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咄咄逼人
    岳毅的表现确实有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要知道之前过来有意刁难他的人,说得好听点是和苏玲璐平辈的各大家族小辈,说得难听一点就是一群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可以说,他们能够站在这场婚宴现场,还能够和苏玲璐这样的说话,完全是仗着他们背后的家族。

    但是眼前的这群人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他们真正是苏玲璐的长辈,身份地位都不是之前那些年轻人可比的。

    三个老人和苏玲璐的爷爷,当年是携手一起创业的存在,是当今全球文艺界响当当教父级别的人物。

    跟在三个老人身边的男人和女人们,也都是各家第二代的掌舵人,论起辈分来都要比苏玲璐高一辈。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叔叔阿姨们个个手上都握着苏氏集团的股份,等于说都在苏氏有话语权。

    在这样一群长辈的面前,岳毅还敢如此直截了当,甚至可以说是张狂的表现,确实出乎所有人意料。

    被冲撞的中年男人名叫“李博峰”,是李家第二代长子,也是如今李氏的掌舵人。

    岳毅这样的当众顶撞,自然是让李博峰非常不满,顿时冷笑着说:“哼哼,什么苏玲璐的丈夫,不就是苏家的上门女婿嘛,真以为攀上了苏家的门,你就算是个人物?告诉你,你没有资格在这里跟我们说话。”

    对方的咄咄相逼让岳毅很不爽,但此时苏玲璐已经站出来,拉住了他。

    苏玲璐端起酒杯来说:“李叔叔不要生气,这杯酒我自己喝,当是给您赔罪。”

    结果,苏玲璐刚准备喝掉酒杯里的酒,却被岳毅直接一把夺过来,摔到一边去说:“喝什么喝?”

    “哗”在场的所有人,见到这一幕当真是一片哗然,谁也没有料到这位苏家的上门女婿这样的硬气。

    看到苏玲璐一脸惊讶,岳毅伸出手仔细地帮苏玲璐擦了擦脸,微笑着说:“你看看你,喝成什么样了?身为你的丈夫,我心疼一下自己的妻子难到不行吗?某些人身为长辈,却要对小辈咄咄相逼,这难道是长辈应有的气度吗?而且让一个女孩子这样喝酒,也很没有绅士风度吧?”

    最后两句话,岳毅更是故意地拔高了声音,简直就像是摔掉的酒杯一样掷地有声。

    如此明目张胆的斥责,当真是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了,那群年轻人更是不可思议地齐刷刷望过来。

    而李博峰已经是脸色铁青,尤其是那杯被丢出去的酒,无巧不巧就在他的脚下。

    这样当面的羞辱,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忍受,何况还是被一个小辈这样的侮辱。

    但是就在李博峰打算上前的时候,突然站在他身前的李姓老人止住了他。

    李爷爷向身边另外两位老人努了努嘴,被阻止下来的李博峰顿时冷静了下来。

    李博峰很清楚,今天除了他们李家之外,还有另外两家在场,尤其是和苏家关系向来很好的唐家在场,如果要是太过于为难苏玲璐,唐家的老爷子必然是不会坐视不理。

    李姓老人在止住了自己儿子后,微笑着上前一步说:“真的是让我们感动,没想到玲璐你居然找了一个这样怜惜你的男人,这样李爷爷就放心了。”

    苏玲璐闻言脸颊又红了几分,从岳毅手中抽回手,笑着说:“李爷爷,对不起,让您见笑了。”

    李爷爷笑了笑说:“没事没事

    网网推荐:

    ,年轻人嘛,就是要有贤婿这样的真性情,很好,很好。”

    看到李姓老人一脸微笑,居然还说自己很好,立刻就心生警惕,感觉对方没憋什么好屁。

    果然,李姓老人话锋一转:“听说,你的这位夫婿,是不列颠皇家音乐学院毕业的高材生,那可真的是一位才子了,不知道今天这样盛大的场合,我们是否能够有幸听一听才子的佳作呢?”

    老东西,就知道你没憋什么好屁,原来在这里等着呢?哼,是想要让小爷当众出丑吧?

    苏玲璐看了看岳毅,赶紧有些为难地说:“李爷爷,岳毅他为了婚礼忙碌了好多天,今天又喝了这么多的酒,恐怕……”

    还没等苏玲璐把“恐怕”后面的话说出口,之前中年男人马上说:“喝多了?可是看着他不像啊?”

    知道对方是明显有意刁难,但是这种时候苏玲璐却也是毫无办法,可以说是避无可避。

    正当双方僵持的时候,突然三个软软的声音插了进来,然后三个萌萌哒的身影冲进了人群来。

    为首的筠筠直接对唐姓老人说:“太爷爷,太爷爷,我们的姑爸爸很会唱歌的,他刚才教给我们了一首特别好听的儿歌呢。”

    看到三个萌萌哒的小萝莉登场,瞬间气氛就发生了变化,不管怎么说三个小家伙是所有人不能也不敢得罪的。

    毕竟这三个小家伙,可是真正苏家老爷子的掌上明珠,便是唐家和陈家两位老爷子也非常的喜欢。

    所以当三只小萝莉出现后,李家这边瞬间就哑了火,中年男人可不敢这种时候站出来找晦气。

    唐老爷子看着三个小宝贝很是喜欢,轻轻将三只小萝莉揽住问:“哎……太爷爷在呢,你们这个姑爸爸教给了你们什么儿歌啊?可不可以唱给大家听一听呢?”

    三个小家伙相互对视一眼,然后一起向后退了一步,站在一起便开始唱了起来。

    “do,是一只小母鹿。”

    “re,是金色阳光。”

    “mi,是称呼我自己。”

    听了这三句,在场的所有人顿时都愣住了,下一刻人群里顿时忍不住发出嬉笑声。

    “小母鹿,这,这算是什么歌啊?”

    “哈哈哈,原来皇家音乐学院的才子,喜欢小母鹿的?”

    “嘻嘻嘻,也许人家的口味特别嘛。”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声,三只小萝莉顿时像是三只受到惊吓的小鹿,瞬间就闭上嘴巴一言不发。

    唐姓老人也是苦涩地摇了摇头,伸出手揽住三只小萝莉,试图要去保护三个孩子。

    但是这样的好机会,李博峰这样专门挑事的人岂能放过呢?毫不客气地说:“呵呵,我以为是什么样的才子,能够写出什么好的儿歌,原来不过如此。”

    听闻了李博峰的话,唐姓老人顿时恼怒地回头,怒视了李博峰一眼。

    后者本来很得意地想要再说两句,但是看到了唐姓老人的目光,瞬间把后面的话憋了回去。

    可即便是李博峰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的话无形助长了周围人议论的气焰。

    在周围人低声窃窃私语的议论声中,三个小丫头无疑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吓得缩在唐姓老人怀中不敢抬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