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年轻人的张狂,3/4
    ,!

    似乎因为岳毅和孙老爷子带孩子们在乐器街的演出,使得大家对于民乐的认同提高不少。

    而孙老爷子答应了乐器街一群年轻人邀请,很自然也会让老爷子变得有事可做。

    用老爷子的话说:“其实能和年轻人多交流交流,保持一颗年轻的心,也挺好的。”

    见到爷爷坦言愿意去和年轻人多交流,孙一凡自然是安心了不少。

    而午后,那些年轻人已经是迫不及待赶来了,一个个都搬着小板凳说是过来听课。

    孩子们见到一群大人跑来抢位置,顿时一个个都变得非常不开心。

    苏家的三个小姑娘腻在姑爸爸的怀里,想要让姑爸爸把那些大人都给赶走。

    “爸爸,爸爸,你去把他们都赶走好不好?”

    “呀,是呢是呢,我们还要上课的,他们都是大人了,不应该和孝子抢位置。”

    “哈,是的,他们是大人,应该自觉让位置给孝。”

    岳毅也是没有想到,这群乐器街上的小年轻,居然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客气。

    一个个搬来小凳子,就直接在孙老爷子讲课的汹板前面坐下来。

    完全不顾及孙老爷子是否愿意,更加没有注意到上课的孝子们。

    岳毅有些无奈地低声说:“可是,这里是孙太爷爷的地方啊,爸爸不能赶人家走的。”

    三个小姑娘顿时就非常的不开心,缠着爸爸嚷嚷着要回家。

    “那爸爸我们回家吧,不想在这里了,不喜欢那些大人。”

    “呀,是呢,欣欣也要回家,不想在这里了。”

    “哈,回家,回家,回家。”

    这边三个小姑娘闹腾起来,那边其他的孩子也紧接着都闹了起来。

    最终,孙老爷子站出来说:“各位各位,我知道你们求学心切,但是也请尊重我这里的规矩,我这里今天还有客人,有我的学生在,你们这样不请自来是不是过分了?”

    一个年轻人闻言马上站起来说:“呵呵呵,孙爷爷,我们其实就是想来听听课。”

    “对啊,对啊,早上您上课的时候,我们偷听了一点,觉得很有趣。”

    “就是,我们是诚心来拜师的,您老人家不能赶我们啊。”

    一群年轻人都嚷嚷起来,俨然是非要留下来上课的架势。

    孙老爷子瞬间就变脸了:“如果你们一定要这样,那我只能退出你们的联谊会。”

    “本来我加入你们的联谊会,是觉得大家一起交流音乐会非常的合适。”

    “但是你们这个样子,真的让我很生气,我这里也不欢迎你们这样的学生。”

    眼见老爷子发火了,岳毅赶紧站起来说:“各位各位,你们求学的心孙爷爷知道,但是你们这样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呢?”

    此时,被老爷子发火驱赶的年轻人,也是有一点火气。

    扭头打量了几眼岳毅,一个年轻人站出来说:“你算老几啊?在这你有资格说话吗?”

    听到这话,那边的孙老爷子立刻怒叱:“他如果没有资格,你们更加没有资格说话。”

    然后,苏家的三个小姑娘,也听出来那个叔叔在欺负姑爸爸的,感激你上前来帮姑爸爸说话。

    “你走开,你是坏人,不许你说爸爸,以后不许你们演奏爸爸的曲子了。”

    “呀,是的,是的,以后不许你们演奏爸爸的曲子。”

    “哈,对,不准你们演奏爸爸的曲子。”

    听到三个小姑娘这样说,在场乐器街的年轻人都愣住了。

    然后那个叫嚣的年轻人突然笑着说:“哈哈哈,小丫头你们是搞笑吗?我们什么时候眼走过你们爸爸的曲子了?”

    听到年轻人的叫嚣,岳毅上前一把揪住对方的衣襟,慢慢把对方提溜起来。

    一脸愤怒地说:“现在给我的女儿们道歉,否则我会让你爬着出去。”

    年轻人自然是不肯认输,大声叫嚷:“你,你来啊,我,我可不怕你的。”

    岳毅单手把对方再次提高,然后继续说:“我让你道歉。”

    此时,周围的年轻人也都愣住了,没想到岳毅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一只手就能把他们的同伴举起来,而且看起来同伴是完全没有换手余地的。

    终于,被勒住了脖子的年轻人开口说:“好,好,好,我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小妹妹。”

    岳毅手掌一松,直接让对方跌落在地上,然后说:“滚吧,以后这里不许再来。”

    年轻人爬起来,还是一脸不服气地说:“你,你等着,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岳毅冷冷地回应:“行啊,有本事就来,还有记住我女儿的话,以后你们不许演奏我的曲子,否则的话,你们就等着给我赔钱。”

    此时,一个比较冷静的年轻人站出来:“这位先生,不知道您的曲子具体是什么?”

    岳毅笑了笑目光扫过一群年轻人说:“就是你们今天演奏的那些曲目。”

    一瞬间,在场的年轻人都愣住了,然后之前比较冷静的年轻人也是瞠目结舌。

    很快年轻人明白过来,看着岳毅说:“你,你是丘山?”

    之前叫嚣的年轻人瞬间惊呼道:“什么?他,他,他是丘山?”

    下一刻,在场的年轻人突然明白过来,一个个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岳毅。

    岳毅很平静地点头说:“没错,我就是丘山,所以你们最好不要再演奏我的曲子。”

    本来站出来还想要帮自己人说话的年轻人,瞬间也是苦涩地笑起来:“对,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丘山老师,其实,其实我们真的没有恶意的。”

    叫嚣年轻人也是赶紧上前说:“对不起啊丘山老师,您,您别生气,我,我刚才是犯糊涂了。”

    岳毅异常冷漠地回应:“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不是吗?”

    叫嚣年轻人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站出来帮忙说话的伙伴给拉住。

    站出来说话的年轻人叹了口气,向岳毅鞠了一躬说:“对不起丘山老师,今天这个事情使我们不对,我们不该太张狂。”

    然后又转身给孙老爷子鞠躬道歉:“爷爷真对不起,我们给你添麻烦了。”

    “但是请您不要拒绝我们的邀请,我们这帮人都只是一群音乐爱好者,我们没有机会正儿八经的学习,我们是真的渴望获得学习的机会。”

    最后,年轻人又向三个小姑娘鞠躬:“小妹妹们,真是对不起,打扰你们上课了。”

    道歉完毕,年轻人拉上了所有同伴,也没有多说什么,就一起离开小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