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猛人就是要下手够狠
    “是李文彦啊,没想到他还真的来了。”

    “真的没想到,之前唐家、陈家和李家,三家的年轻一代追求苏玲璐,就数李文彦机会最大呢。”

    “只可惜,苏家早就看出了三家的心思,人家苏玲璐也就是表面上迎合一下。”

    “可不是,表面上迎合三家的心思,背地里暗渡陈仓,直接搞了个皇家音乐学院的才子回来结婚。”

    “其实想想也知道了,苏家即便是如今人丁不旺,但也不会随随便便就便宜了其他三家的。”

    “这会有好戏看了,李文彦一来,这场婚礼的**才算是刚刚开始啊。”

    唐家的老爷子扭头看向李文彦,他身边的李家老爷子抢先呵斥道:“胡说什么呢?喝多了就少说几句。”

    只是李家老爷子看似训斥,可实际上话语并没有什么力道,而且看脸色反倒是有几分纵容。

    唐爷爷刚要开口说两句,另一边的陈姓老人却笑着说:“哎呀,这是他们小辈们的事情,老李啊,你就别管了,相信文彦也是有分寸的,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老东西,果然一个个都没憋什么好屁,什么不会做出格的事情,你们就是明着纵容吧?

    果然陈姓老人一开口,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唐爷爷看出事态的微妙,顿时选择保持沉默。

    三位老人都不再开口,自然其他中年人也不会开口,无形等于是让李文彦为所欲为。

    得到了这样的首肯,李文彦脸上挂着笑,一步一步地拨开人群走过来,来到了岳毅的面前。

    环绕着岳毅打量了一番,不禁摇头说:“啧啧啧,苏玲璐,你这眼光也不怎么样嘛?这小子看着还不如我呢。”

    而后李文彦又凑近了说:“苏玲璐,难道说这小子某些方面特别强?”

    这话一出,顿时令宴会厅的气氛一凝,然后“啪”的一声脆响,苏玲璐扬手就给了李文彦一巴掌。

    被打了一巴掌,李文彦跄踉着后退两步,伸手摸了摸脸颊,邪异地笑着说:“呵呵呵,好,很好,苏玲璐还记得你上次打我的时候我说过什么吗?我李文彦这辈子不打女人,但是你要是再打我,那我就一定会还手,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听到这话,岳毅一把将新娘子拉到身后,转过身来面对着脸色狰狞的李文彦。

    看到岳毅站出来,李文彦更加张狂地笑着说:“哦?新郎官想要英雄救美?”

    边说边向岳毅靠近,顺手还摸起旁边餐桌上的酒瓶子,明摆着是已经要下狠手了。

    见到这一幕,身后的唐爷爷终于还是开口呵斥道:“李文彦你干什么?”

    但是唐爷爷的发声终究还是晚了,在他开口的一瞬间李文彦已经冲到了岳毅的面前。

    岳毅不紧不慢地推开想要上前的苏玲璐,上去一把就抓住李文彦握着酒瓶子高举的手腕。

    “啊……”现场已经有女宾惊呼起来,场面瞬间就想要变得有些混乱了。

    但是紧接着,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反转上演了。

    “砰”的一声,岳毅直接一个过肩摔,将李文彦放倒在地。

    已经完全懵逼的李文彦都还没来得及醒悟,手腕吃痛酒瓶子就被夺走了。

    然后只听到李家老爷子惊呼一声:

    网网推荐:

    “小心。”

    “啪”又是一声脆响,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那酒瓶子拍在了李文彦的脑袋上。

    “啊……”长时间的安静过后,尖叫声打破了宴会厅里的安宁,所有人都被眼前一幕吓到了。

    李博峰恼怒地上前来,大声吼道:“小混蛋,你,你居然真的敢动手,你……”

    可是人还没逼近,就看到岳毅用还在流血的手,握着碎掉一半的酒瓶子指了过来。

    李博峰瞬间停下脚步,举起双手惊恐地看着那碎酒瓶说:“你,你,你小子要干什么?我,我可警告你,你,你已经犯了法,你要是再敢动手,今天,今天你走不出这里的,一会警察来了,你,你是吃不了兜着走的,我,我跟,跟你说,你,你最,最,最好,最好别冲动。”

    看到李博峰结结巴巴的样子,岳毅咧开嘴笑了笑,随手把酒瓶子就给丢掉。

    然后直接扑上前,在李博峰杀猪般惨叫声下,用李博峰的白衬衣用力地擦了擦手。

    抓起身边餐桌上的白餐巾,很随意的裹了一下,用嘴咬着系了个结。

    然后根本就不理会在场的人,径直拨开人群就走向宴会厅角落里的乐队。

    沿途没有一个人敢阻拦,所有人在见到岳毅迎面走来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早早躲开。

    甚至走到了乐队旁边,那些负责演奏的人也都吓得赶紧躲避开,根本没有人敢靠近半步。

    直到看着岳毅在钢琴前坐下来,宴会厅里的男男女女这才好奇地围拢上来,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真,真是个猛人啊。”

    “确实够猛,竟然直接就给李家大少开瓢了。”

    “这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来历?这么凶猛,难道有什么大背景?”

    “不管有没有大背景,敢这么干真的是猛啊。”

    在人们的议论声中,岳毅突然重重地敲击琴键,低沉的声音响起。

    一段“命运”被岳毅弹奏出来,瞬间又一次震慑了全场,让所有的议论声立刻消失。

    人们满脸惊讶地聆听着那音乐,感觉每一次被敲击的琴键,都像是重锤一样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

    那不是琴键的声音,那是命运的声音,像是命运之门再被一次次的叩响。

    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音乐,能够仿佛重炮般轰击人心的音乐。

    就在人们沉浸其中的时候,突然曲风瞬间发生了转变,一瞬间就变得柔和下来,仿佛清流般流淌过所有人的心田,让被命运重炮轰击的心神为之清明。

    岳毅缓缓启齿唱起:“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

    随着音乐逐渐亢奋起来,岳毅的声音也逐渐变得高亢起来,同时他抬起头来看向了站在人群里的新娘。

    两个人的视线交汇,同时口中用略带丝丝沙哑,细腻的男中音唱着歌。

    “如果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

    “至少还有你值得我去珍惜”

    “而你在这里就是生命的奇迹”

    ……

    这一刻,唱的人声嘶力竭,听的人也是如痴如醉,仿佛之前的流血事件在这一刻已经被所有人忘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