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接踵而来的刁难
    祝词敬酒,一整套的婚礼流程下来,岳毅当真是感到疲惫不堪,最关键的是还有一堆人拍照。

    各种闪光灯下,差点没把自己的眼睛给闪瞎了,闪的整个人都有些头昏脑胀。

    本来是忍不住想要抱怨几句的,但是看到自己的新娘还被一群人围着,不停地一杯杯喝着。

    岳毅也只能是收起了抱怨,赶紧就挤进了人群,来到自己新娘身边说:“喂喂喂,各位,玲璐她的酒量不行,我看就让我来代替她喝吧。”

    “哎呦,还没怎么样呢这就护起来了吗?”

    “就是,我们一群小姐妹喝个酒,你个大老爷们跑过来凑什么热闹?”

    “新郎官既然想喝酒,行啊,我们那边还有一群哥们等着你呢。”

    随着一群不嫌事大女人的嚷嚷,很快便有一群男人围拢过来,纷纷举起酒杯要和岳毅喝酒。

    苏玲璐见到这样的阵势,也是赶紧阻止:“哎呀,好了好了,你们这是干什么?”

    但是苏玲璐一个人哪里能够阻止那么多人?一把就被几个女人给拉到旁边去。

    然后一个西装革履,梳着大背头的年轻男人上前说:“来新郎官,你要喝酒,我们哥几个和你喝。”

    眼见周围一群男人跟着上来,岳毅知道这帮人明显是早就准备好了阵势。

    再看了一眼被拦下来的苏玲璐,岳毅笑了笑说:“行啊,要喝酒那就来吧。”

    接下来,几乎是年轻男人轮番上阵,就连苏玲璐就已经觉得有些过了,但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岳毅就像是喝水一样,站在那里屹立不倒,反倒是最先凑上前的几个男人已经被喝趴下。

    见到这样的情形,不要说是苏玲璐目瞪口呆,便是那群年轻男女也不敢再上前喝了。

    岳毅趁势推开了一群人,很是霸道地拉过自己的新娘说:“好,既然你们喝不过我,那就不能把我的新娘给拉走了。”

    在被岳毅护在身后的一刻,苏玲璐突然有一种奇妙的错觉,眼前这个男人是可以依靠的。

    刚产生这样的错觉,苏玲璐赶紧又打消了念头,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能瞎想,我们只是交易。

    新娘子矛盾重重的时候,那群年轻的男女们依然是不依不饶。

    在岳毅看起来,这群小年轻绝对都是受到了指使,所以才会纠缠着他和苏玲璐不放。

    眼见喝酒似乎没人能搞定自己,便很快又开始商议其他的办法,总之明摆着要让自己的出糗。

    一个年轻的女子上前说:“你们知道吗?听说我们苏大小姐的这位新郎,可是一位才子呢。”

    “是吗是吗?是什么样的才子啊?这年头自称‘才子’的人可是到处都是。”

    “可不是,这些年啊‘才子’名头可不之前了,随便一个男人都敢自称自己是才子的。”

    “唉唉唉,你们可别一杆子打翻了一船人,我们可从来不敢自称什么‘才子’的。”

    “就是,我们可有自知之明,不会随便就敢说自己是才子的。”

    “快说说,我们今天的新郎官是什么样的才子啊?”

     

    网网推荐:

    “啊?你们不知道吗?”最先说话的女子一脸惊讶地说,“之前玲璐说过,她的这位新郎,可是皇家音乐学院毕业,正统的音乐才子呢。”

    “哇……”随着一阵惊呼声响起,一群年轻男女的目光都投向了岳毅。

    这帮家伙演的是不是也太假了?到底是哪请来的群众演员?一点直言素养都没有啊。

    你们这样明目张胆的算计人,真的好吗?都这样了,还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真的恶心啊。

    尽管心里是一阵反胃,但表面上还是立刻装出一副懵逼的神情:“啊?你们说什么呢?哎呀,现在也有点头昏昏呢,感觉可能是喝多了。”

    说着话,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就倒向身边的苏玲璐,轻轻将头搭在了苏玲璐的肩头。

    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让苏玲璐感到一惊,险些就直接一把把人给推开了。

    幸好很快就缓过神来,意识到眼前还有一群年轻男女在看着自己。

    苏玲璐也是很快回过神来,娇嗔道:“让你逞能?现在喝多了吧?我们赶紧去后面醒醒酒。”

    说着一边打算扶着岳毅离去,一边不好意思地对其他人说:“对不起,他喝的有点多,我们先失陪一下。”

    眼见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就要躲避掉一群年轻男女的刁难,顺利逃离现场的时候。

    突然一个声音从人群外响起:“大侄女,怎么了这是?这就要走吗?”

    随着人群被拨开,一群中年人陪着几个老家伙走过来,明摆着也是一个个来势汹汹。

    苏玲璐赶紧陪着笑脸对走在前面的老人说:“啊,唐爷爷,陈爷爷,李爷爷,你们也来了?真是不好意思,今天人太多了,对你们招呼不周呢。”

    几个老人微笑着点了点头,中间的老人说:“没关系,我们和你爷爷算是老兄弟了,大家一起创业起家,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怎么你今天大婚,你爷爷没有回来吗?”

    苏玲璐微笑着回应:“唐爷爷,您也知道,我爷爷一向是拍片放在第一位的,他正在拍摄新片,所以这次不能赶回来。”

    听到这话,唐爷爷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但是旁边的另一个老人却说:“所以,你结婚就不通知我们这几个老东西了?是不打算让我们参与?”

    苏玲璐赶紧面带笑容向说话的老人赔罪:“李爷爷您别生气,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主要是怕打扰了几位爷爷休息,你们能来真的是让玲璐很欣喜的,玲璐在这里自罚三杯酒,算是向三位爷爷赔罪了,希望三位爷爷能够原谅玲璐的过失。”

    言罢,苏玲璐抓起旁边桌上的三杯酒,全部都仰头一饮而尽,非常的果断。

    到了这种时候,岳毅也没办法再继续装下去,只能是站起身说:“各位都是长辈,我再替玲璐罚三杯。”

    但是刚举起酒杯,就听到一个刺耳的声音呵斥道:“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替苏玲璐罚酒?”

    说话的是站在李姓老人身后的中年男人,从对方并不友善的目光中,能够看得出对方绝非善茬。

    对方的阵势明显就已经是来者不善,但岳毅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微笑着回应对方:“这位伯伯,我今天已经和玲璐结婚,自然就是他的丈夫,丈夫代替妻子罚酒难到不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