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神奇的演绎
    岳毅现在根本就不关注网络上那些东西,在录音室里静静等待所有人到来。

    没过多久,先是秦砚彤被林摹接来,很快孙一凡也把儿子和爷爷接来。

    小小录音室里聚集了不少人,不过还好,在无关的人离开后,录音室倒也不算拥挤。

    剩下留下录音室里的就是孙爷爷、岳毅、林文翰、秦砚彤和五个孩子。

    一群人都看向岳毅,还是没弄懂他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岳毅把等候的时候已经准备好的曲谱,分发给孙爷爷、林文翰和秦砚彤。

    “虫儿飞?”孙爷爷有些奇怪地问,“这个是你新作的曲子吗?你让我们来就为了唱这个?”

    岳毅微笑着说:“不,这首歌主唱是筠筠、欣欣、萱萱,配合上砚彤嫂子的声音。”

    孙爷爷顿时有些奇怪地问:“那你让我们爷孙俩过来干嘛?”

    岳毅眯起眼睛笑笑说:“当然是,希望爷爷您和您的小重孙一起给她们伴奏。”

    听到这话,孙爷爷顿时恍然,从身后的背包里取出了带来的乐器。

    林文翰看到乐器盒打开后,顿时惊呼道:“用埙和洞箫来进行伴奏的吗?”

    秦砚彤明显没有见过埙,凑近非常好奇地打量起来。

    倒是欣欣因为之前见过主动介绍起来:“呀,砚彤婶婶,这个叫做‘埙’呢,钢蹦儿会吹的,声音很好听的啦,砚彤婶婶你没有听过吗?”

    秦砚彤伸手摸了摸欣欣头发说:“是啊,婶婶没有见过呢,你说钢蹦儿会吹?钢蹦儿是谁?”

    萱萱马上把孙一凡的儿子拉过来介绍:“哈,这个就是钢蹦儿,也叫‘孙安哲’。”

    小男生怯生生看着秦砚彤问候:“阿姨你好。”

    秦砚彤看到小男生先是一愣,有些惊讶小男孩年纪居然这么小,而且竟然会吹奏埙这么古老乐器。

    然后也是微笑着招呼道:“嗯,你好。”

    那边岳毅已经把想法说给了孙爷爷和林文翰听,不过三个人还在进行最后细节上的讨论。

    不得不说,这种极为大胆的演奏形式,真的是孙爷爷和林天王以前不曾想到的。

    三个人经过了一番讨论,最终决定主要背景配乐用洞箫和埙,然后再加上钢琴的配合润色。

    商议完毕,岳毅又走过来,对秦砚彤说:“嫂子,你等孩子们唱完两遍后,你在开口唱,先独唱一遍,然后再和三个孩子一起唱一遍。”

    听到这话,秦砚彤顿时有些紧张:“我,我可以吗?以前我都没有这样唱过呢。”

    岳毅微笑着安抚道:“嫂子别担心,你的声音完全没有问题的,我们先钢琴伴奏试一遍。”

    然后,大家一起走进了里面的录音房,岳毅弹奏起钢琴,让孩子和秦砚彤一起唱一遍。

    本来秦砚彤还有些紧张,但是当听到萱萱开口,那纯净宛若天籁般空灵的声音,瞬间就去散了一切污垢,就像是站在雨后初晴天空下,看到干净湛蓝色天空上的彩虹一样。

    紧接着开口的是欣欣,软糯糯温柔的声音,像是整个人躺在棉花上,被温暖的云朵包裹住。

    最后是筠筠,在开口的一瞬间,那高亢的声音仿佛一道阳光,驱散一切的阴霾。

    当三个小姑娘和声的时候,空灵、温婉、高亢三种声音柔和起来,简直令人陶醉。

    三个小姑娘唱罢,等钢琴的过场之后,几乎是不用岳毅提醒,秦砚彤很自然开口唱起来。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网网推荐:

    ……

    秦砚彤的声线很独特,不算是多么高亢,但非常的干净,同时又带着一丝磁性。

    眼见秦砚彤也jin ru状态,岳毅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向外面的孙爷爷和林文翰示意了一下。

    然后,林文翰和老爷子立刻就明白,轻轻推开门让祖孙两个一起进来。

    本来让林文翰弹奏钢琴的,现在改成了林文翰在外面调试设备,岳毅弹奏钢琴。

    当林文翰调试完毕,打了个“ok”的手势,里面岳毅马上示意钢蹦儿吹奏。

    埙的声音是那样柔和温婉,作为前奏尽显出一种古朴和伤感的味道。

    紧接着就是孙老爷子的洞箫,同样是悠扬的声音,配合上埙一起更平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埙和洞箫演奏后,岳毅钢琴音适时加入,随后就给萱萱一个手势示意。

    但是萱萱没有开口去唱,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手铃来,先是摇晃两下手铃。

    伴着手铃清脆的声音,萱萱这才开口唱起来:“黑黑的天空低垂……”

    一首并不算复杂的歌曲,经过了岳毅他们一番编排过后,让简单歌曲瞬间获得了一种升华。

    坐在外间的林文翰和女儿,已经完全被里面的歌声所吸引住,陶醉其中无法自拔。

    最后,歌声停歇,钢琴的声音停止,洞箫也渐渐平息,只剩下埙单独演奏了一段,才渐渐彻底结束。

    歌声、琴声、埙的声音、箫声都已经停下,但那种奇妙的感觉却久久未曾散去。

    每个人都沉浸其中,真的有种难以自拔的感觉。

    直到房门被敲响,卢诗淼焦急地冲进来:“我的大哥,你到底好了没有?下面都火上房了。”

    然后卢诗淼就看到,一群人都面带微笑走了出来,那种胸有成竹的样子很让人惊讶。

    拿上录制好音乐的u盘,岳毅笑着说:“好了,我们下去吧,现在表演正式开始。”

    看到岳毅一马当先走向电梯间的背影,卢诗淼忍不住问秦砚彤:“砚彤姐,我哥他没事吧?”

    秦砚彤是一脸崇拜地说:“没事,我觉得你哥哥真的是个天才,这首插曲太棒了。”

    “哈?”卢诗淼再次懵了,自己表哥能有这么神呢?

    但是紧接着就听到林文翰感叹:“真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能把那些声音完美组合起来,而且还能够那样完美的呈现出来,真是不可思议。”

    孙老爷子也附和道:“是啊,不可思议,我现在都不敢相信刚才那个是真的。”

    什么情况?这一群人都被洗脑了吗?居然把表哥吹得这么神啊?

    带着一连窜的问号,卢诗淼又听到四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对话。

    林婉茜首先开口:“筠筠、欣欣、萱萱,你们唱得好棒好棒,我听了都想哭呢。”

    萱萱搂住小姐妹安抚道:“哈,茜茜别哭,要坚强。”

    欣欣随后说:“呀,其实,其实我当时真的哭了,就好像,就好像那天晚上看到萤火虫一样呢。”

    筠筠点头:“嗯嗯,我也像是看到了萤火虫,姑爸爸真的是最棒啦。”

    钢蹦儿这个时候凑上前,像个小大人一样说:“哎,你们女生就喜欢哭鼻子,一点都不坚强。”

    结果话应刚落,萱萱突然揭发:“哈,你刚刚也哭了,我看到你抹眼泪了。”

    “没有,我才没有哭呢。”

    “哈,哭了。”

    “没有。”

    “哈,有。”

    就这样,在五个孩子的争论声中,一行人在音乐部众人奇怪目光注视下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