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小院访客,中。3/3
    通过孙老爷子的描述,沪海音乐学院民乐系的这群师生,终于对那个动画短片配乐过程有了进一步了解。

    性格活泼的文琪,早就已经混熟了,不但是帮老爷子端茶倒水,还主动要求配合老爷子演奏。

    而文琪吹奏的埙也确实很有一套,演奏的水平明显是要比钢蹦儿高出不少,和老爷子洞箫的配合,也是相当的契合。

    演奏过后,孙老爷子不禁赞叹:“小蔡、小赵,没想到你们还能培养出这样的好苗子呢。”

    蔡云谱和赵玲秀相视一眼,然后蔡云谱笑着说:“孙老,文琪可不是我们两教出来的。”

    听到这话,老爷子顿时感到有些惊异,看向文琪问:“你不是沪海音乐学院的学生?”

    文琪甜甜地笑着说:“孙爷爷,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岳文琪,是沪海音乐学院的交换生。”

    “交换生?那你是什么学校交换过来的呢?”老爷子更加的好奇。

    要知道,一般情况下,交换生通常都是一些国内外知名学府之间的交换,大多数都是国内和国外相互交换。

    沪海音乐学院已经算是国内顶尖音乐学校,与国内的学校之间已经没有必要进行交换交流学习。

    那么,岳文琪只可能是国外音乐学府交换过来,国外知名的音乐学府,能够和沪海音乐学院齐名的并不多。

    看到岳文琪有些犹豫,一个学生帮忙说:“孙爷爷,文琪她是从不列颠皇家音乐学院交换过来的。”

    同学的话音刚落,岳文琪有些不开心地说:“哎呀,谁让你们乱说的。”

    孙老爷子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微笑着说:“呵呵呵,这没有什么啊,不列颠皇家音乐学院可是很厉害的啊。”

    岳文琪赶紧说:“没有啦孙爷爷,其实也就是个学校,我觉得还没有沪海音乐学院好呢。”

    说到这里,女学生笑颜如花地说:“至少在这里,能听到这么美的民乐。”

    看得出来岳文琪是真的很喜欢民乐,老爷子也微笑着点头:“是啊,曾经有人对我说过,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觉得他这话很有道理,我们是应该更多关注自己民族的东西。”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听到这个话,在场的师生都感到惊异不已。

    在这个世界,这样的理念还没有完成的形成,民乐的地位也相当尴尬。

    也正是因为尴尬境地,导致很多人摒弃了自己民族的文化,更多接纳和学习西方文化。

    而这样的一句话,说到了在场这些致力于民乐人的心坎上去。

    为什么一定要摒弃自己民族的东西呢?为什么不能够把自己民族的发扬光大推向世界?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样一句话在这种时候,这样的背景下,真的很振奋人心。

    岳文琪回过神来,有些激动地问:“爷爷,这句话是谁说的呢?”

    孙老想了想说:“告诉我这句话的是个年轻人,就是你们看得那部动画配乐和导演,不过那个年轻人说,这句话不是他说的,而是他从一位老人口中听来的。

    网网推荐:

    ”

    蔡云谱开口说:“这句话说的很在理,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们就应该坚持自己民族的东西。”

    说到这里,孙老突然又开口说:“对了,你们不是想要了解那个给动画配乐的人吗?”

    “我这里有一首,那个年轻人的另一首曲子,你们要不要听一听?”

    “好啊。”听到这话,在场的师生自然是全都一致叫好。

    老爷子也很开心,便用洞箫吹奏了起来,自然是岳毅演奏过的那首。

    一曲当真是让在场的师生听得如痴如醉,不曾想到过民乐还会有如此精品。

    等到老爷子吹奏完毕,在场的师生全都惊了,蔡云谱更是激动地人都站起来。

    伸手抓住孙老的手,蔡云谱很激动地问:“孙老,这,这,这首曲子,是您做的吗?”

    老爷子微笑着摇头:“不是我,这首曲子也是那个年轻人吹奏给我听的,据说是他的父亲小时候教他的。”

    蔡云谱不禁感叹:“能够写出这样曲子的人,真的是绝对的大师啊,对民乐的研究必然很深。”

    岳文琪这个时候忍不住问:“孙爷爷,这首曲子叫什么?”

    老爷子直接回答:“曲子叫做,就是石头记里的那首葬花词。”

    听完老爷子的述说,一群师生都感到非常的激动,觉得这首曲子就像是一盏明灯。

    在大家都多民乐感到悲观的时候,这样一首曲子的出现,让大家又重新看到了民乐的希望。

    只是,很快孙老又说:“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思考,其实我觉得,我们不该固步自封,一直固执己见的坚持我们的传统,而是更加应该放开眼界,去看一看这个世界,看看年轻人的一些想法和喜好,或许我们就能够寻找到一个突破困局的办法。”

    在场的师生闻言全都陷入沉思,下一刻全都暗暗点头,觉得老爷子说得很有道理。

    民乐如今之所以市场不行,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太过于固守传统。

    如果能够稍稍适应市场,进行一些革新,推陈出新一些东西,或许就能寻到出路。

    正当大家都沉浸思索出路中,突然小院的大门又被人敲响,这次敲门声异常粗暴。

    孙老爷子微微皱起眉头,然后站起身走向门前,再次将院门给拉开。

    门口是一群穿着皮衣,打扮得像不良青年的人。

    不过不难看出,这群人应该不是什么不良青年,他们应该是个摇滚乐队。

    为首的青年明显还有些腼腆,但是在一群乐队成员看着下,还是鼓起勇气,故作凶恶地说:“老头,我们需要一个地方练歌,想要买下你这个院子,给个价吧?”

    青年的一番话,说得孙老爷子有些哭笑不得,上下打量了一番问:“年轻人,你们很有钱吗?”

    很快后面一个胖子走出来说:“我,我们,我们当然有钱,老头,你随便出价。”

    孙老爷子无奈地摇头:“那还真是抱歉了,我这里不打算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