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紧握住幸福,3/4
    游乐场的天,孩子们都玩得很开心,直玩到傍晚时分,大家才走出了游乐场。

    站在游乐场的大门前,孩子们依依不舍的相拥在起,似乎有些不愿意分别。

    就连直和小姑娘们不对付的尚小蝶,这个时候也都和孩子们抱在起。

    尚小蝶拿出大姐姐的派头说:“好啦,你们回家都要乖乖的,以后学校里谁欺负你们,就跟姐姐说。”

    方小壮很是不服气地说:“有小壮在,没有人敢欺负她们的。”

    尚小蝶立刻说:“你也是年级啊,要是五年级、六年级的那些小子欺负你们怎么办?”

    句话把方小壮给问住了,壮实的小男生似乎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最终,还是尚小蝶笑着说:“好啦,不逗你了,你这样壮实,般六年级的男生也不是你的对手。”

    方小壮点了点头说:“嗯嗯,我是最厉害的,不怕那些大孩子的。”

    苏家三个小姑娘起上前,拉住了尚小蝶的手,颇有些依依不舍的感觉。

    “小蝶姐姐拜拜,等我们开学了,你要常来下面找我们玩呢。”

    “呀,是呢是呢,你要是有时间,也可以,也可以来家里找我们玩的。”

    “哈,欢迎小蝶姐姐来。”

    听到三个小妹妹的话,尚小蝶突然问:“你们就不怕我去了,把你们的姑爸爸给抢走?”

    结果三个小姑娘先是惊,紧接着说:“姑爸爸是不会被抢走的。”

    在小姑娘们起喊完,尚小蝶把抱住三个小妹妹,在她们耳边轻声说:“姐姐很羡慕你们。”

    和弟弟妹妹的告别完毕,尚小蝶回到自己父母的身边,跟着父母起先行离去。

    看到少女背影,苏玲璐轻声对岳毅说:“感觉那个小姑娘,似乎很少像今天这样开心玩过。”

    岳毅点了点头:“是啊,所谓台上分钟,台下十年功啊,她是要继承程先生的衣钵,肯定是要更加努力的,玩的时间自然不可能很多的。”

    苏玲璐不禁叹息道:“还真的是,女孩子还那样小呢,就要经历这么严苛的管教。”

    林天王站在旁边说:“学戏的孩子,确实要比其他的孩子更辛苦的。”

    说到这里,又看向岳毅说:“其实小姑娘还是很期待,姑爸爸能给她写出她想唱的歌。”

    岳毅闻言点头:“嗯,我会给她写出来的,让她能够把歌曲和戏曲结合起来。”

    秦砚彤这个时候走过来,有些奇怪地问:“真的会有那样的歌曲?能够把戏曲融入?”

    林文翰摇头说:“这个我也不知道,至少暂时我没有见过听过,倒是在国外听过,那种把美声和通俗结合起来的歌曲,歌剧结合流行歌曲。”

    不过看到岳毅的神情,林文翰又说:“不过有丘山出马,我相信切皆有可能。”

    稍后,其他人也都相继告别,送走了大家,岳毅对两个妹妹说:“你们要起走吗?我送你们程吧?”

    卢诗淼立刻说:“不用了哥,我们两起坐地铁,更快。”

    岳文琪也说:“对啊,我和淼淼姐去坐地铁了,你们先回去吧。”

    岳毅想了想说:“那行吧,你们路上小心点,到家了记得发个信息给我。”

    两个妹妹摆摆手说:“好啦好啦,我们知道,你怎么突然啰嗦起来?赶紧走吧。”

    在两个妹妹的驱赶下,岳毅只能是带上老婆孩子,以及梅姐起走向停车场。

    望着哥哥家人的背影,岳文琪对身边的卢诗淼说:“淼淼姐,我觉得林天王说的有道理。”

    卢诗淼顿时醒过神来,有些奇怪地问:“什么?什么有道理?”

    岳文琪继续说:“其实哥哥现在很幸福的,我们确实不应该去打扰他的幸福。”

    卢诗淼点头:“当然啦,现在哥哥他这样幸福,我们肯定不能告诉他那些。”

    岳文琪又有些担忧地问:“可是,可是如果大伯母她回来的话?”

    卢诗淼也是有些头疼,因为她们两个都很清楚,岳毅母亲回来的时候,就是大事发生的时刻。

    两个妹妹也是不知道,如果到了那个时候,哥哥究竟会如何的选择呢?

    岳毅带着老婆孩子走进停车场,梅姐带着三个孩子先上车。

    苏玲璐拉住岳毅问:“你今天约了两个妹妹过来,你问出了什么吗?”

    岳毅听到这话突然开口说:“没有,我决定还是不要去问了。”

    苏玲璐有些惊讶:“不问了?为什么?”

    岳毅把揽住妻子的腰际说:“我现在有你在身边,还有三个可爱的女儿在,我觉得很满足,那半年缺失的记忆,对我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

    听了这番话,苏玲璐的心里自然是很开心,她也很享受如今和丈夫还有孩子起的感觉。

    但是转念,有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不对,你这样说,说明你察觉到那半年发生的事情可能很大。”

    妻子毕竟是苏氏总裁,还是很敏锐,发现了岳毅话语里不对劲的地方。

    迟疑了下,低声向妻子坦白:“对,我感觉,如果我知道了真相,我们的生活会被打乱。”

    抱住妻子继续说:“我不希望被打乱,我希望我们家人能够永远这样幸福下去。”

    被这样抱住,苏玲璐终于意识到了,丈夫缺失那半年的记忆,应该发生了很大的事情。

    显然丈夫并非是不想知道,相反他是有所察觉到了,所以心生恐惧不敢去知道。

    苏玲璐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但看到丈夫这个样子,她也只能是抱紧丈夫安抚着。

    “既然你害怕知道,那就不问了,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们继续过我们的小日子就好。”

    “如果有天,真的会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我也会愿意舍弃切,跟着你和孩子远离纷争。”

    两个人拥抱在起,这刻心灵相通,彼此感受到心中的那份恐慌。

    幸福总是难得而易失的,所以在这刻感受到危机的时候,小两口本能相拥,想要紧握住彼此的双手,紧握住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