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陈姨的侄女,2/4
    岳毅他们群人在游乐场玩的时候,陈姨自己乘坐地铁又转了公交车,跨越城市的三四个区。

    来到栋栋古朴红砖小楼的街道上,这里的红砖楼也算是比较知名的建筑。

    据说当初是模仿不列颠建筑风格建造,如今这里整个片属于个艺术街形式的地方。

    走在排排红砖小楼之间街道上,能够看到各种在街头上卖艺的人们。

    有些人在拉着提琴,也有些拨动的吉他,还有些人更是手握大笔蘸水席地而写。

    在街角处,还有些绘画者,或是单独站在那里画画。

    或是些学生,跟随老师来这里写生,在老师的指点下绘制出街道、人、红砖楼。

    走到转角处,大约是第二排第二栋小楼前,陈姨转身jin ru到小楼内。

    上到小楼的二层,来到尽头处的间教室门前,立刻听到里面传出悠扬的音乐。

    轻轻推开门,会看到里面群孩子正在上舞蹈课,位身段优雅的女老师指导着学生。

    女老师的模样和陈姨有几分像,她便是陈姨的亲侄女,陈诗琴。

    陈诗琴没有因为自己姑姑的到来就打断上课,很认真地继续指点自己的学生。

    似乎陈姨只是个普通的访客,不能因为访客的到来,就打断自己对学生的指导。

    对此,陈姨没有丝毫的生气,反倒是很认真观看侄女的教授。

    不时还会暗暗点头,觉得侄女的教授还是很到位的,些细节上的讲解也很好。

    这刻,陈姨就像是见到了当年的自己,同样是那样的年轻,同样是意气风发。

    指点完了段舞步,让学生们自己对着落地镜去联系,陈诗琴快步冲到姑姑的面前,兴奋地喊道:“姑妈,你怎么来了?”

    陈姨伸出手爱怜地帮侄女捋了捋有些凌乱的头发,笑着说:“来看看我的小侄女。”

    在教室里看了圈说:“看起来环境还不错,这里倒是很适合你上课。”

    陈诗琴笑着说:“是啊,这里的环境很好,交通也方便,最关键的是价钱合适。”

    陈姨听到价钱,顿时板着脸说:“都跟你说了,既然要自己搞舞蹈室,定要环境好,价钱不用在意。”

    陈诗琴拉住姑妈的手说:“好啦好啦,我知道,姑妈那里有钱,可是我还是想要自力更生。”

    伸手摸了摸侄女,笑着说:“你啊,就和姑妈当年样,太要强,女人太要强不好。”

    陈诗琴笑嘻嘻享受姑妈的抚摸说:“嘻嘻嘻,姑妈如果不是要强,怎么能获得那样的成就呢?”

    “什么成就不成就,那些都不过是浮云,女人还是要爱惜自己才行。”陈姨说着更加心疼侄女。

    因为和自己有相同的追求,这个侄女其实也算是与家里人决裂了出来的。

    索性的是,还有陈姨这样位姑妈,否则当年小姑娘只身跑来沪海,怕是连饭都吃不上。

    后来侄女也算是争气,以很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沪海舞蹈学院。

    虽然暂时还没有获得很高的名气,但是陈姨相信,只要侄女肯用功,定会获得机会。

    现在侄女还没有正式毕业,教孩子跳舞,算是勤工俭学吧。

    陈姨觉得,这样教教孩子,也能够从教授中看到自身不足,对自身提升也有好处。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侄女和自己样要强,不希望总是去依靠自己的支助。

    陈姨嘴上说是不要太要强,但看到侄女很像是自己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很欣慰的。

    和侄女又聊了几句,就让侄女回去继续教孩子们下段的舞蹈动作。

    都不算是多么难的舞蹈,因为来学的都是些孩子,所以主要还是以基本功为主。

    又教授了段,让孩子们先自由活动段时间,劳逸结合放松下。

    自己则来到姑妈的身边,笑着说:“姑妈,你觉得我最近的舞步怎么样?”

    陈姨笑着点头:“还算不错吧,基本功很扎实,琴琴,你要记住,舞蹈的关键就是基本功要扎实。”

    “你教这些孩子的东西,我觉得就很好,让她们从小把基本功练扎实,动作定要到位。”

    陈诗琴点头:“是,姑妈说得对,所以我其实都很严格。”

    然后又小声对姑妈说:“嘻嘻嘻,其实些家长因为我太严格,都不让孩子来了。”

    陈姨反倒是很认真地说:“不来就不来,对那些不懂的人,不必去迎合。”

    得到姑妈的支持,陈诗琴自然是笑着说:“那是,我姑妈都发话了,不来那是他们没眼光。”

    有聊了几句舞蹈上的事情,陈姨压低声音,迟疑了半天说:“你,你,你姑父有没有和你联系过?”

    “啊?姑父?”陈诗琴先是愣,但很快就明白过来,“哦哦,你说姑父,他……”

    看到侄女有些迟疑,陈姨直接说:“行了,你别藏着掖着,我和他见过面了。”

    “什么?你们都见过面了吗?什么时候的事情?”陈诗琴当真是有些惊讶。

    陈姨则很认真地说:“就在元旦前天晚上,我和苏家人在他那里吃了顿饭。”

    “还,还去了姑父的餐馆吃饭?起吃饭吗?”陈诗琴更加的惊讶。

    听到侄女的话,陈姨笑着说:“你个小丫头,果然和你姑父联系过,不然你怎么知道他开了餐馆?”

    陈诗琴憨笑着说:“嘻嘻嘻,我这不是怕姑妈你生气嘛,所以就没敢说。”

    陈姨抱住撒娇的侄女问:“是他过来找你的吗?”

    侄女马上回答:“对,还不是我爸,说什么担心我,又不敢见您,所以就让姑父来。”

    陈姨神情严肃地说:“哼,你爸就是个怂包,辈子都被你爷爷压着。”

    陈诗琴赶紧附和道:“就是,就是,我爷爷那法西斯**,也就我爸受得了。”

    姑侄两正说着,突然舞蹈室的门被推开,然后就看到穿得像个老牛仔的冯叔,提溜着保温箱进来。

    看到冯叔进门,陈诗琴顿时惊呼道:“姑父,你,你怎么也来了?”

    此时陈姨已经明白,自己的行踪应该是被出卖了。

    冯叔笑着走进来说:“呵呵呵,我这不是担心你教学生辛苦,不好好吃饭,给你来加个餐。”

    然后又陪着笑脸对陈姨说:“你,你也在啊,还,还真的是巧呢。”

    “哼……”陈姨冷哼声,“真的是巧合?不是有人给你通风报信?你为什么会提着这么大保温箱上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