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其乐融融的气氛,1/4
    被陌生人给一把抱过去,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小家伙居然不哭也不闹的。

    站在婆婆身边的苏玲璐,眼见着丈夫的三舅把孩子抱过去,真的是有种要上去抢回冲动。

    但最终还是克制住了那股冲动,看着丈夫三舅把儿子给抱了过去。

    看着眼前的小家伙,卢信斌也是感到有些惊讶,因为小东西明明很小但却不怕自己。

    仔细和小家伙对视片刻,居然看到小家伙对着自己咧开嘴笑起来。

    这一刻,卢信斌原本因为坐牢,产生的那么一丝厌世情绪瞬间就荡然无存。

    小家伙纯真笑容,就像是可以洗尽心灵的圣水,将心中的阴霾和怨愤都给清洗掉。

    把孩子抱在怀里,卢信斌看向大姐笑着说:“这小家伙还挺沉,长得真好。”

    看到丈夫三舅脸上笑容,苏玲璐暗暗松了一口气,觉得似乎丈夫三舅人看着还不错。

    在苏玲璐还有些忐忑时,三舅已经抱着孩子走过来,笑着说:“呵呵呵,小丫头是不是不认识我了?”

    苏玲璐瞬间回过神来,两颊也随之绯红,低着头赶紧打招呼:“三舅舅好。”

    卢信斌随之笑起来,并且仔细打量外甥媳妇两眼说:“大姐,这小子和妈妈有些像的。”

    卢锦绣很自然笑着说:“当然了,儿子多数都是像妈妈的。”

    说着从弟弟手上抱回孩子,再把小家伙给儿媳递过去说:“好啦,你过过瘾就行,别吓到孩子。”

    卢信斌顿时苦笑着说:“喂喂喂,大姐,我有那么可怕吗?我可是舅姥爷。”

    卢锦绣让儿媳抱着小家伙坐下来:“是,是,你是舅姥爷,那就要有舅姥爷的样子。”

    卢信斌再次苦笑:“大姐,我怎么就没有舅姥爷的样子了?”

    听到弟弟的抱怨,卢锦绣说:“你还说呢,那你说说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卢信斌沉默下来,想了想反问:“什么叫我以后打算怎么办?大姐你这话问的我有点奇怪?”

    卢锦绣继续说:“一点都不奇怪,你总要有个打算吧?可不能坐在家里不干事的。”

    想了想很干脆地回答大姐:“我觉得,应该会去干我的老本行吧。”

    这个时候,刚好岳毅推门进来,下意识接话:“老本行?三舅,你打算要继续搞摄影吗?”

    看到外甥走进门,卢信斌顿时站起来,扑过去直接一把就把外甥钳制住。

    被三舅给钳制住,岳毅自然也是毫不示弱,马上就开始用力挣脱。

    舅甥两个就在屋子里开始斗气来,像是两头角力的牛犊子一样。

    斗了许久,最终岳毅还是力量上胜过一筹,成功挣脱了三舅的束缚。

    “呼呼呼”大口大口喘息,卢信斌拍拍外甥说:“行啊,好小子,没给三舅丢人。”

    岳毅也是喘了几下说:“三舅,你干脆去我那里吧,我那边也缺少你这样对画面精于设计和把控的人呢,你过去刚好可以指导淼淼的。”

    刚说到这里,门又被推开了,卢诗淼气鼓鼓进门:“哼,一进门就听到有人说我坏话。”

    岳毅看到表妹进来,笑着说:“我可没说坏话啊,你们对画面的掌控,是没有三舅好啊。”

    卢诗淼撇撇嘴完全不理会,直接凑到嫂子身边,逗弄小侄子去了。

    “哎呀呀,我们的小苏苏也来啦,真的是快点让姑姑看看,真是太好了呢。”

    小家伙看到卢诗淼过后,也是拍手就笑起来,真的是完全不认生。

    而且就像是认得出家人,无论是在岳毅三舅,还是在卢诗淼面前都非常放得开。

    伸手摸了摸孩子身上衣服,卢诗淼问:“嫂子,小苏苏这个样子穿,不会冷吗?”

    不等苏玲璐回答,卢锦绣先一步说:“没事的,房间里没让他们开冷气的。”

    苏玲璐也笑着说:“现在天气热,妈妈们说小孩子不能太暖,所以家里都穿得比较单。”

    卢诗淼拉住小家伙的手,逗弄着说:“嘿嘿,我们小苏苏的身体棒棒的,是不是?”

    岳毅马上接话:“当然啦,和他爸爸一样,像是个小牛犊子。”

    门再次又被推开,然后听到卢锦红的声音:“哎呦,你小时候可没有你儿子壮的,你小时候根本就是个病秧子的,整天生病吃药的。”

    被姨妈进来就揭了老底,瞬间令岳毅感到一阵尴尬:“姨妈,能不能别进门就揭老底?”

    在姨妈的身边,跟着一个大男孩,走过来直接跟屋子里的人打招呼。

    “大姨妈好,三舅好,岳毅哥哥好,嫂子好,淼淼姐姐好。”=

    大男孩是卢锦红的儿子,今年才刚刚上高三,明年也要面临高考了。

    虽说这个世界的高考相对轻松,但是要闯过那一关也并非易事。

    卢诗淼站起来,拍拍比自己小的表弟说:“嘿嘿嘿,你可要努力啊,争取考去你琪琪姐的学校哦。”

    听到姨妈家的表弟要考去岳文琪的学校,岳毅有些惊讶地问:“昊昊也要去不列颠那边?”

    大男孩赶紧说:“不,不是的哥,我是准备考去沪海音乐学院那边的。”

    岳毅顿时点了点头:“哦哦,那你学的是什么乐器啊?”

    卢诗淼马上说:“嘿嘿嘿,你怕是不知道,昊昊学的和你一样哦,也是小提琴。”

    岳毅微笑着拍拍表弟说:“挺好的,好好加油,表哥看好你的。”

    大男孩也是很腼腆地笑着说:“好的,谢谢哥。”

    卢诗淼马上对大男孩说:“喂喂喂,你怎么光是谢谢他?为什么不谢谢我呢?”

    “你别忘了,这半年多可都是我给你找的指导老师,他可是什么都没干。”

    大男孩赶紧尴尬地说:“哦哦,那就谢谢淼淼姐姐。”

    姨妈卢锦红也说:“你是该好好谢谢你淼淼姐姐,不是她给你找老师,你这次考级都难过。”

    被这样一说,大男孩明显是有些尴尬,并且有那么点羞愧的低下头去。

    看到儿子低下头去,卢锦红又说:“你看看你表哥表姐他们一个个多优秀的。”

    听到姨妈数落自己儿子,苏玲璐站起身来说:“呵呵呵,姨妈你可不能这么比较,不能把表弟一个还没大学的孩子,和岳毅这么一个有成就的人比较。”

    苏玲璐的话让气氛瞬间缓和下来,卢锦红也就没有再去追着儿子成绩不放。

    随着家人陆续到来,一顿家宴也很快开席,气氛看着非常融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