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坦诚的父亲,2/4
    眼见儿子害怕地躲避自己,让胡兴洲也感到一丝落寞,很是有那么一点心痛。

    随后赶紧对儿子说:“强强你别害怕,我不是来带你走的,我是来找你岳叔叔的。”

    然后看向岳毅问:“岳先生,我们,我们能下楼去聊一聊吗?”

    想了想,觉得这种时候确实需要聊一下,所以也就点头答应了胡兴洲。

    两个男人一起下楼,走出楼道口来到家属院的小广场上。

    胡兴洲单独面对岳毅,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迟疑了片刻,掏出了口袋里的香烟,先是递向了岳毅。

    没有去接,摆了摆手说:“没事,别客气,我不抽烟的。”

    胡兴洲便给自己点上了一根,沉默地抽了一会烟。

    一根烟抽完过后,胡兴洲终于开口:“其实,其实我也没有想到,我的那些做法会伤害到孩子的。”

    岳毅冷冷地回应:“你没想到?你是觉得你动手打自己老婆没有错吗?”

    胡兴洲紧接着赶紧摇头说:“不,不是的,我,我知道我错了。”

    迟疑了片刻,胡兴洲终于道出了埋藏在心底多年的事情。

    原来当初胡兴洲和郭妮在一起,实际上算是一个意外。

    当时郭妮因为母亲的阻挠,没有能够和岳毅在一起,还不满20岁的她被迫相亲认识了胡兴洲。

    胡兴洲见到郭妮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郭妮,而且觉得有一种非卿不娶的感觉。

    当时胡兴洲已经24岁,因为父母的关系,算是个不愁吃喝的公子哥。

    其实郭妮母亲把女儿介绍给胡兴洲,也是看中了胡兴洲的家世。

    只是虽然喜欢,但胡兴洲能看得出来,郭妮其实并不喜欢自己的。

    不过即便是知道郭妮不喜欢自己,胡兴洲也没有放弃的意思,依然是穷追猛打。

    而在一次郭妮意外喝多的晚上,两个人很意外的发生了关系。

    胡兴洲无奈地说:“你知道吗?虽然我娶了她,而且她也给我生了儿子,但是我总觉得她的心不在我这里,我,我会很害怕,害怕失去她。”

    听完胡兴洲比较简短的述说,岳毅算是明白了对方的真实想法。

    说白了就是心里不自信,同时因为深爱,所以非常害怕会失去。

    所以,心中始终都有着怀疑,怀疑郭妮有一天会离开自己。

    尤其是见到郭妮和别的男人亲近,就会很自然感到非常愤怒,觉得郭妮会背叛自己。

    听完了这些,有一个感觉就是,胡兴洲还不算陷得很深,还能明白自己做法有错。

    他现在的状态算是一种心理疾病,或许还有机会回头。

    岳毅想了想说:“我觉得,你应该趁着自己陷得不深的时候,去看看心理医生。”

    胡兴洲顿时一愣,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岳毅,眼神里透出了一丝丝凶恶神情。

    面对凶恶眼神,岳毅异常冷静地说:“我说的是实话,你最好去看一看。”

    “或许你觉得没有什么,但是有一天当你自己都意识不到,不知道去克制的时候,那么一切都晚了,我想你也不希望伤害老婆孩子。”

    这番话明显对胡兴洲触动很大,让他一下子就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迟疑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说:“好,我会去看的。”

    张了张口,还有什么话想要说,但迟疑了一下,半响说不出口。

    岳毅明白对方的意思,拍拍对方说:“放心,我会劝劝强强的,不过今天你们不能带他回去。”

    胡兴洲倒也没有强求,点头说:“好的,那就麻烦岳先生你了。”

    岳毅脸上终于浮现出笑容来,拍拍胡兴洲,便独自一个人上楼去。

    回到家里,三个小姑娘是立刻就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姑爸爸。

    “爸爸,爸爸,能不能,能不能不要让强强跟他爸爸回去呢?”

    “呀,是的是的,爸爸,强强说,他爸爸好凶,会打人。”

    “哈,打人是坏蛋的,我们要保护强强。”

    听完三个女儿的话,岳毅顿时哭笑不得,没想到女儿们还挺有正义感。

    居然想要保护起认识不久的小朋友,不让强强回家去被打。

    蹲下来,把女儿们抱在怀里说:“好啦,今天强强不用回去的。”

    听到这话,躲在里屋,一直关注外面动静的小男孩直接就跑了出来:“真的吗?”

    看到小男孩一脸期盼,岳毅点头说:“是的,我和你爸爸说好了,今天不用回去。”

    之后岳毅又对小男生说:“你告诉舅舅,你是不是看到了爸爸打了妈妈,所以很害怕?”

    男孩一开始不愿意说,沉默了良久,才点头:“对,我看到爸爸打妈妈。”

    停顿一下继续说:“爸爸下手好狠的,妈妈被打的不停哭,眼睛都肿了,只能带着眼镜。”

    果然,就和猜测的一样,孩子看到了家暴现场,所以才会害怕回家。

    这是小孩子一种自我保护,不希望再去看到相同的景象,所以选择了逃避。

    面对这样的情况,岳毅也有些不敢随便下决断,觉得也要带孩子去看一看心理医生。

    倒不是给孩子看什么心理疾病,而是要在医生指导下,平复孩子心里的恐惧。

    想到这里,岳毅微笑着推了推女儿们说:“好啦,今天不用回去,你们继续去玩吧。”

    然后,三个小姑娘主动上前,拉上了强强就一起到屋里去玩。

    岳毅站起身,一转身看到母亲站在那,有些无奈地问:“怎么了?我的妈妈?”

    卢锦绣看着儿子说:“知道吗?有时候我都怀疑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的傻儿子?为什么你突然就变得这么聪明呢?”

    被母亲突然这样一说,还着的是让岳毅心里感到一惊。

    看到儿子半响不说话,卢锦绣走上前,伸手捏着儿子脸蛋说:“哈哈哈,被吓到了吧?”

    岳毅顿时一把抱住母亲说:“吓死我了,我还一位老妈你不要我了。”

    儿子突然把自己抱住,让卢锦绣也是一愣,随后拍拍儿子说:“行啦,都多大了,还跟妈妈撒娇的,被孩子们看到,你羞不羞?”

    但岳毅还是抱着母亲,就像是小时候蜷缩在母亲怀抱里一样。

    抱了一会,岳毅轻声对母亲说:“妈妈,我决定要给儿子摆满月酒。”

    “好啊,满月酒本来就是应该的嘛,到时候我们给孩子好好庆祝。”

    岳毅又认真地说:“我想把家属院的大家都给请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