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曾经的仇怨,1/3
    在岳毅冲上楼顶的时候,看到母亲和岳母正在对峙,两个人似乎还在交谈什么,岳母情绪还算比较稳定。

    虽然不太清楚岳母究竟是精神问题,但是看眼下被控制住了情绪,还是长舒了一口气。

    没有着急靠近那边,而是让母亲和岳母先继续交谈,自己则开始查看周围的环境。

    隐约还能听到母亲和岳母的交谈,两位母亲早就已经认识,述说着曾经的一些经历。

    “杨玉卿,其实当初的时候,我真的很痛恨你,也恨苏氏和整个苏家。”

    “是啊,你应该恨我们,是我们联手其他三家,把岳毅姥爷的公司搞倒闭,甚至让你弟弟蹲大牢。”

    “可是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当我这次回国看到儿子和儿媳那样相濡以沫,我就放下了那些。”

    “卢锦绣,仇恨它始终都是在心底的,不是说放下就能够放下的。”

    “可以的,是可以放下的,只要你不要去想,就会慢慢放下,放下仇恨,也是解放自己。”

    慢慢靠近的岳毅,听到了两位母亲的对话,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完全没有想到两家还有那样的仇怨。

    从两位母亲的述说中,大致了解到当年的某些事情。

    原来在这一世自己,高三的时候出车祸昏迷半年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本来自己姥爷家里,有一家规模不输给苏氏的文艺公司。

    而当时的区别在于,苏氏是以西洋文化为主,或者说是西洋文化的引入者。

    姥爷的公司是彻头彻尾的本土文化文艺公司,坚守要发展华夏传统文化,没并且将文化推向世界的理念。

    理念上的不同,直接导致了两家公司,当时展开了非常激烈的一种争锋相对。

    后来,西洋文化还是更胜一筹,苏氏在那场文艺界的争斗中笑到了最后。

    姥爷的公司因为棋差一招,结果导致了公司巨额负债,不得不宣布破产。

    姥爷本就不好的身体,也就在那个时候一病不起。

    但是自己的母亲和舅舅以及小姨没有放弃,一起隐忍了很多年,谋求东山再起的机会。

    结果岳毅的二舅用了比较激进的手段,构成非法集资,蹲进了大牢里。

    本来二舅募集来的启动资金,也因为要二舅非法集资定罪,只能全部被冻结。

    最终,姥爷公司错过了东山再起的机会,姥爷家里最后的家底,也基本都用来偿还了外债。

    现在岳毅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和母亲明明住的那样差,还能够拥有那么好的乐器。

    其实那些乐器和设备,大部分都是当初二舅用过,被母亲给保留下来。

    母亲叹了口气说:“当初也是我们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太过急功近利,才会导致错失了东山再起的机会,现在想一想,我二弟蹲大牢也算是咎由自取吧。”

    岳母回想起这些,突然情绪变得平和下来,奇怪地问:“难道你不痛恨我?”

    “如果当初,不是我故意设了局的话,你弟弟是不会因为非法集资被抓起来的。”

    母亲听了岳母的话,突然笑了起来:“呵呵呵,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又何尝不是在对你下套呢?”

    原来,当初岳母设下的那个局,实际上母亲他们已经察觉到,打算是要将计就计。

    套出那笔钱过后,把所有的责任再推到苏氏的头上去,让苏氏背下那个黑锅。

    母亲叹了口气,苦笑着说:“也许是老天爷不希望我们继续仇视下去,那个时候儿子的车祸算是给我敲响了警钟吧,让我突然意识到那么多年都忽略了儿子。”

    岳毅也恰好回忆起车祸前的一段时间经历,那确实是一段并不是很好的中学时代经历。

    可以说从上初中开始,因为姥爷家的公司倒闭,母亲就已经开始奔波了。

    初中的时候,还有父亲在家里照顾自己,父亲也会非常的严苛的教育自己。

    但是到了初三的时候,父亲一病不起后,自己就像是彻底放了羊一样。

    因为母亲常年不在家,后来父亲也去世了,彻底没有人约束的情况下,自己就真的放飞了。

    高中三年的时间里,开始的一年半,自己几乎是没有好好上过课,整天在外面厮混。

    可能如果不是遇到了张锐和孙一凡,自己多半高中的时光就彻底的废了。

    但是在高二的时候,换了班级认识了张锐和孙一凡后,自己的人生发生了改变。

    当时三个人一起迷上了摇滚,并且还组织了一支校园小乐队。

    而为了能够考上一个音乐大学,继续他们的摇滚之旅,三个人可以说是学习也努力了。

    其实现在去回想那时的自己,那样的努力也有想要让母亲看到自己的想法。

    结果当时母亲一心都扑在了让姥爷家公司东山再起上,根本就没有正眼注意到过自己的努力。

    最后,自己和两位铁哥们出去演出的时候,在路上因为走神意外发生了车祸。

    母亲又开口对岳母说:“你知道吗?当我疯了一样的冲进医院,看到自己儿子昏迷不醒的时候,我心里是有多么的绝望,那一刻我真的是痛恨自己。”

    岳母似乎情绪也被牵动,想了想说:“难怪,难怪当时你们就那样的失败了。”

    母亲苦涩地笑着说:“所以这些年,我一直不敢去见我的弟弟妹妹们。”

    “尤其是蹲大牢的二弟,我更是一次都没有去看过他,因为我觉得是我对不起他们。”

    听到这里,岳毅有些克制不住情绪,突然冲出去说:“不,不是的,妈,不是你的错。”

    但是岳毅没有想到得来是,自己的突然出现,一下子刺激了精神有问题的岳母。

    看到了自己的一刻,精神有些恍惚的岳母,居然把自己当城市了去世的大舅子。

    “儿子,儿子,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不对,妈妈不想的,妈妈真的不想打你的。”

    母亲也瞬间就发现了岳母不对劲,赶紧就想要往前冲,但是岳母突然就开始向身后退去。

    岳毅赶紧大呼一声:“不要,不要啊妈妈,不要,不要退,儿子知道,儿子知道你不想的,儿子没有怪你,我们,我们回家,回家去,好不好?”

    在岳毅的大声呼喊下,岳母的精神猛地一怔,停止了继续后退的脚步,愣在了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