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一章 最后的考验
    ,!

    此番苗疆之行一走就是十多天,这次的经历让丁阳收获颇丰,他不仅获得了天香草这样的顶级草药,还收获了无数稀有的草药,更主要的是丁阳居然无意之中领悟了“势”,这让丁阳对修为的见解更上了一

    个台阶。“势”会随着丁阳修为提升逐渐显示出真正的威力,要知道丁阳仅仅以自己先天期实力就能掌控比自己实力高出千倍的力量,这绝对是一个奇迹,如若是寻常修士这么强大的力量想要掌控,还未触碰怕是就

    已经被这强大的力量反噬了。

    但是了解了“势”之后情况便完全不同了,丁阳已经有了足够的自信去掌控更加强大的力量。而且丁阳对于日后攀登更好的修为高峰也更有信心了。

    当然此番最大的收获还是丁阳获得了无价之宝,天罗十玄图。这功法丁阳毫不怀疑它的强大,就算是放眼修仙界,这天罗十玄图怕是也没有可以与之比肩的功法存在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功法想要修成需要的资源简直就是天量。

    但是丁阳没有操之过急,资源可以慢慢积累,如若真能修成天罗十玄图,丁阳怕是足够登顶修仙界巅峰了,届时丁阳必然会成为万宇之内真正无敌的存在。

    没多久丁阳便再次回到了大港市。

    海天别墅内,众人无不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毕竟丁阳这一次居然走了这么久,所有人都在为丁阳担心。

    当丁阳一现身后,所有人激动的围在了丁阳身旁。姜思敏更是抛弃了矜持直接抱住了丁阳。

    丁阳挽着姜思敏的小蛮腰说道,

    “怎么眼圈都红了。”

    姜思敏把头埋在丁阳的怀抱中呢喃的说道,

    “这几日来,每天都担心你。”

    丁阳宠溺的揉了揉姜思敏的小脑袋说道,

    “你难道忘了吗,你老公可是天上地下无所不能,怎么会有危险。”

    这次姜思敏没有和丁阳拌嘴,而是嘴角挂着笑意温柔的看着丁阳,丁阳能平安回来比什么都好。

    两人你侬我侬了片刻后,丁阳便把紫心草取了出来打算给魏秀秀炼药。

    众人也不敢耽搁,毕竟人命关天。

    丁阳独自一人来到了一个屋子内开始炼制药物。他把在神秘小岛寻来的其他几种草药也一同放入了五彩琉璃鼎内开始炼制。

    五彩琉璃鼎共有九口,炼药一法博大精深,丁阳以目前的实力可以让其中一个口出火,想要炼制顶级丹药必须要可以掌控火焰让九口出火。不过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丁阳催动离火不停的炼制着丹药,五彩琉璃鼎通体五彩之色轮番变幻。不知过了多久,丹药终于成了,药香早已散发至海天别墅的每一个角落,众人闻到药香之后无不惊叹。

    意念一动,丹药听话的从鼎中飞出落入了丁阳手中。紫色的药丸晶莹剔透,丁阳淡然一笑道,

    “成了。”

    丁阳因为拥有离火,炼丹制药的成功率非常高。不过丁阳心中暗叹,

    ‘我目前掌握的火焰只有离火一种。日后要想鼎中的九口喷火则需要寻到九种强大的火种方可。’

    丁阳没有纠结于此事,他必须要尽快帮魏秀秀修复筋脉,丁阳没有耽搁,直接拿着丹药朝着魏秀秀的屋子走去,玄阳众人也都跟随在丁阳身后,每个人都心头有些紧张。

    来到了昏迷不醒的魏秀秀身旁,伊贺结衣帮着把魏秀秀小心的扶了起来,丁阳将丹药放在魏秀秀口边,然后轻轻的帮魏秀秀张开小口。

    那丹药入口即化,无需喝水服用。

    众人都屏息凝神的看着魏秀秀。

    终于,少女的眉眼开始动了一下,然后面色惨白的魏秀秀真的醒了过来,她有气无力的说道,

    “好渴,有水吗?”

    “有,有!”

    伊贺结衣麻利的帮魏秀秀拿来一杯水,魏秀秀喝完水后,神色恢复了不少。

    当魏秀秀醒来恢复了知觉后,她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损毁的筋脉居然奇迹般的开始修复。不知过了多久,她尝试着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居然可以动了。

    魏秀秀这才意识到是丁阳救了自己,她想要感谢丁阳,但是身子还太虚弱,无法全身都动。

    丁阳看到魏秀秀已无大碍说道,

    “不要乱动,先好好休养几日吧。”

    魏秀秀的睫毛微微颤动,眼中含着泪水说道,

    “谢谢你丁阳。”

    “好了,不必客气,我们也先回去了,你自己休息一下。”

    说罢丁阳便带着众人出了屋子。

    一旁的姜思敏气鼓鼓的说道,

    “那华英雄居然这般狠毒,对一个少女做出了这等事来!”丁阳也一直在琢磨华英雄所作所为到底意欲何图,他把魏秀秀打伤故意送到自己这里来,让自己不惜损耗修为来医治魏秀秀,但是对方这么长时间来又没有任何动静,所以丁阳也猜不透那华英雄葫芦里到

    底卖的什么药。

    ……

    昆仑神山。

    战天没想到时隔多年再次回到了自己幼年时修行之处。

    这么多年了,昆仑派更加显得萧索、寂寥。

    大殿之内只有师徒二人。

    “师傅,您不是打算在丁阳损耗修为的时候动手吗?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一位全身黑衣青年悠然道,

    “动手与否不是重点,既然他遇到了其他机缘则无需我动手了。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

    “师傅,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有些看不懂了。您对这丁阳的态度是敌是友?”

    黑衣青年平淡的说道,

    “亦敌亦友。至于我这样做的目的,你日后就会知道了。”

    战天对自己的师傅极为信任,所以也没有再多言,战天知道华英雄做什么事都是站在大义的角度上做的。

    “那么师傅,您这次叫我来有什么事?”

    “时间越来越紧迫了,我需要你帮我完成对丁阳最后的考验。”

    “最后的考验?”

    战天一脸诧异。

    华英雄没有解释,继续说道,

    “无需多言,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就好了。”

    战天抱拳躬身说道,“徒儿遵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