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又见到一位大拿家长,2/4
    学校的汇演正式开始,依然是从高年级开始,一个一个班级奉上各自准备好的节目。尘?缘→文↓学√网

    不得不说,在这个文艺至上的世界里,那些高年级的学生,尽管还是小学很多表演的节目确实很棒。

    最让岳毅感到惊艳的是,六年级有个班级登台的节目,居然是意想不到的戏曲表演。

    来到这个世界,接触西方文化的节目还是相对更多,东方文化的演绎已经很少。

    就像是民乐,几乎是一直被西洋乐打压着,也就是最近靠着岳毅的努力才开始发声。

    至于戏曲表演,更加是岳毅几乎就不曾见到过的。

    而现在小小校园舞台上,几个六年级的学生,正在表演的就是戏曲。

    听得出来,几个学生有着很扎实的戏曲功底,表演起来一板一眼都非常到位。

    就连平时相对苛刻的陈姨,也是忍不住赞叹:“这几个学生了不得,尤其是那个小旦,唱功和舞台功底都很扎实,应该是有着很深的昆曲功底。”

    林文翰也点头:“是啊,本来还以为我们的孩子们肯定很厉害,没想到还是小瞧了学校的学生。”

    梅姐突然开口说:“其实不奇怪的,春田小学原本就是更注重艺术休养教育的学校。”

    “所以学校里会有这样的学生真不奇怪,不过有这样的功底,恐怕这几个学生的家长也不一般吧?”

    突然,一旁的楚浩开口说:“那个唱小旦的女孩子,你们不觉得眉眼有些熟悉吗?”

    大家一起仔细打量一番,陈姨突然惊呼道:“有那么几分当年程芳蝶的意思。”

    楚浩点头说:“没错,那个唱小旦孩子的太奶奶,就是程芳蝶先生。”

    听到这句,陈姨顿时惊讶地说:“原来是这样啊,难怪,难怪了,是先生的后辈,我们还是孟浪了。”

    虽说这个世界过早jin ru东西方文化融合,但还是依然有不少传统的华夏文化存在的。

    苏家老爷子是华夏电影人的代表,实际上并不能算是传统华夏文化代表人。

    真正才传统华夏文化的代表人,除了民乐大师孙老爷子之外,便是戏曲名旦程芳蝶了。

    要知道,在戏曲盛行的年代里,程芳蝶那绝对是真正享誉世界的名旦,无人不尊称其为一声“先生”。

    得知台上的唱小旦的女孩子,居然是程芳蝶的后辈,那真的是让陈姨和林文翰都惊叹不已。

    此时,岳毅也才明白,这个春田小学还真的是卧虎藏龙,太多的名人后裔在。

    伴随着一阵热烈的掌声,舞台上六年级的演出已经结束了,大家目光自然都集中在小旦女孩子身上。

    陈姨甚至站起身来,往那边女孩子回到的班级队列看去,想要看看是否能看到什么。

    梅姐笑着拉上陈姨说:“哎呀,陈姨,你看什么呢?你不会以为程先生会来吧?”

    陈姨赶紧做下来,自嘲地说:“也对,程先生的年纪已经很大,应该是不会来这边的。”

    随后,陈姨又忍不住叹息一声:“只可惜,如今戏曲也处在弱势,甚至比民乐更加的弱势啊。”

    陈姨的年纪还算是经历过戏曲鼎盛,那算是最后的尾巴了,在陈姨小时候还常听戏曲的。

    之后,随着西方文化jin ru,越来越多人被西方文化所吸引了。

    很自然,华夏本土那种含蓄内敛的文化,逐渐就在争锋之中落了下风。

    时至今日,无论是传统的民族音乐,还是传统的戏曲文化,都已经是完全不行。

    听到陈姨的感叹,有家长忍不住说:“这也算是时代发展需要嘛,人的系好总是随着时代改变。”

    岳毅听到这话立刻说:“其实这话不对的,任何流传下来的文化,都是经得起推敲的,或许现在处在低谷期,但是只要获得机会,相信一定会再次收获到人们的认同。”

    这句话,当真是引起了不少在场人的共鸣,周围不少家长也觉得这话有道理。

    而且因为岳毅他们所坐的地方,是比较靠近主席台的,再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下,还被主席台上人听到。

    一位有些年纪的老人回过头来,看向了岳毅说:“年轻人,你这话说得很有道理。”

    当大家循声望过去,看到老人的一刻,陈姨顿时惊呼道:“程先生,真的是您。”

    这真的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主席台上坐着的老人,居然就是之前谈论的那位程芳蝶,程先生。

    老人家和韩校长年纪相仿,银白的头发面容看上去倒也还不算是很苍老。

    听到陈姨的声音,戴上老花镜仔细打量了一番,突然笑着说:“原来是小美慧啊。”

    见对方认出自己,陈姨自然是赶紧迎上去说:“程先生,您还认识我。”

    老人笑着说:“认识啊,当然认识的,当年著名的‘歌锦绣,舞美慧’啊,我怎么会不认识。”

    陈姨非常激动握住老人伸来的手说:“您客气了,当年还是多亏了先生您的指点。”

    原来陈姨当初一心苦学芭蕾舞,结果因为一段舞始终跳得不好,人也是有些魔怔了。

    后来舞蹈队的老师看不过,就带着陈姨去拜访了程先生。

    尽管程先生是唱戏的,但是艺术是共通的。

    经过了程先生的指点,倒是让陈姨一朝顿悟,结果就一举突破了瓶颈获得成功。

    所以陈姨才会对程先生样子记忆犹新,也才会一眼就认出刚才女学生唱念动作上神似程先生。

    程先生握住陈姨的手,笑着说:“哈哈哈,当年不过是个小事,美慧你也不用总记挂。”

    陈姨还是很认真地说:“先生的指点,美慧至今也是不敢有丝毫忘却的。”

    程先生转而看了看这边说:“你也是来陪孩子演出的吗?是你的孙女吗?”

    陈姨赶紧说:“哦,我现在在苏家,是苏家的三个小孙女,我也是陪着一起过来看看。”

    “苏家?”程先生不禁向岳毅这边又多看了两眼,“哦,老苏啊,是老苏的重孙女吗?”

    陈姨点头回答:“对对,今年才上一年级,呵呵呵,没想到和程先生您的重孙女在一个学校。”

    程先生突然看了一眼岳毅说:“啊,我想起来了,那个是苏家的女婿岳毅吧?呵呵呵,你们昨天晚上的演出很棒,尤其是那首《半壶纱》我真的非常喜欢。”

    岳毅闻言也是赶紧走过去,自然苏玲璐、林文翰、秦砚彤也跟过来,转眼一群人都聚到了主席台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