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章 再回丁家
    雪梨就这样跪在地上等着所谓的审判。

    丁远桥来到了雪梨身旁,雪梨的脸上有些青肿显然丁家人已经对雪梨进行了私刑逼供。

    他伸手端起了雪梨的下巴带着几分贪婪之色说道,

    “瞧瞧,这么一个小美人居然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你老老实实的把你的小男朋友交出来,你就没事了,否则今天你就要替他受罪了。”

    雪梨银牙紧咬,没有说话,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丁远桥。

    “你不会以为那个小子会来救你吧?这种情况他还敢来?”

    “阿阳会来的。因为他的丁九阳。”“年轻就是好啊,永远都是那么天真。居然还相信那个小子是丁九阳?醒醒吧丫头,现实是残酷的,正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你们两人还只是男女朋友,你觉得他会为了你甘愿来到

    丁家受罚?你觉得一个下人敢和丁家对抗?”

    “他会来的。”

    雪梨此时唯有坚信这个信念才不会让她倒下去。

    此时已经快到中午十二点了,丁家放出消息后,轰动了整个燕京城,几乎所有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来了。

    赵家公子被人打断四肢这个劲爆的消息让众人都想知道今日到底会怎样。

    虽然每个人都期望那个凶徒会现身,但是他们知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谁会在这种情况下站出来与丁家、赵家对抗?

    有人看到雪梨的模样后替她惋惜,也有人希望立刻就让雪梨受到惩罚,在不少人眼中雪梨这样的下人甚至死不足惜,区区一个下人如何能和赵家公子相比。

    赵一全看向雪梨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愤怒,他恨不得现在冲上去也打断雪梨的四肢。

    雪梨就这样一介女流跪在众人面前等待着最终的“审判”。

    赵一全不耐烦的看着手表,还有五分钟,可是他连一分钟都不想多等了。

    此时丁远桥来到了众人面前。

    围观之人也停止了交谈,场中安静了下来,丁远桥朗声道,

    “昨日有一位暴徒对赵家公子实施了暴行,后经查明是我丁家下人所为,不过那凶徒早已辞去了丁家下人的工作,所以并非我丁家人。”

    丁远桥直接就与丁阳撇清了关系,然后丁远桥继续说道,

    “但是这件事我丁家不会袖手旁观,虽然凶徒逃掉了,但是他的同伙也就是这位叫做雪梨的女孩没有逃掉。所以今日我丁家便给赵家一个交代。”

    全场寂静无声,全都都屏息凝神的听着丁远桥的说话。

    每个人都知道这个女孩只不过是一只替罪羊,目的就是为了可以减轻赵家的怒火罢了。

    围观的众人议论纷纷。

    “那个小子可真不是个男人,自己打伤了人拍拍屁股走了,留下一个弱女子受罪。”

    “可怜了这个俊俏的小丫头了,那凶徒同时惹到了丁家和赵家,估计真正打人的家伙早就逃离了燕京了吧。”

    “听说动手打人的小子还自称是丁九阳,并且还放出话让赵家离开燕京,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疯了。”

    丁远桥也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到了,其实他早已料到对方不敢来,于是丁远桥继续说道。

    “好,时辰到了,既然雪梨不愿意供出同党,那么就由她来替她的同党接受惩罚吧。”

    “来人!”

    说罢两个黑色西服壮汉就走了上来,他们手中赫然拿着两个厚重的实木木板。

    丁家的家法是百年来一直传承下来的古老的方法,那就是打板子,这种重达三十多斤重的板子打在人身上怕是用不了十下就会皮开肉绽。

    众人面对丁家使用私刑竟然习以为常了。没有人觉得丁家这样做有和不妥。

    当丁远桥说出要打100大板后,甚至还有人觉得打的少了,即便是一位成年男子挨100下后怕是也只剩下半条命了,何况区区一个弱女子。

    丁远桥再度看了一眼手表后大声说道,

    “打!”

    伴随着这个打字一出口,赵一全整个人竟然莫名的兴奋了起来。

    “打死这个丫头,打死她!这条贱命如何能比的上我家赵刚?”

    雪梨此时的一颗心也彻底了沉了下去,她一直以来都相信丁阳,她相信对方就是传说中的丁九阳。

    雪梨自幼生活在底层人家,年幼丧父的她后来母亲也抛弃了雪梨,这让十岁出头的小雪梨就不得不自己背负起生活的重担。

    这么些年来她见识过社会之中太多的不公平与黑暗,所以雪梨明知道阿阳就是丁九阳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她仍然选择了相信与希冀,如果她心中连这点希望都没有了的话,生活就太黑暗了。

    但是此时她心中最后一点希望的火苗也破灭了。雪梨惨然一笑,她知道这一切终究是自己欺骗自己的谎言。

    ‘阿阳一个丁家的下人,怎么可能会是丁九阳。’

    雪梨此时心中突然想起了自己最喜欢的《大话西游》紫霞仙子的那段台词。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彩云霞来娶我,我猜中了这前头,可是却猜不到这结局。’

    想到这里雪梨突然潸然泪下,板子重重的打了下来。

    她不知道这眼泪是因为疼痛而流还是因为心痛而流。梦想、希望对于雪梨来说就是奢侈品。

    周围全是嘲笑之声,雪梨一颗心彻底的跌入到了谷底。

    就在第二板子要落下来之时,突然一个声音如同滚滚奔雷般传来。

    “住手!”

    众人放眼望去,只见一个俊朗的青年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雪梨看到丁阳后瞬间再次泪崩,她知道丁阳没有放弃她,只身一人来救她了。

    渐渐的泪水模糊了雪梨的视线,她口中喃喃说道,

    “阿阳,你终究还是来了。”

    在场所有人都被丁阳的到来吸引了注意。众人不知道这个青年到底是干什么的,全场一片哗然。

    丁远桥玩味着看着这个青年,似笑非笑的说道,

    “小子,你是干嘛的?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就在此时刘婉怡认出了丁阳大叫道,“他就是打伤赵刚的凶手!”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