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 安抚岳母,2/3
    岳毅装作是大舅子,一边和岳母聊天,稳定住岳母的情绪,一边缓缓的靠近。

    精神有些恍惚的岳母,似乎真的把岳毅当成是儿子,不停向岳毅述说着心中积压很久的话。

    “儿子,你知道吗?妈妈真的不是想要打你的,只是,只是很多时候妈妈克制不住。”

    “儿子,妈妈心里,心里像是住了一个恶魔,随时都可能会蹦出来的恶魔。”

    “儿子,你要记住,每次恶魔出来的时候,你一定要跑,快点跑,不要让恶魔给抓住。”

    “儿子……”

    从岳母恍惚的话语里,能够听出她对自己儿子的那份爱。

    以及对当初家暴时自己的痛恨,并且还在不停向自己的儿子忏悔。

    岳毅缓缓走到母亲身边,母子俩对视了一眼,都意识到岳母情况很糟糕。

    已经精神恍惚到了认错人的地步,足可见岳母今天的精神状态确实非常的差。

    精神上的疾病,往往都是突然受了某种刺激爆发,而爆发的时候可能当事人自己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看起来,以前老婆和大舅哥被家暴的时候,岳母那时的精神已经出现了问题。

    只是当时苏老爷子在国外,家里的陈姨毕竟也不过是个外人。

    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当时岳母的精神状态,如果早一点进行疏导可能不会造成今天地步。

    看到现在岳母的样子,甚至不禁在心里想:这些年岳母在国外治疗的过程,只怕是更加的痛苦。

    母子俩一起缓缓向前,岳毅一边说着话,一边慢慢靠近岳母,试图要把岳母给拉回来。

    眼见岳毅将要触碰到岳母的时候,突然身后天台的门被粗暴的打开。

    一群警察冲上来的一刻,岳毅赶紧举起双手大喊:“不要过来,不要啊……”

    但是尽管岳毅已经回身去喊,那些警察冲上来还是再次刺激到了岳母。

    精神状态极差的岳母,再一次开始一步一步后退,眼神里充满了惊恐和畏惧。

    岳毅赶紧转身,继续对岳母说:“妈妈,不要,不要怕,没关系的,儿子在,到儿子这边来。”

    可是岳母突然惊恐地大喊:“不,不要,儿子你不要报警,不要让警察来抓妈妈啊,妈妈真的不会,不会再打你了,儿子,啊……”

    随着岳母惊恐地叫声,眼睁睁就看到岳母转身,就想要冲向大楼天台的边缘。

    “不,不要啊妈妈,我,我来了,不要,不要过去,妈妈回来吧。”

    这次发出声音的人是董婉秀,她和警察一起上来了,并且及时出声叫住了婆婆。

    果然,岳母还是很听董婉秀的话,或者说还能分辨出曾经如女儿般陪伴过自己儿媳的声音。

    再次停下脚步,扭头看向董婉秀:“婉秀,你来了,我,我刚才见到了明峰了。”

    董婉秀赶紧顺着说:“我知道,我知道的妈妈,我知道你是想念明峰了。”

    但是紧接着,岳母又有些激动地说:“可是,可是明峰他还在恨我,恨我这个母亲,他找警察来了。”

    董婉秀赶紧继续说:“不,没有,妈妈,没有的,明峰从来也没有恨过你的。”

    这一刻,董婉秀的出现,算是把岳母的情绪暂时稳定住,只是局面依然是很危急。

    上了天台的警察,并不敢再往前一步,担心刺激到岳母。

    岳毅只能是让母亲回去,和那些警察进行一些交流,让警察做最坏的打算。

    在母亲离开之后,岳毅又伸手把董婉秀接到身边,然后和董婉秀一起劝说岳母。

    与此同时,在林文翰的工作室里,苏家的三个小姑娘下午上课很不在状态,像是有某种心灵上的感应,一直都处在走神的状态。

    有几次演奏的时候,三个小姑娘都会出错,而且一直都在走神,甚至没听杰森老师说话。

    杰森无奈之下,只能是把林文翰给叫上来,希望林文翰和萧依晴以及秦砚彤询问一下孩子。

    “筠筠觉得很不舒服,感觉,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呀,欣欣也觉得很不舒服的,觉得,觉得气闷,喘不过气的感觉。”

    “哈,好烦躁的,不想上课了。”

    听了三个小姑娘的话,林文翰等人面面相觑,觉得小姑娘们可能对***事情有感应。

    实际上,在苏家的苏玲璐,此刻也有了相似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气闷的苏玲璐坐立不安,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陈姨:“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把事情告诉苏玲璐,担心事情会刺激到如今有孕在身的苏玲璐。

    三边都处在一种紧张的状态,岳毅和董婉秀还在尽量稳定岳母的情绪。

    其实警察想要尝试冲过去救人,但是因为岳母距离边缘实在是太近,最终还是放弃。

    甚至就连心理专家也请来,但也只能是让岳毅和董婉秀一起,继续劝说安抚。

    心理专家上前进行了几次对话,然后退回去对岳毅母亲和警察说:“病人的情况有些糟糕,已经出现了幻听和幻视的情况,现在绝对不能再继续刺激她。”

    交代了警察过后,心理专家又问岳毅母亲:“不知道,她还有没有至亲呢?女儿?儿子?”

    卢锦绣没有迟疑地回答:“还有一个女儿,但是现在怀孕了,还有三个小孙女,年纪都很小啊。”

    心理专家也是有些为难,向那边看了一眼说:“现在的情况,其实还是建议她们能来。”

    顿了一下,又说:“不过,女儿既然有孕就不要来了,但是小孙女最好能来。”

    卢锦绣也是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让三个小姑娘来,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在林文翰的工作室里,三个小姑娘终于开口相问。

    “林伯伯,是不是爸爸出事了?筠筠现在想要见爸爸,你带我去好吗?”

    “呀,林伯伯,欣欣也想见爸爸,欣欣好难受的。”

    “哈,不要上课,要去找爸爸。”

    林文翰更加的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安抚三个小姑娘了,似乎她们已经有所感应。

    就在林文翰无奈的时候,接到了岳毅母亲打来的电话。

    挂断了电话,林文翰直接把林摹叫上来:“林摹你开车,跟我一起把孩子送过去,要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