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岳母的游说,2/3
    节目的录制过程很辛苦,但是也非常的锻炼人,通过第一期节目的录制,岳毅和整个录制团队获得了成长。

    因而在后面节目的录制时,有了第一期的经验很自然也就变得更加顺畅了。

    在节目即将播出的时候,岳毅他们完成了一共三期节目的录制,其中两期节目已经剪辑完成。

    周末,岳毅一如既往早早起床出门跑步,今天孩子们放假,但是岳毅和母亲们却不能放假。

    一方面是要去看剪辑出来的样片,安排晚上节目播出的事情。

    另一方面,岳毅还要去一趟动漫分公司那边,为动画大电影的首映做准备。

    时间是真的觉得不够用,有那么一点分身乏术的感觉。

    好在分公司那边实际上已经步入正轨,即便是岳毅不到场很多事情也能够处理掉。

    这一年多里,无论是卢诗淼的成长,还是张锐、孙一凡以及方大壮独当一面的能力展现。

    都给动漫分公司那边带来了比较好的发展,有那样四个人在,分公司的事情会被处理的妥妥当当。

    岳毅大多数时间过去,都是进行一些大方向上的指导,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给出意见。

    毕竟很多时候,即便是有四个人商量,还是可能会出现当局者迷的问题。

    反倒是岳毅这个大忙人,来来回回在分公司和总公司的跑动,在两边都是旁观者。

    从旁观者的角度上,更加能够清楚看到一些问题,然后就能够指出来。

    跑完步回来,jin ru家门,刚走到客厅就听到厨房那边响起一阵议论声。

    走到餐厅那边看了看,果然是两位母亲又在厨房里忙碌着。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两位母亲现在的关系很好,活脱脱就像是两姐妹一样的。

    尤其是在节目组那边,因为有两位母亲支持,再加上林文翰,三个评委支持岳毅才能说一不二。

    “哎呀,绣姐,我之前看过岳毅弄的,不是这样的,应该是先放那个的。”

    “什么嘛,我儿子的手艺都是我教的,我怎么可能会放错呢?你不懂。”

    “真的是先放那个的,我之前清楚看到岳毅做过。”

    “哎呀,你不懂,其实这几个谁先放谁后放是一样的,不影响味道。”

    “不对啦,我之前也是这样认为,所以上次那个味道明显有偏差的。”

    “好啦好啦,你听我的,等会你尝一尝就知道了。”

    两个母亲一边忙碌,一边还要讨论着如何做,为了三个小家伙,还有怀孕的苏玲璐,两位母亲真可谓是下足了功夫,每天都是亲自下厨,而且乐此不疲的。

    经过一番商量,最终由母亲获胜,做出来的东西岳母尝过之后也只能点头。

    “绣姐,想不到你的手艺这么好呢,以前光是以为你唱歌好的。”

    “其实做饭和唱歌一样的,一个好的歌手要懂得保护嗓子,而要好好保护嗓子就要懂得控制饮食,要懂得控制饮食就要先学会做饭。”

    “嘻嘻嘻,原来是这样的,绣姐果然是绣姐,话都是这样大有学问的。”

    不得不说,岳母无论是外貌还是神态,各方面都活脱脱像是个少女一样。

    尤其是跟母亲撒娇的样子,简直像是女儿对母亲的感觉,真是看得岳毅有点发懵。

    就在岳毅打算去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又突然听到岳母说:“绣姐,上次和你说的那个事情,你觉得怎么样?”

    在转身的时候,清楚瞥见母亲的脸色变得不好,岳毅便又停下了脚步来。

    紧接着,听到岳母继续说:“其实婉秀是个好孩子,之前就是被爱情迷昏的头脑的。”

    母亲神情变得冷下来:“可是,她抛弃了孩子和别的男人结婚是事实吧?”

    岳母赶紧继续说:“哎呀,毕竟年轻嘛,其实可以理解的,而且她之前也不是有意伤害孩子。”

    母亲依然非常的严肃:“年轻?说的好像谁没有年轻过一样,我们当初不是一个人带孩子?”

    听到这话,岳母的神情也是一变,但还是说:“现在的年轻人,哪能和我们当初一样。”

    “我们都是觉得,应该从一而终,结果等于是守了一辈子,可是年轻人毕竟耐不住这份寂寞。”

    母亲话语缓和下来:“可以理解,那么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她也有自己的家庭。”

    岳母顿了一下接着说:“但是毕竟母女连心,她挂念自己的女儿也是情有可原。”

    躲在一边观察的岳毅,明显看到母亲迟疑了一下,然后说:“你想让我帮忙劝说玲璐原谅她,这个忙我可帮不了,毕竟她之前学校里做的事情,很不好。”

    岳母也是哀叹一声:“我知道,之前确实是她的错,影响到了孩子。”

    “但是那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她太想见孩子,想要和孩子缓和冷掉的关系。”

    “其实,她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从小没爹没妈跟着外婆长大,总还是缺少亲人关心的。”

    母亲又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一口咬死:“这件事情我不能帮忙,我身为婆婆,不好开口的。”

    岳母立刻说:“没关系,不需要绣姐你直接开口,只要你帮忙劝一劝。”

    眼见母亲有些为难,岳毅不得不站出去说:“妈妈,其实那件事情,我的意思是,她可以见孩子,但不可以再提抚养权的事情。”

    岳毅突然出来说话,让两个母亲都吓了一跳,没想到他一直在听着。

    岳母转而嗔怪:“哎呀,你这孩子,怎么偷听妈妈们说话呢?”

    岳毅无奈地笑了笑:“我跑步回来,你们说的那么大声,我就听到了。”

    不等岳母再次开口,又接着说:“妈妈,我觉得这件事情就这样,她要看孩子可以,但抚养权她不能要。”

    岳母愣了一下,笑着说:“是啊,就是这样啊,婉秀就是要见见孩子,她怎么可能要抚养权呢?妈妈我也不会答应的,我们家的小宝贝不能给别人的。”

    母亲随之也笑着说:“好啦好啦,就这么点小事而已,你快点去洗洗换身衣服。”

    岳毅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想一楼的音乐室旁边的换衣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