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上流是非多
    谁也没有料到,一场婚礼居然会变成这样,最让所有人震惊的是,这个号称皇家音乐学院的才子,当真是有着真才实学的。

    无论是之前的那首儿歌,朗朗上口而且寓意十足,绝对会成为儿歌的典范。

    还是如今的这一首朴实却又震撼人心的情歌,真的是唱进了在场每个人的心坎里。

    尤其是在场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更加是被朴实无华的歌词所触动,当真是忍不住老泪横流。

    而最让人震撼的是,在唱到**的部分,岳毅那种声嘶力竭般的呐喊,配合上他受伤的手鲜血滴在琴键上,当真是让人觉得,这个男人是真的深深爱着他的新娘。

    一曲已毕,但余音仍旧是绕梁不惜,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还沉浸在歌词和震撼演绎中。

    岳毅又紧了紧手上的餐布,站起身走向了围观的人群,众人见状是很自然全都让开道。

    然后,全部都期待地看着,岳毅一步一步走向他的新娘,走向了苏玲璐。

    众目睽睽之下,苏玲璐也已经愣住了,没有想到这个很随意找来签订协议应付的男人,居然会如此的入戏。

    终于,男人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这一刻长久古井无波的心,如少女般“怦怦”的像被小鹿乱撞。

    在慌乱中,男人拥住了自己,然后就听到男人深情地说:“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我爱你。”

    “哇”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下一刻宴会厅里的所有人几乎同时鼓掌,掌声瞬间就响彻了整个宴会厅。

    在众人的掌声中,新郎和新娘缓缓的靠近,两张脸慢慢就要贴在了一起。

    “是谁报的警?”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宴会厅里美好的画面,瞬间让所有人都有种要杀掉说话人的冲动。

    已经步入宴会厅的两名警察,瞬间就感受到了气氛陡然一变,宴会厅里所有人都回头一脸愤怒看着他们。

    年轻的警察吓得立刻凑到带队警察身后,低声说:“师父,我们,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咳咳咳”带队的警察清了清嗓子,还是壮起胆子说:“我们接到有人报警。”

    看到大家仍旧是一脸愤怒,带队警察也只能尴尬地继续说:“也许是走错了地方。”

    正当两人转身打算离开时,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等一等,韩警官,你们可不能走啊,确实是我们报的警,这里有人蓄意伤人,您看看,这,这我身上还有血呢。”

    站出来说话的人自然是李博峰,至于李文彦早已经被人送去了医院。

    李博峰和李家老爷子是李家没走的两人,之所以不走自然就是为了等警察来。

    能够亲手把岳毅大婚当天就送进警察局去,一方面能扫了苏家的脸面,另一方面也算给自己儿子报仇。

    带队来的韩警官也是顿时皱起眉头,凭借多年的经验,自然判断的出这分明就是一场豪门恩怨。

    这样的案子最是麻烦,现在韩警官甚至有些后悔,觉得早知道是这情况就不该来。

    不过,身为一位正直的警察,韩警官还是开口问:“那么,到底是谁动的手呢?”

    这个时候,没等李家人开口,岳毅非常主动地举起手说:“是我动的手。”

    在众目睽睽之下推开人群,岳毅完全不像是个肇事者,反倒像是个被众人追捧的英雄登场。

    甚至走过李博峰身边的时候,明明报了警的李博峰当着警察面,还是下意识向旁边躲开。

    韩警官当真是眉头紧锁,闹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套路?这年头打

    网网推荐:

    人的当着警察面也能这么嚣张?

    岳毅走到人群外,微笑着对两个警察说:“两位,人是我打得,好像已经送了医院,不过这位李博峰先生衣服上的血可不是被打人的,这些血是我的。”

    说话间,岳毅把自己流血的手举起来,至始至终当真是没有丝毫的辩解。

    跟着韩警官来的小徒弟,低声问:“师父,这,这豪门的案子,都是这么简单破的吗?”

    韩警官现在想反手给身后这小徒弟一嘴巴,这是简单的事吗?没见明摆着这些人还在抖着?

    虽然看起来打人的人主动站出来,可是站出来的人不仅仅是打了人,还是今天的新郎官。

    在韩警官迟疑的时候,却听到新郎官说:“两位,你们这是怎么了?放心,我没什么背景靠山,和这里的这群大佬不一样,我其实吧就是个小人物,你们需要抓个人回去交差,那就把我带回去好了,反正今天这场婚礼也就算是结束了,我如愿以偿娶了心爱的女人。”

    你小子倒是一副视死如归,死而无憾的洒脱了,这不是为难人嘛?

    韩警官现在是真的头大如斗,早知道就不该被局里的那帮小子给激了。急急忙忙跑来出警。

    就知道这帮上流人,一个个看着人模狗样,实际上就属他们喜欢搞事,沾上就是麻烦。

    迟疑了许久,觉得确实不能就这么回去,韩警官最后还是咬牙说:“得,小卓,把人带上吧。”

    真的是没别的办法,毕竟人家报了警,还有这么多人看着,谁知道这里又没有记者什么的?

    这要是真的什么事不干就走了,明天被记者给见了报,那真的是就丢人丢大发了。

    可是就在韩警官下定了决心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出现了:“等一下,人你们现在不能带走。”

    果然,就知道这事没有那么简单,真要是能简简单单地把人就这么带走,那才有鬼了。

    所有人都循着声音看过去,很快便看到一个神采奕奕地老人走了进来。

    看到了进来的老人,李博峰瞬间就怂了,下意识地就想要退回人群里,便是李家老爷子也是脸色一僵。

    整个宴会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这种时候,这位本不应该出现的老人出现了。

    站在人群前的岳毅,仔细打量了老人两眼,突然想起了老人是谁,是苏玲璐的爷爷。

    依稀还记得,似乎在记忆里,小时候曾经遇到过,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像是个遛弯老头一样,散着步到学校门口去接苏玲璐放学,在这个平行世界里,这样一个老人又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老人家神采奕奕地走进宴会厅,中气十足地说:“韩警官,这位是我的孙女婿,今天是他们大婚的日子,我想报警的事情,应该只是个误会。”

    说着,老人家又看向李家老爷子问:“老李,你觉得这事?”

    李家老爷子一脸苦笑,只能是对韩警官说:“真的是抱歉了韩警官,确实是误会,耽误你们了,改日我让人亲自上局里赔罪。”

    韩警官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因为这样的结果显然在他的意料中,但身后的年轻警察忍不住嘀咕:“这叫什么事啊?”

    韩警官立刻转身一拍小徒弟的脑袋说:“行了,赶紧走,回去。”

    苏玲璐的爷爷见状还微笑着招呼:“韩警官,如果不赶时间,不如留下来喝杯喜酒?”

    韩警官赶紧摆摆手说:“多谢苏老您的好意,可我们今天来得及,没带红包,喜酒就算了,告辞。”

    言罢,没有丝毫的迟疑,韩警官领着自己的小徒弟,就赶紧离开了这上流人的是非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