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宝宝心里苦
    一曲跳罢,已经聚到门前的人,全都很开心地鼓掌,并且为三个小萝莉喝彩。

    当然,这里的所有人是不包括陈姨的,在一个专业的舞蹈家面前,这段毫无章法的乱舞,简直是对舞蹈羞辱。

    只是在苏家其他人面前,尤其是苏老开心地微笑鼓励三个小家伙:“跳得太棒了,真好。”

    陈姨虽然是心里非常不满,但也不能够多说什么,只能阴沉着脸站在一边。

    三个小萝莉是真的很开心,筠筠上前欢呼:“爷爷,爷爷,你真的觉得我们跳的好吗?”

    听到筠筠的问话,老人家微笑着点头:“当然啊,爷爷的三个小公主跳得很棒。”

    这个时候,欣欣也才缓过神来,惊呼道:“呀,爷爷你们一直都在看吗?”

    欣欣明显是感到有些害羞,虽然觉得跟着姑爸爸跳舞很有趣,但被爷爷和姑妈妈他们看到好羞涩的。

    倒是萱萱呆呆的上前,举起大拇指说:“欣欣也跳的很棒,别害羞。”

    萱萱仿佛小大人一样鼓励小姐妹,看在众人眼里非常的有趣。

    苏玲璐走上前来,蹲下来拉着羞涩的欣欣说:“欣欣跳得很好呢,姑妈妈觉得欣欣最棒了。”

    猛地抬起头来,两眼仿佛闪烁着星星的欣欣问:“真的吗?姑妈妈?欣欣真的最棒吗?”

    岳毅也蹲下来趁机握住欣欣和苏玲璐的手,微笑着说:“当然了,欣欣跳得很认真,所以是最棒的。”

    被岳毅趁机握住了手,苏玲璐下意识就想要抽回去,但反倒是被岳毅趁机给抓得更紧。

    尝试了半天也抽不出自己的手,有担心影响到欣欣不敢动作太大,最后也就只能作罢,任凭厚脸皮的家伙握住手,扭头看到厚脸皮家伙还咧嘴对自己笑,忍不住白了对方一眼,索性别过头去不看厚脸皮家伙,继续笑着去鼓励欣欣。

    很快,筠筠和萱萱也凑够来,岳毅一把将另外两个小家伙也揽入怀中。

    张开双臂,把一大三小都给包住,嬉皮笑脸地说:“我们一家人还是挺合拍的。”

    听到这话,苏玲璐顿时娇嗔一声:“谁和你是一家人?脸皮怎么这么厚?”

    “嘻嘻嘻,姑妈妈和姑爸爸结婚了,我们当然是一家人喽。”

    “嗯嗯,欣欣也喜欢姑爸爸,我们是一家人啦。”

    “哈,一家人。”

    三个小家伙的话,让苏玲璐也是有些无奈,最后也就只能是默认了。

    岳毅趁机握住苏玲璐的手说:“以后,你就好好处理公司的事情,家里的三个小家伙交给我,你记住,我永远都会在你身后坚定地支持你。”

    苏玲璐没有料到,岳毅会突然对自己说这些,一时之间整个人当真是有些发懵。

    便在苏玲璐发懵的时候,岳毅趁机凑上前在其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没等缓过神来,又看到岳毅分别在三个小丫头额头上也都轻轻的亲吻了一下。

    “啊……”

    “呀……”

    “哈。”

    三个小家伙反应不一,但似乎也欣然接受了,算是接纳这位姑爸爸。

    眼见两大三小真如一家人一样,享受这夜晚的宁静和温馨。

    网网推荐:

    “咳咳咳”家门内突然响起了咳嗽声,一下子就把所有人都给惊醒了过来。

    苏老面对门前“一家子”奇怪目光,笑着说:“好了好了,别再继续腻歪了,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玲璐啊,你跟我来书房,明天的一些事情,我还要跟你交代一下。”

    苏玲璐终于缓过神来,低着头应了一声,然后赶紧站起身快步逃离门前。

    看到苏老爷子领着自己媳妇离去,岳毅心中自然是美滋滋的,觉得两人关系升温还是很快的。

    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即便是没有公布自己的身份,也能够顺利打开心爱青梅的心扉。

    越想越是觉得美,不自觉就哼唱起来:“咱老百姓啊,今儿个真呀真高兴……”

    刚唱了两句,瞬间一盆凉水当头浇下:“你们三个,快点进来,准备准备去睡觉吧。”

    陈姨不合时宜冰冷的声音,当真是就像一盆当头淋下的冷水,像是在提醒岳毅别白日做梦。

    小样,你想要追上我们家饿玲璐?哼哼,那你是先要过了老娘这关。

    轻蔑眼神明显表达出这样的意思,岳毅也是一脸无奈眼睁睁看陈姨领着三个小萝莉离去。

    司机梅叔也没有逗留,转身也是走进了屋里,似乎一切事情对他而言都没什么意思。

    倒是梅姐在大家都离开之后,凑过来笑着对岳毅说:“行啊你小子,你这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居然这么快就硬是和玲璐如此亲密呢,不过你这么点小手段是不行的,而且,你小子把陈姨算是彻底给得罪了,恐怕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喽。”

    听到这话,岳毅立刻凑近梅姐身边低声问:“梅姐,这话怎么说?给小弟透露透露呗?”

    梅姐立刻与之拉开距离,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一番说:“之前没看出来,你小子还真是挺贫的。”

    “嘿嘿嘿……”赶紧陪着笑脸继续对梅姐说,“梅姐,我这也是苦中作乐啊。”

    瞬间就脸色一变哭丧着脸说:“我这睡了一觉起来,就被自己妈给卖了,宝宝心里苦啊。”

    “这结个婚,又要打架,又要唱歌,还要照顾三个小丫头,宝宝心里苦啊。”

    “回到家,本以为能休息一番,结果无缘无故还把陈姨就给得罪了,宝宝心里真的苦啊。”

    岳毅连续“宝宝心里苦”的苦逼三连,梅姐听得是直翻白眼,只能摆摆手说:“得得得,你别贫了行不?”

    眼见着前一刻还一脸苦逼,下一刻就雨过天晴,梅姐无奈地说:“行吧,姐姐就提醒你一句,自从苏奶奶过世了之后,苏爷爷就没有再娶,即便是这些年苏爷爷经常接触很多女演员,但也一直都洁身自好,而唯一能留在苏家的女人,就只有陈姨。”

    “难道说,陈姨和爷爷……”

    没等岳毅展开联想,“啪”梅姐扬手就一巴掌把联想给拍碎。

    “瞎想什么呢?告诉你,陈姨年轻时候出过一些事,后来是苏爷爷出面帮忙摆平的。”

    “陈姨的眼中,苏爷爷就像是她的老父亲一样,陈姨对苏爷爷只有晚辈对长辈的尊重。”

    “而且,无论是玲璐还是三个小丫头,几乎都是陈姨一手带大的,所以你真想改变你‘协议女婿’的身份,去掉那‘协议’两个字,首先还是要把陈姨这个‘丈母娘’给拿下。”

    言罢,没有再跟岳毅多言,梅姐迈步也进屋去,留下岳毅一个人在门外消化复杂的信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