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扑朔迷离,4/4
    a ,!

    和老爷子结束了视频,岳毅收起电脑的时候,忍不住轻声问:“你觉不觉的,爷爷有些怪?”

    苏玲璐想了想说:“你是说,爷爷提起你母亲时候吗?”

    看到丈夫点头,沉吟道:“我也觉的怪怪的,提起你母亲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又不愿意说出口。”

    有点无奈地继续收电脑,嘀咕着:“真的是很奇怪,总觉得母亲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听到这里,苏玲璐突然把电脑拿过来说:“我们可以上网查一查。”

    岳毅此前还真的是没想过要上网查,毕竟有谁会上网去查自己母亲呢?

    苏玲璐很快打开网页,然后就输入了岳毅母亲的名字“卢锦绣”。

    下一刻,电脑屏幕上跳出来的词条,一下子把岳毅和苏玲璐小两口都给震撼了。

    “元旦不列颠皇家音乐会,著名花腔女高音‘卢锦绣’开嗓,二十年来首度再次开嗓,震撼全球。”

    “不列颠皇家音乐协会,正式聘请卢锦绣女士,作为皇家音乐学院的声乐教授。”

    “不列颠皇室册封卢锦绣女士为皇室指定节庆音乐大臣,主理皇室的各种节庆时节目安排。”

    ……

    一条条的词条浏览下来,小两口除了震撼还是震撼,完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真的从未想过,母亲居然是这样一位厉害的大人物,在欧洲的地位简直已经等同苏老爷子在亚太地区。

    不知过了多久,苏玲璐才缓过神来说:“歌锦绣,原来,原来婆婆她就是歌锦绣啊。”

    而岳毅还没有醒悟过来,还处在懵圈的状态,被母亲的身份给吓到了。

    原来,原来自己的母亲,就是那个“歌锦绣”,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样也就很容易解释,为什么皇家乐团会在圣诞音乐会上演奏自己的那首曲子了。

    一切都是母亲安排的,可是,可是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呢?

    既然母亲有这样厉害的成就,为什么还要用五百万把我卖给苏玲璐呢?

    还是说,其实当时母亲知道玲璐的身份?也知道自己和玲璐之间那份懵懂年代的青梅竹马?

    如果母亲知道一切的话,那么也就很好的解释通了这一切。

    实际上都是母亲有意安排的?好让自己和苏玲璐重逢?然后成为夫妻吗?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呢?为什么母亲连婚礼都不参加,就去了欧洲那边呢?

    这个时候,突然电脑上播放出一段母亲演唱,那是在不列颠皇家的舞台上,母亲盛装出场,伴随着音乐一展歌喉,当真是令人震撼,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母亲。

    听着母亲的演唱,那华丽婉转的独特转音,高亢又不失悠扬,感觉就像是一台唱声机。

    当真是歌锦绣,原来所谓的歌锦绣,是指母亲的歌声宛若是一副锦绣画卷般美丽。

    这一刻,岳毅和苏玲璐都安静下来,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视频,看着母亲在舞台上肆意挥洒。

    那种雍容的气度,配合那锦绣画卷般的歌喉,当真是令人沉醉其中。

    林天王的歌声更加的大众化,用一句简单的话说,就是更加的接地气一些,会受到广大的民众喜爱。

    而岳毅母亲的歌声,那就是一件标准的艺术品,那歌声真的是给人一种很强的视觉和听觉冲击。

    不同的风格,不同的领域,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可比性。

    不知什么时候,陈姨也走了出来,站在两人的身后看着画面说:“卢锦绣果然是卢锦绣啊。”

    猛地回过头来,看到了陈姨,岳毅忍不住问:“陈姨,您也认识我妈妈吗?”

    陈姨笑了笑说:“当然认识,否则怎么会有‘歌锦绣,舞美慧’呢?”

    说着又看向画面叹息道:“不过,现在陈姨已经不能登台,但是你母亲还处在巅峰状态啊。”

    听了陈姨的感叹,苏玲璐赶紧又问:“可是,可是既然岳毅的妈妈这样厉害,怎么还会和我们签署那份协议呢?”

    陈姨看了看苏玲璐,突然笑着说:“什么叫岳毅的妈妈,那是你婆婆,你也改叫妈妈的。”

    看到苏玲璐有些羞涩,陈姨接着说:“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可能确实有什么难处吧。”

    正当此时,苏玲璐猛地想起了什么,站起身就直接跑上了楼去。

    很快又返回,手里捧着一只非常精美的锦盒,看得出来里面的东西应该很珍贵。

    当苏玲璐放在餐桌上打开时,岳毅和陈姨都是一惊,看到一只碧绿的镯子。

    苏玲璐对岳毅说:“这个镯子,就是妈妈送给我的。”

    陈姨上前拿起镯子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又把镯子小心放回去说:“这只镯子是卢锦绣对你这个媳妇的认可。”

    岳毅和苏玲璐又有些奇怪,不明白陈姨为什么会这样说?

    陈姨笑着说:“恐怕就连岳毅你也不知道,这只镯子是你父亲家里祖传的吧?”

    “岳家当年算是江南有名的大族,每一代岳家的长媳都会得到这件岳家的家传之物。”

    岳毅更加惊讶:“这,这个,您,您是说,这个镯子,是我家里祖传的?”

    陈姨点头:“对,当初你父亲和母亲大婚的时候,我作为与你母亲齐名的舞蹈家,也是被邀请去观礼的,在大婚现场,亲眼看到你祖母把镯子送给你母亲。”

    岳毅真的是彻底懵了,坐在椅子上喃喃低语:“可是,可是这些母亲从没跟我说过啊。”

    陈姨又继续说:“之所以没有跟你说过,可能是因为你父亲家里是传统书香门第。”

    “有些话讲究不到时候是不会向小辈透露的,而且当年你父亲家里出了点事,所以你母亲怕是也不想多说。”

    岳毅有些激动地站起身,拉住陈姨问:“陈姨,那,那您知道,知道我母亲为什么去了不列颠吗?”

    陈姨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当年的那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当时你父亲和母亲家里都承受不起,最终两家都败落了,你母亲也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又看了一眼电脑上的画面,叹息道:“至于她什么时候去了不列颠,我还真的是不知道。”

    岳毅没有再继续追问,但是心里却还是充满了疑惑,唯一能够想到解除疑惑的人,似乎只有两个妹妹。

    …………………………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都市云养殖》作者已经完本两本百万字的书,坑品还是有保证的,如果喜欢系统流,可以去看看,收藏着,等字数多了看也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