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 躲着不出门的男孩,1/4
    面对这样的情形,屋子里的大人和孩子都呆住了,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倒是胡兴洲首先回过神来,放下手中的东西就忍不住吼起来:“臭小子你是皮痒了吧?马上给我滚出来。”

    胡兴洲这样一吼,没有把屋里的男孩给喊出来,反倒是把三个小姑娘给吓到了。

    小姑娘们赶紧扑到姑爸爸身边,躲在姑爸爸的身后悄悄打量胡兴洲。

    听到胡兴洲大吼大叫,把小孙女们都给吓到了,卢锦绣一把推开对方说:“你吼什么?”

    眼见对方还想要耍横,卢锦绣举起手上还没放下的菜刀说:“怎么着?你当这是你家是吗?”

    一句话把胡兴洲给堵住,尤其是看到明晃晃的菜刀,胡兴洲也不敢放肆。

    向后退了两步,有些**地说:“你,你别以为有刀就怕你,里面是我儿子。”

    岳毅此时开口说:“你要管教儿子,那么请回家去管教,这里可不是你家。”

    听到岳毅开口,胡兴洲顿时又有了底气说:“我知道不是我家,可是我儿子在里面。”

    没有理会胡兴洲,看了一眼郭妮和她妈妈说:“章姨、郭妮,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强强会要躲到我这里来?你们是不是打他了?”

    听到姑爸爸的话,三个小姑娘马上探出头来,有样学样地教育起来。

    “打孩子是不对的,爸爸说过,要跟我们小孩子讲道理。”

    “呀,对的,对的,不能随便打的,打孩子不好。”

    “哈,不许打,要说道理。”

    母女两面面相觑,然后郭妮母亲开口说:“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郭妮也紧接着说:“我们都没打他的,兴洲他最疼强强了,哪里会打他呢。”

    胡兴洲是赶紧趁机说话:“我,我真的没打他的,平时在家里都是最宠他的。”

    说着提起刚才扔下的东西说:“那个卢姨,岳毅大哥,你们看看,这些东西,都是给他买的,我今天就是要来接他回家,这不是快开学了吗?让他收收心。”

    大概是被卢锦绣手上菜刀震慑住,胡兴洲没有敢造次,只能是乖乖表明来意。

    岳毅和母亲相视一眼,都觉得这事情很奇怪,不明白为什么孩子会躲起来?

    随后,岳毅又仔细打量了胡兴洲和郭妮夫妻两,想要从两人身上找找原因。

    看了许久,突然听到身后的欣欣低声说:“呀,阿姨为什么在屋子里还戴着墨镜呢?”

    被欣欣提醒了,岳毅一下子发现了问题,刚才就觉得郭妮站在那看着有点奇怪。

    现在终于找到了奇怪的地方,那就是她在屋子里还戴着墨镜。

    岳毅当即对郭妮说:“你能不能先把墨镜摘了?在家里也带着吗?”

    郭妮顿时一愣,伸手扶了扶墨镜,但却根本就没有要把墨镜给取下来的意思。

    见到这种情况,岳毅马上就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郭妮被家暴了。

    再联想到强强的反应,觉得可能孩子看到了家暴的过程。

    胡兴洲看着岳毅沉默不语,又看看自己老婆脸上的墨镜,迟疑了一下说:“要,要不我们先回去,等孩子出来了,卢姨您,您和岳哥帮着劝劝。”

    说着胡兴洲拿上东西,像是逃一样的快步就下楼去,有些不敢面对岳毅。

    等胡兴洲下楼去之后,岳毅看向郭妮张了张嘴,但却又不好开口。

    郭妮母亲意识到事情可能败露,拉上女儿说:“那,那我们也先回去吧。”

    在母亲的拉扯下,郭妮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跟母亲离开。

    人都离去,卢锦绣毫不客气把门给关上,然后说:“这一家子,真是让人无语。”

    然后,卢锦绣走到男孩躲着的房门外,敲敲门说:“行了,出来吧,你姥姥,你爸爸妈妈都走了,出来跟三个妹妹一起吃饭。”

    叫了半天,强强才从屋子里开门走出来,两眼红红,脸上的泪痕还没干。

    看到孩子的样子,卢锦绣叹了口气,转身就走进了厨房。

    把菜刀放下后,有走出厨房,在厨房门边脸盆架上,拧了一把毛巾。

    走到孩子面前,蹲下来很仔细给男孩擦了擦小脸:“哭什么,男子汉不能随便哭。”

    三个小姑娘也凑过来,看着眼前这个仅仅比她们大月份的小哥哥,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当初岳毅和郭妮有过一段感情,不过时间非常的短暂。

    两个人分手不久,郭妮就被妈妈介绍给了胡兴洲。

    据说认识没有半年,两家就坐在一起摆酒结婚,当时郭妮实际没到结婚年龄。

    之所以匆匆结婚,是因为当时郭妮已经怀孕,所以只能先办了酒席。

    在孩子出生后,两个人才去办理了结婚登记,后来郭妮就一直跟着丈夫一家在外地住。

    这也是为何,之后岳毅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再在家属院里见到郭妮的原因。

    岳毅实际上也没有想到,上次见到母子俩似乎过得还挺好,结果现在居然闹成这样了。

    看着和三个小姑娘一起吃饭的男孩,也是有一点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帮着劝小男孩回家?但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说。

    问题是家暴那种事谁能保证不会再发生?如果再发生对孩子肯定是巨大伤害。

    关键是,被孩子给看到了,很自然会在孩子心头蒙上一层阴影。

    孩子的心都很敏感,想要根除阴影的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吃过饭,让三个小姑娘陪着男孩一起玩一会,岳毅决定要下楼去找胡兴洲谈谈。

    卢锦绣看出儿子的心思,拉住儿子说:“这种事情,你最好还是别参与。”

    岳毅看了一眼玩闹的孩子:“可是,总不能让孩子就这样呆在这里吧?”

    卢锦绣无奈地说:“你有没有想过?难道郭妮的妈妈会不知道吗?她既然知道,为什么她都不说话呢?这种事情绝不可能是一次两次的。”

    听了母亲的话,顿时也觉得这件事情很棘手,似乎自己只是个外人,插手确实不好。

    正当岳毅迟疑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敲门声,打开门就看到胡兴洲站在门口。

    而和小姑娘们玩的男孩,看到自己爸爸一刻,马上就想要躲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