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章 谁开除谁?
    ,!

    那个秃顶的老头一脸威严的走了进来,怒斥道,

    “一会史总说是要过来,你们在办公室吵什么吵?”

    “爸,有个不安分的实习生口口声声说要开除咱爷两。”

    卢天辉也从未见过丁阳,他只不过是一个小股东而已,完全没有资格参与股东大会。他斜眼看向丁阳不屑的说道。

    “瑞德,让我说你什么好,一个实习生你都搞不定吗?直接开除不就得了,费那么多口舌干嘛?真是没用!”

    卢瑞德被自己的老爸训斥,不敢有半点不满,低着头不再说话了。

    卢天辉盯着丁阳说道。

    “小子,是谁招你进玄阳实习的?一点规矩都没有吗?”

    丁阳冷然道,

    “你算什么东西,有资格问我吗?”

    顿时卢天辉的脸色陡变,他可是堂堂玄阳集团的股东,一个小小的实习生也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小子,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瑞德!快……快点把这个蠢东西开除了。我不想再见到他了。”

    卢天辉没想到这个小子在自己面前都敢这么嚣张。

    结果丁阳不咸不淡的说道。

    “我说了。被开除的是你们两个。”

    卢天辉狂笑道,

    “刚入社会的愣头青吧?知道股东是什么意思吗?玄阳集团可是有我的股份呢,还开除我,呵呵。”

    “股份?多少股份都退给你。”

    “就凭你?退我的股份?小子你也不瞧瞧你自己身上这身行头,是不是对钱没概念啊?再说了,你算什么东西张口闭口就退股。”

    “我说了,我是丁九阳。”

    “噗……”

    卢瑞德刚喝的一口水就喷了出来。

    “小子,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装什么装,连我老爸都不认识你,还说自己是丁九阳?”

    卢瑞德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爸,就是这个小子,刚才说给史总打了一通电话,让史总来我办公室,哈哈,你说好笑不好笑?对了,爸,史总为啥突然要过来啊?是不是最近有啥检查?”

    原本和自己儿子一起大笑的卢天辉听到了这番话后,顿时笑容渐渐的僵在了脸上。

    然后卢天辉喃喃自语道,

    “史总说丁总给他打了一通电话让他来一趟,具体干嘛也没说,不会这么巧吧。”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又开了。一个精干的男子走了进来,身上无不彰显着上位者的气场。卢瑞德在年纪比他小十几岁的史昆鹏面前,紧张的手心都有些出汗,以他的身份,平时哪有资格见到史昆鹏?就连他老爸在史昆鹏面前都什么也

    不算。毕竟区区一个小股东如何能和人家地区总裁相提并论。

    卢天辉看到史昆鹏进屋后,一脸谄媚的神情说道。

    “史总,您怎么来了。”

    结果史昆鹏压根都没瞧卢氏父子二人,而是直奔那个貌不惊人的青年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

    “丁总,您叫我。”

    丁阳淡然的说道。

    “从明天起,我不想再在玄阳集团见到这两个人。”

    “是,丁总。”

    卢氏父子二人,顿时大眼瞪小眼。

    这是什么情况?这个小子,真的是丁九阳?玄阳集团老总?全球顶级集团的掌舵人?

    卢瑞德差点惊的从椅子上摔下去。

    卢天辉顿时觉得天旋地转。他急忙说道,

    “史总听我解释。”

    结果史昆鹏端立于丁阳身旁,目不斜视,哪里还有半点老总的架势,活脱脱丁阳身旁的一个小跟班模样。

    此时卢氏父子才信了面前这个家伙真的就是玄阳集团的老总,丁九阳!

    丁阳没有再在这里浪费时间,直接转身离开了主管的办公室。

    史昆鹏也亦步亦趋的跟着丁阳走出了这里,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过卢氏父子两人。

    当丁阳走后,他们二人都没能从刚才的震撼中缓过劲来。

    “妈呀,那个小子居然……真的是丁九阳啊。我怎么这么糊涂呢!”

    卢瑞德此时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结果没用他自己动手,卢瑞德的父亲“啪啪”就是两个大嘴巴。

    “你说说你干的好事!怎么这么愚蠢惹到了咱们的老板啊?”

    卢瑞德一脸委屈的说道,

    “爸,刚才您不也和我一起骂人家来着没?”

    “我……你……气死我了!”

    卢天辉气的狠狠的跺了一脚地板。

    此时两个人肠子都快悔青了。

    ……

    丁阳从卢瑞德办公室出来后,史昆鹏从始到终都不敢抬头,丁阳停住脚步说道,

    “昆鹏,不用跟着我了,你忙你的去吧。”

    “丁总,对不起,是我管理无方,让手下人顶撞了您了。”

    丁阳淡然的说道,“我丁阳做事是非分明,不会因为这件事迁怒你的,你放心好了。至于那对父子,是他们自身品行问题,以后招人多注意一下就好了,毕竟如今玄阳集团如此庞大的体量,怎么可能每个员工都能没有任何问

    题呢。”

    听到丁阳这样说,史昆鹏顿时心中暖意升腾,史昆鹏可是史家的人,他打小就能接触的到这个层次以及这个圈子。他遇到的老总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是没有一个公司老总能像丁阳这般做事赏罚分明,洞若观火。这件事如果放在他自己身上,也忍不揍迁怒下属,因为史昆鹏知道权利越大,越会任性。人性会把这种

    感觉放大,从而让人对于权利更加痴迷。

    但是丁阳掌控着全球顶级的企业却没有半点老总的架子,更加不会随意对下属发火,史昆鹏打心眼里佩服丁阳。

    史昆鹏展颜一笑说道,

    “那丁总,我去忙去了,我保证以后会严格选拔我们玄阳集团的中层干部,一定不会让类似的情况再发生。”

    丁阳随意的摆摆手,史昆鹏便退下了。

    就在这时丁阳的手机响了,丁阳一看号码是姜思敏的便接了起来。

    刚一接电话,另外一头就传来了银铃般的笑声,“哈哈,我刚才听说了,玄阳集团堂堂老总居然要被开除了,还是我那小妹打过来电话让我帮你求情呢。快点说点好听的话,我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替你出头求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