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7章 成全了苏氏,2/4
    所有人都陷入沉默,似乎大家对于苏老爷子突如其来的道歉都有些意外。

    沉默了片刻,岳毅的母亲开口对儿媳说:“玲璐啊,你带孩子出去玩一会。”

    岳毅也帮着开口:“对,筠筠、欣欣、萱萱不是要玩旋转木马吗?你和陈姨还有梅姐一起去吧,没关系的,我在这里陪着爷爷。”

    苏玲璐最后又看向了自己的爷爷,苏老点头:“嗯,去吧,去吧,玩一会。”

    看到爷爷点头,苏玲璐抱起孩子,和陈姨以及梅姐招呼孩子们走。

    三个小姑娘此时也非常的乖巧,什么话都没有问,跟着陈奶奶、姑妈妈一起离去。

    等到孩子们都被带走后,扬玉卿抢先说:“各位,其实当年的事情,很多决策都是我做出的,和我公公没有关系,如果你们一定要什么补偿,就冲着我来吧。”

    苏老爷子随后摆摆手说:“好啦好啦,玉卿啊,你也去吧,去陪陪孩子。”

    “其实呢,这些年你的苦,爸爸都知道的,这种时候你就不用为我开脱了。”

    扬玉卿并没有离去,反倒是有些激动地说:“可是爸爸,我们已经付出了代价。”

    听到这话,终于有人开口了,首先说话的是岳毅的叔叔。

    “付出了代价吗?扬玉卿,你觉得你们已经付出代价了吗?”

    “那我们呢?我大哥是怎么死的?还有我嫂子的父亲又是怎么死的?”

    “你觉得你们付出什么代价?如果不是你们暗中把资金调走,当时怎么会那样?”

    “你们知不知道,在最后那一刻的时候,我大哥是多么的绝望?”

    听了岳毅叔叔的话,扬玉卿无奈地坐了下来,低着头不再说话。

    苏老爷子叹了口气说:“其实当年,我已经提醒了老卢,让他不要继续坚持。”

    “但是我知道,那个提醒不能抹去我的罪责,是我把你们两家给害了。”

    大家开口了,岳毅也有机会去了解一些当年的事情。

    实际上,事情发生是从岳毅和苏玲璐小时候,学校里那场意外大火开始。

    经过了十多年的酝酿,在岳毅高考前夕,出车祸昏厥的半年里,事情彻底爆发。

    简而言之,就是当时苏氏还不是行业内的巨头,还有其他几家公司可以和苏氏竞争。

    其中就包括岳毅外公的公司,是当时国内数一数二的文艺娱乐公司。

    甚至于在国内的影响力,要比当时的苏氏还要大。

    只是在一个决策上,岳毅的外公出现了一点点的偏差。

    岳毅的外公是个很传统的人,认为应该坚持自己民族的传统文化艺术。

    并且当时借助公司的如日中天,也谋划了不少的项目出来。

    目的就是要扶持国内的本土文化艺术,对抗西方文化对国内的入侵。

    想要把民族文化艺术推向世界,从而可以在世界文艺界立足。

    只是在差不多十年前的时候,国外的文艺界已经具备了极大的规模,并且实力雄厚的公司很多,那些大财阀的资本更加是异常的庞大。

    相比之下,无论是当时的苏氏,还是当时岳毅外公的公司,都还不足以和国外公司抗衡。

    而最为关键的一个竞争就是,当时亚太区域文艺理事长的人选问题。

    如果让西方人坐上了那个位置,那么必然会导致西方文化彻底占据市场。

    所以当时岳毅的外公,和苏老爷子一起联手,想要竞争那个亚太区域文艺理事长的位置。

    按照双方的商议,无论是谁最终竞争得到了位置,都不能让那个位置旁落别人。

    这实际上是一个为了保全本土文化,有一些赌博性质的无奈之举。

    当时的文化入侵已经开始,所以两位老人携手,准备要推出一系列的举措,从而能够稳住本土文化的市场占有。

    只是在关键时刻,当时苏老爷子面对西方文化日益壮大,感到了畏惧。

    所以在最后决胜时,苏老爷子选择了撤资,而是用撤回来的钱改变策略以苏氏名义竞争。

    当然,最终岳毅的外公输了,因为资金链被断,导致了策划没能够最终执行。

    外公在郁郁寡欢中走向人生尽头,而岳毅的父亲当时因为急于筹款,奔波中出了车祸。

    其实说起来,责任并不在苏老爷子的身上,因为原本即便没有苏氏的资金,岳毅外公公司的资金也是足够的。

    当时的那场文化盛典的策划,原本就是外公的公司打算单独去做的。

    而真正导致资金链的断裂,是因为当时外国财团的插手。

    当时国外的几个财团,为了阻止岳毅外公的策划的那场文化盛典。

    居然提前花费高昂的费用,把一部分文化盛典上节目的版权买去。

    结果高昂的版权费用成为了压垮岳毅外公的稻草,硬生生把整个公司都给拖垮。

    可能当时如果苏老爷子没有撤回资金,会跟着一起被拖垮,也就没有了今天的苏氏。

    了解了当年的事情,岳毅想了想开口说:“当年的这些事情,我觉得既然已经过去,就不用再提,如果非要追究下去,最终必然是‘亲者痛仇者快’的。”

    “今天,我已经是苏爷爷的孙女婿,我的妻子是苏玲璐,我们的儿子叫岳望苏。”

    “我想即便是外公和爸爸活着,也不会责怪我今天的决定,毕竟当年的事情不能完全责怪苏氏。”

    “而我们真正的敌人,是当年用版权压垮我们的人,不是今天坐在这里的人。”

    听完了岳毅的话,在场的众人再次沉默,大家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和语言表达心情。

    而岳毅的母亲,在这个时候站起来说:“好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然后卢锦绣拿出两封信来,颇有些沉重地说:“这两封信,是爸爸和岳毅父亲留下的。”

    当大家拆开了当初两个当事人的信,看到了岳毅的外公和父亲留下的话。

    大家才终于明白,其实当年岳毅外公和父亲早就知道事情有了变化。

    可以说是故意让苏氏撤回资金,独自扛下版权费用高债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在岳毅外公信的最后说了句话:“唯有这样,才能让一个我们本土的公司真正立足于世界,才能够获得那个本该属于我们的位置。”

    看到这样两封信,苏老爷子不禁老泪横流,明白苏氏的一切是别人成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