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秦砚彤的歌喉,3/4
    “哈?”听完了岳毅的话,谢菁菁当真是一脸懵逼,完全没想到话题转变的如此之快?

    看到谢老师整个人都懵了,一旁的方大壮也是感到尴尬不已,下意识就拉了拉岳毅。

    但是岳毅根本没有理会方大壮,继续对谢老师说:“谢老师,您真的别误会,我真的是好意,只是觉得您这样一个有如此耐心带孩子的好老师,应该有个好归宿的。”

    方大壮已经有种不忍直视的感觉,人家有没有好归宿,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只是岳毅似乎非常的认真,完全就没有尴尬的感觉,就只是一个人在那里说了半天。

    谢菁菁也终于醒悟过来,听完了岳毅对好友的夸赞,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了半天过后,对岳毅说:“没想到,孩子们的姑爸爸,还是个这样好的媒人呢。”

    旁边的方大壮已经是尴尬不已,但是岳毅一点点也没有尴尬的感觉。

    继续说:“谢老师,其实我那个朋友真的不错,我觉得你们两性格挺互补的。”

    眼见岳毅如此认真,谢菁菁也奇怪地问:“哦?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们两个的性格互补呢?”

    岳毅很认真地说:“您看,您是这样的温柔婉约,而我那个哥们,是个非常活跃的家伙,所以你们两还不互补吗?”

    终于,谢菁菁有些无奈地说:“好吧,真的很感谢岳先生您,那么如果有机会的话,大家倒是可以见见。”

    岳毅闻言顿时激动地说:“真的吗?您愿意和他见一见?”

    谢菁菁实在是有点招架不住岳毅的热情,只能勉强笑着点头应承:“可以,只要我们两都有时间。”

    岳毅笑着回应:“好的,我会帮你们安排的,谢老师大家就当是朋友,见见面认识一下。”

    谢菁菁点头:“好,那就麻烦岳先生您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回去上课了。”

    岳毅赶紧说:“好的好的,您忙,我们也该走了,放学的时候,我们会把润色好的台本和图一起带过来。”

    谢菁菁应了一声:“嗯嗯,那就麻烦岳先生和方先生多多费心。”

    看着谢老师转身离去,方大壮终于忍不住说:“老大,我真的是越来越佩服你了。”

    岳毅笑着问:“佩服我?为什么?”

    方大壮接着说:“您居然硬是这样和谢老师尬聊,还把相亲这么老土的事情给说成了,我真的是佩服您。”

    岳毅闻言顿时笑骂道:“你这家伙,你这话怎么听着不像是在夸我呢?”

    方大壮赶紧继续说:“真的,真的是在夸奖您的,我是真的打心眼里佩服您。”

    岳毅摆摆手说:“得了得了,我们赶紧走吧,还要赶去公司呢。”

    在去公司的路上,方大壮把岳毅的“英勇事迹”告诉了车里的所有人。

    听得同车的苏玲璐、梅姐和秦砚彤都愣住了,也是没有想到岳毅会这样直接给人家老师介绍对象。

    良久,梅姐首先回过神来说:“看不出来啊,岳毅你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呢,还有做媒人的潜质呢?”

    岳毅边开车边

    网网推荐:

    笑着说:“那是那是,要不哪天,我也给梅姐你介绍个?”

    话音刚落,就被旁边的苏玲璐用力捶打了一下,而且还用眼神警告了岳毅一番。

    看到妻子的眼神,马上想起了梅姐的过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但是没等岳毅道歉,后排的梅姐突然笑着说:“行啊,我倒是很想看看,你会把我介绍给谁?给你的哪个兄弟啊?”

    因为摸不准梅姐真实意思,岳毅只能干笑两声回答:“没有没有,梅姐您天生丽质,肯定好多人追求的,哪里还能轮的上我那些兄弟呢。”

    梅姐闻言冷哼一声:“哼,怎么着,是瞧不上你梅姐了吗?”

    岳毅赶紧解释:“没有,绝对没有,梅姐,我就是开个玩笑,您别生气。”

    哪知道这句话一出口,后面顿时响起了梅姐的笑声:“哈哈哈,原来你这么不禁吓的。”

    听到这话,当真是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故作镇定地说:“梅姐,你真的是吓死我了,吓得人家小心脏扑通扑通的。”

    一句玩笑话,很快将车内的气氛缓和过来,同样坐在后排的方大壮和秦砚彤也都笑起来。

    当然,车里的一群人,除了梅姐之外,都是暗暗松了一口气的。

    苏玲璐也是赶紧就转移话题,问起后排的秦砚彤:“对了砚彤姐,你的新专辑怎么样了?”

    秦砚彤马上就接过话题说:“哦,新专辑现在进展还算顺利呢。”

    “之前那个给翰哥写了歌的‘丘山’老师,专门给我写了四首歌呢,真的要感谢翰哥帮忙了。”

    听到秦砚彤提起了“丘山”,下意识就悄悄看了一眼岳毅。

    岳毅很认真地在开车,几乎是察觉不到任何的反应,但若是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够看到嘴角微小的弧度。

    知道丈夫心里在偷着乐,苏玲璐表面上挂着笑容,但心里其实有点恨得牙痒痒的。

    后排的秦砚彤还在继续说:“那个‘丘山’老师写的歌真的很棒,像是为我量身定制的一样,我也是第一次唱得如此舒服呢,就连杰森哥也觉得我的声音还有提升空间。”

    梅姐也是有些好奇地问:“哦?就是那个给翰哥写了那首《此情可待》的丘山吗?”

    秦砚彤异常激动地点头:“对啊,就是那个丘山老师,他写歌真的是很厉害。”

    梅姐更加好奇地问:“真的有那样厉害吗?要不你唱一首他给你写的我们大家听听?”

    秦砚彤很果断地就唱起来:“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

    这首歌,前排的岳毅和苏玲璐都很熟悉,现在听秦砚彤唱出来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

    对比之前岳毅的清唱,秦砚彤的声音确实更加适合这首歌,歌曲也能够展现出秦砚彤漂亮的声线。

    坐在车里,不知不觉梅姐也是听得如痴如醉,没有料到秦砚彤唱出的歌竟然如此好听。

    越听越觉得有味道,那种不算是非常剧烈,但却有包含一种含蓄深情,真的是让人不知不觉入迷。

    梅姐听着歌不禁觉得,让秦砚彤从苏氏转到林天王的工作室,还真是个巨大损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