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坑儿子的老妈
    “咚咚咚”大清早沉重的砸门声响起,硬是把睡梦中的岳毅给惊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猛地坐起身来,眼中的惊恐还没有完全退去,岳毅感到脑袋昏昏沉沉。

    下意识地伸手去摸了摸,后脑勺上似乎并没有伤痕,难道说自己实在做梦吗?

    举起手在面前看了看,又在自己的脸上用力捏了一下。

    很疼,似乎眼前的这一切不是梦,环顾四周是熟悉的房间,衣柜旁边的墙上还挂着自己熟悉的那把吉他。

    没错,是自己熟悉的家,隐约还能够嗅到母亲的味道。

    那么之前,自己和别人起了争执,为了救人掉进了河里去,最后不断下沉到河底的一幕,是梦?

    “唔,果然是梦吗?真是个可怕的梦。”

    “咚咚咚”外面重重的砸门声又再次响起,已经缓过神来的岳毅下了床。

    穿上母亲每天夜里都会悄悄为自己摆放好的拖鞋,打着哈欠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眼前是自己那个与母亲相依为命熟悉的家,一切都没有变,一切都还是以前的样子,活着真好。

    “咚咚咚”砸门声还在持续,似乎门外的家伙不将门给砸开誓不罢休。

    一脸不爽地来到门前,一把将房门来开吼道:“有病吧?大清早的砸什么门?不知道今天休息,有没有一点公德心?”

    门外站着的是个上身黑色小西装,下身一步裙,戴着黑边框眼镜,一脸刻板模样的女人。

    在看到岳毅打开门,女人马上举起手上一张照片,对着岳毅就是一番比对。

    确定比对没有问题,女人冷冷地说:“人没错,进去。”

    不等岳毅做出反应,就看到女人后退一步,然后两个大汉开道,一群人便挤进了不算宽敞的客厅。

    在女人最后一个走进来,两个大汉顺手将房门给关上,像是门神一样并排守在门口。

    看着站在自家客厅里的一群人,岳毅总算从震惊中缓过神来,马上质问:“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这样是擅闯民居,我,我有权告你们的,你们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黑边框眼镜的女人打量了一番岳毅问:“你叫岳毅?”

    岳毅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了?”

    女人继续说:“那就没错,这里有一份结婚协议需要你签署,然后你立刻收拾一下,跟我们去婚礼现场。”

    “什么?结婚协议?还要跟你们去婚礼现场?”

    听完这些岳毅是彻底懵了,眼睁睁看着女人将一份协议放在自家客厅的茶几上。

    赶紧就开口问:“等一下,什么结婚协议和婚礼现场的,我,我都不知道,你们到底是要是干什么?拍电影吗?”

    女人指着茶几上协议说:“想要知道是什么,你自己坐下来看看协议就会明白,我们还有时间。”

    本来是并不想去看什么协议,但是瞥一眼堵在门口的两个黑西装大汉,还是只能乖乖地坐了下来拿起所谓结婚协议。

    协议上的内容很简单,实际上就是一份名义上的结婚协议,也可以算是一场交易。

    只是最让岳毅没有想到的是,和对方达成这场假结婚交易的人,居然是自己的母亲。

    网网推荐:

    女人在岳毅差不多看完协议后说:“你母亲卢锦绣女士,作为交易已经从我们这里拿走了五百万。”

    说到这里,女人又递出了第二份协议:“这份协议便是你母亲的借款协议,如果你不签署和履行你面前的结婚协议,那么我们有权用这份协议状告你母亲合同诈骗。”

    哈?还有这种操作吗?别人是坑爹,自己这是遇到了老妈坑儿子吗?

    可是这画风是不是不对劲?这完全不像是自己老妈能做出来的事情啊?

    正当岳毅一脸懵逼的时候,女人又再次开口说:“好了,你赶快做决定吧。”

    做决定?难道自己还有别的选择吗?不断自己老妈到底是怎么想的,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老妈被抓入狱吧?

    算了,先把这什么结婚协议给签了,把这群人都给打发了之后,再联系老妈问清楚。

    岳毅抓起桌子上的笔,迅速在结婚协议上签上了大名。

    把笔丢下站起身,岳毅立刻便向对方下逐客令:“好了,协议我也签了,你们可以走了吧?”

    女人拿起茶几上的协议,看了看岳毅签上的名字说:“嗯,看不出来,这笔字还算不错。”

    然后,女人转身对屋子里的其他人说:“行了,赶紧动手,时间紧迫。”

    什么?还要动手?协议都签了还要动手,这是几个意思?

    没等岳毅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守门两个大汉走过来一把将他就给架起来。

    然后,跟女人一起进来的其他人上前来,拿出皮尺丈量起岳毅的身材。

    一窜窜数字被报给那个女人,女人全部都一一记录下来,再打电话将数据全部报给电话另一边。

    又折腾了半天,全部丈量完毕后,女人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说:“好了,时间紧迫,我们走。”

    根本不给岳毅任何说话的机会,被两个黑西装大汉架起,便直接出了家门。

    硬生生被架出了门岳毅才缓过神来,赶紧惊呼道:“嘿嘿嘿,等,等等,我还没换衣服,我钥匙也没拿啊,还有鞋,鞋子,总要让我穿上鞋吧。”

    只可惜,一切的挣扎和嚷嚷都于事无补,硬是被两个大汉架着就下了楼。

    出了楼道口,直接就被丢上停在楼下的一辆商务车。

    看着车门被拉上,岳毅一脸惊慌地缩在后排,低头看了看没穿鞋的脚丫子,下意识就缩了缩腿。

    然后有些恼怒地看向同样坐在车里的女人:“你们,你们这是绑架,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女人风轻云淡地回应:“不是跟你说了?要去参加婚礼吗?协议你都签了,现在还想要烂账不成?”

    岳毅一脸不爽地说:“可是,你们总要让我换身衣服吧?最,最起码让我穿上一双鞋啊?”

    女人摆摆手回应:“不用那么麻烦,反正到了那边之后还是要换的。”

    不给岳毅继续开口的机会,又从前排拿过一份文件递过来:“这里面是你要扮演的角色身份,我们车程大概有一个小时,你最好在车上把上面的东西都给背下来,到时候婚礼上,我们不希望出现任何偏差。”

    把文件丢给了岳毅,女人便回过头去,靠在前排座椅上不再说话,车子很快发动,缓缓驶离岳毅家楼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