可是却听得一旁的刘子轩心惊肉跳,这位燕京顶级大少被丁阳吓的瑟瑟发抖,不过他还是担心妹妹的安危想要阻止丁阳,但是丁阳冷然的看了刘子轩一眼,他刚鼓起的勇气就荡然

    无存了。

    一想到丁阳动辄就断人四肢,伤人性命,刘婉怡又开始了嚎啕大哭起来。

    “不许哭了,今日就对你小施惩戒,如果有下次我决不饶你。”

    说完丁阳就将一枚红莲打入到了刘婉怡体内,然后折磨了她一秒。这一秒让刘婉怡彻底虚脱了,一旁的刘子轩惊恐不已,他反应过来后,刘婉怡已然晕了过去,刘子轩连忙检查刘婉怡的气息,发现她还活着,刘子轩也跟着哭了起来,他不知道是喜极而泣还是受到了惊吓

    后的本能反应的一种宣泄,总之他就这样不顾自己的公子哥形象抱着妹妹大声的哭着。

    丁阳手中抱着雪梨,雪梨看到了丁阳为自己做的一切,这个男子不惜和全世界作对都要替自己出气,雪梨喃喃自语。

    “虽然我没猜到结局,但是这个结局却如此美好,那个踩着七彩云霞的英雄真的来了。”

    然后雪梨也跟着流下了眼泪,她一生之中都没有发生过一次奇迹,而这一次她见识到了一生之中都恐怕再也见不到的奇迹了。

    燕京城最有势力的一群人都拜服在丁阳的脚下。刘婉怡虽然流着眼泪却带着笑容。由于太过疲惫,再加上精神过度紧张雪梨在丁阳的怀中晕了过去。

    丁阳的金色手印散去,刘飞也很快苏醒了过来,他知道丁阳手下留情自己才逃过一劫,然后刘飞朝着丁阳报以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后带着刘家兄妹也离开了。

    其余看热闹的众人早就想离开这里了,看到刘氏兄妹走后,众人也都一哄而散,哪里有半点上层社会的那种风度,众人争先恐后的逃离这里。

    终于众人散去之后,连丁家众人也被丁阳赶走了,此时只剩下了丁远桥与丁阳二人。

    丁远桥不知道自己与丁九阳到底有何愁何怨,丁远桥强行爬了起来说道,

    “丁九阳丁仙人,我们丁家一定是与您有误会。”

    “误会吗?”

    丁阳淡然一笑,然后笑容逐渐消失后说道,

    “你还认得我吗?”

    然后丁阳便恢复了丁阳的模样。

    丁远桥看着丁阳的这张面孔顿时吞了一口口水,打死他都想不到丁九阳居然是丁阳!那个被丁家驱逐的傻子!

    顿时丁远桥感觉到五雷轰顶。他的脑袋都要炸裂了。

    “你居然是丁……阳?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丁远桥失魂落魄的叫喊道,他完全不能接受这一切。傻子丁阳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万万没想到三年前被他赶走的丁阳居然在短短的三年内成长为了华夏武道第一人,同时也是一位商业传奇。

    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别说丁远桥,恐怕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无法相信,如果不是丁远桥亲眼见到的话,打死他都不敢相信。

    丁远桥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丁阳,你……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说了,我和你的仇,以及和丁家的仇我会一点点的算清楚。”

    丁远桥的头皮发麻,从今往后要生活在这种恐惧之中,这简直比杀了他都要可怕。丁远桥叫喊着,

    “你简直就是恶魔!”

    丁阳冷笑道,

    “哦?比起你的所作所为我似乎还不够格。”

    丁远桥的一颗心彻底的跌落了谷底。今日丁阳的手段丁远桥亲眼所见,自己当初设计算计丁阳,而且还把他给赶走,这让对方如何能放过自己。

    丁远桥直接跪在了地上哀求道,

    “阳阳,二叔错了。”

    然后丁远桥居然鼻涕眼泪横流的向丁阳认错道歉。

    “丁远桥,我只说两点。”

    丁远桥停止了哭嚎,侧着耳朵听着丁阳的话。

    “第一,你不是我二叔。从我被丁家逐出开始,我们早已没有了半点关系,第二,你不用在我面前演戏。我丁九阳恩仇必报。”说罢丁阳也给丁远桥打入了一枚红莲,这一次丁阳折磨了丁远桥足足有一分钟。常人完全无法忍受一分钟,丁阳怕丁远桥死掉,还特意给他注入了些许真气,让丁远桥清醒的状态下度过了他一生最漫长的

    一分钟。丁远桥因为疼痛,口水流了一地,甚至大小便都失禁了。最后丁阳停止了红莲灼烧后,丁远桥已然晕了过去,丁阳没有多看一眼晕倒在地的丁远桥便转身离去了。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